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 [全职 叶修中心] 【58】

胚胎中带出来的羸弱,幼年时常困扰的顽疾,少年时打碎了重新拼合的筋骨。

多年在外颠沛,叶修一身沉疴经年不愈。

好在嘉世几年有陈医生临危受命,后来离开了嘉世,母亲为他思虑周全,仍安排陈医生住在左近,悉心维护,自第八赛季轮回主场的全明星赛后那次爆发,叶修腰间的旧伤倒是安稳了好一阵子。

如今高热,无外乎长期劳乏、思虑伤神。

早在线下赛开始不久,叶修就开始有偶尔发作的低热,伴随着轻微的困顿和头痛,只不过他一向坚忍,铁布衫金钟罩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未曾有片刻失神。

而如今那一根细韧的丝弦终于绷不住千钧的力量。

人就是这样,一向强大的人一旦倒下,反而显得无比脆弱。

得到了叶修的默许,王杰希同兴欣众人一起,将高热不退的叶修送到了医院。

王杰希这人一贯有分寸,没有选择人满为患的顶级公立三甲医院,反而驱车一路往市郊走。一个只为少数人服务的非公立机构医师联合诊所,早在叶修昏睡的时候,就已经预约好。

“王大眼儿你真不老实。沐橙,你看着他点,别被卖了还帮他数钱。”

叶修看一眼就知道这人早早算计好了,没好气地给了个白眼,奈何高热之下细微肌肉的控制有些乏力,只能草草地意思一下。

这样的机构私密性极佳,医生和蔼却不容置疑地将所有围观者关在门外,留叶修一人在诊室里问诊。

叶修其实有些紧张,王杰希说得没错,第十赛季还没开始,他这时若是倒下,于兴欣将是灭顶之灾。所以独自面对医生,他倒没什么隐瞒,从小到大的伤病史被问了个底儿掉,医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掉,肃着脸将检查单一张一张开出来。

值得庆幸的是,最终结果尚还乐观。

过度劳累的免疫低下;细支气管肺炎;高热;十二指肠溃疡;贫血。

叶修看着最终的诊断,多少有些意料之中的轻松。

早产儿的呼吸系统都有些弱,细支气管肺炎这个毛病他自小就易得;过度劳累之后的发热也是家常便饭;饮食不规律、失眠加上多年烟龄,十二指肠溃疡也不难解释;贫血的问题,因为少了一截回肠,自少年起就没好过。

——还好还好,都是打过的副本,不需要开荒。

医生看着这人一脸庆幸,刚刚好转一点的脸色,瞬间又黑回去了。

秉持不泄露病患隐私的准则,医生并没有向众人提起叶修的伤病史及重大手术史。但陈果仍然被最终的检查结果吓坏了。

肺炎和发热也就算了,都是临时发作的急症,十二指肠溃疡和贫血,都是日积月累而来的,她与他一年余几乎朝朝暮暮相处,却没有察觉任何蛛丝马迹,若是,若是平日里更细心一点,在他生活习惯的问题上更加强硬一点,是不是,就能早早地将这些隐患掐灭,是不是,他如今就可以不用如此受罪。

她看着叶修,那人正做完胃镜,一脸苍白倚在王杰希身上干呕,恰又遇上喉管刺痒,一时间咳也不是、呕也不是,眼尾被剧烈的不适激出一线血红,一向清淡的眼里是令人揪心的泫然。

陈果内心满是愧然,拜托楼冠宁定了一个山水秀美的疗养山庄,与医生签订了专业的陪护诊疗团队上门服务条款——价格不低,老板娘刷卡刷得慷慨,引得王杰希频频侧目。

他摸了摸裤兜里的银行卡,人家老板愿意买单,他还争个什么劲儿。

也许得益于挑战赛后,终于能够身心放松地休息片刻,也许得益于兴欣众人不遗余力的照顾,叶修这一病来势汹汹,好得却也快。一周左右,高热和呼吸系统的炎症就已经大体痊愈,但免疫紊乱、溃疡和贫血都是要慢慢养的,加上这人长时间耗损心神,医生郑重地提醒众人,这人需要规律的作息,更需要被妥善看顾。

回到杭州,第十赛季,秣马厉兵。

陈果望着再次将医生的话置若罔闻,日复一日坐在电脑前不知疲倦的叶修,心脏仿佛是一团带着雨的云朵,轻轻拧紧,就有冰凉的雨滴徐徐滴落,水花和涟漪,朵朵都是柔软的酸痛。

叶修虽然出乎人意料般短短几天就活蹦乱跳了,但是那日裹着单薄的衣衫被王杰希抱出房间的样子,仍然狠狠地刺痛着每一个兴欣人的心脏。

他是那样强大。

叶修,这个名字就是一座神庙,一种信仰,永远不会消失和倒塌的灯塔。

再低迷的时刻,再犹疑的瞬间,他们也坚信,他是意想不到的奇迹,是漫长的岁月里突然出现的彗星,是云销雨霁之后的狂风乍起。

而那时他却苍白,羸弱,一张一向淡泊坚忍的脸,透着楚楚的神色。

那一夜,所有人都没有入眠。

叶修突如其来的卧病如同警世的钟,狠狠敲打着他们的灵魂。

那是一句分外严厉的拷问:你要如何成长,才能不辜负——不辜负他殚精竭虑,不辜负他披肝沥胆,不辜负他薪火相传。

还好,队伍如今,也能勉强叫得起一个俱乐部了。陈果心想。

叶修的身边,也终于有了更多的臂膀,帮他一起擎起兴欣这微末的火源。

公会有伍晨,技术有关榕飞。

一线大神,有叶修,有苏沐橙,有方锐。

中坚当打,有唐柔,有包子,有乔一帆。

还有不断成长的、值得期待的罗辑、莫凡、安文逸。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可不能忘了我老魏!”——看到老板娘暗戳戳掰着指头算人,魏琛叼着烟乱七八糟地走过来拍了拍陈果的脑袋,因为不小心拍歪了老板娘的马尾,被无情地扔出去了。

每一个人心头都憋着一口气,以令人心惊的速度成长——若想让队长能够安心地将重担交给他们,他们必须逼迫自己,要足够强大,要可堪信任。

他们要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共同承担一切,而不是一边远远地追逐他的步伐,却一边借他孱弱的脊背遮风挡雨。

在保席的基础上,争取冠军。

这句话并不是叶修的玩笑。

他一向审慎而克制,从来不会自视甚高将自己摆在俯瞰众生的位置,但他从来都有一腔渴望胜利的热血。

这一赛季,他笃定,成长,将成为兴欣贯穿始终的特质。他的队员们在一场一场比赛中捶打、淬炼,他们一定会不断涌现出新的内容,不断带来新的惊喜。

新战队当然需要稳妥,但是稳妥并不会赢来胜利。只有变化,只有成长,才能为他们强敌林立的征程,搏一线生机。

狮子缚兔,尚用全力,何况兴欣。

这一年的夏天,他听见太阳升起,激烈的呼喊在耳边讲述新生。*

荣耀职业联盟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

——————————

日常虐老叶(你够了)

两天不写,手生了,写得艰难。有意见或建议欢迎评论区唠嗑。

本章引用:

*伊丽莎白·詹宁斯《冬日黎明鸟》

漫长时光里出现的彗星,化用冯至《十四行诗》

评论(51)
热度(599)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