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 番外 尽管时光猖狂*【下】 [韩文清X叶修]

——————
CP向番外点文,本章韩叶,我觉得我OOC了
番外之间相互独立
正文原著向无CP,微ALL叶
正文请戳tag
————————

叶修与国内打完视频电话,向冯主席汇报了一下工作,聆听了一下教诲之后,向后一倒,摊成一片,拢都拢不起来。

韩文清从窗边踱步过来,坐在他身边,柔软的床垫微微下陷,叶·非牛顿流体·修就顺着床垫这细微的倾斜,向韩文清的方向微微流淌过去。

“累了?”

韩文清抓过叶修的手,拢在掌心里。

他的体温一向是有些偏冷的,何况手指,从心脏带来的体温一路奔流一路丧失温度,直至到达末端,躯体的所有组织的终点——血液从这里回流,骨节在这里终结,神经末梢从这里试探外界的讯息,如同传递一封信件,将手指接收到的一切触觉层层传递给大脑。

而他的掌心干爽又温热,指腹微微有些粗粝,带着人世间的烟火气。

“老韩,你不觉得刚告白完就登堂入室有点着急么?”叶修吃饱了饭又抗过了饭后晕的脑子终于开始正常转动。

“我们已经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了,叶修。”韩文清俯身看着仰面躺在洁白床单上的叶修,轻轻叹了一句。

“老韩,你老实说你那里学来的鬼话。”叶修侧身打了个滚,避开了韩文清意味深长的眼神。

韩文清却不再说话了——都被看穿了还说什么?

韩文清略微有些尴尬,但他那张脸,一点尴尬而已,就算很多点尴尬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当即神色如常地握起叶修的手指,一根一根把玩过去。

叶修的手生得好,肌骨如冰雕雪琢,仿佛握在手里握久了,就能融化了。

他用指尖去描摹他手指的形状,修长的指骨,精致的关节,圆润的甲面,微微有些绯红的指尖。

他的略为硬朗的手指带着他的,指节转动,屈伸,在手背上,皮肤顺着骨骼的形状形成浅浅的阴影,灯光下仿佛盛了一盏酒,摇摇曳曳得醉人。

“诶?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做起手操来了?我又没上场打比赛。”叶修手指被揉捏得舒服,就蹭啊蹭又蹭回来了。

“你多亏了没打比赛。”韩文清皱着眉头拿眼刀横了叶修一眼。

第十赛季最后那6.5秒的高强度爆发,让他的手在赛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承受高节奏的操作,但世邀赛的总决赛,叶修临危受命,再次在赛场上使出散人快打,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也让手指关节损伤更重。

看着这双手,韩文清就能回忆起兴欣击败轮回那场比赛之后,这个人的样子——面色苍白如同金纸,面上一层涔涔的冷汗,灯光下更显的肤色冷白近乎透明,反衬得眉眼愈发磨黑,仿佛熟宣上松墨工笔勾勒,明明只黑白两色,却有意味千重、气势万钧。

 这个人啊,他明明看上去这样瘦削,却不曾有丝毫柔弱。

“诶?我记得四赛季的时候你就追到酒店里来给我作手操,你是不是那时候就……”

“明知故问!”韩文清出言打断了叶修,拇指缓慢地揉捻着叶修薄薄的掌心。

都说手掌薄的人命弱,他呀……

第四赛季嘉世首次对阵霸图,是客场作战,为了破霸图张新杰稳妥严密的阵地战风格,叶修率嘉世打起了游击。快速的攻防节奏转换和频繁的战术指令另叶修在赛后难得的出现了指关节劳损。韩文清本来是想借着约嘉世全员吃宵夜的机会,叮嘱叶修好好休养恢复的,没想到这人把手藏在队服口袋里,婉拒了他的邀请,回酒店休息了。

那夜,韩文清拎了一瓶药油,敲响了叶修酒店房间的门,霸图战队队长亲自上门为敌方大将做恢复手操,简直可歌可泣。

“话说,那时候若不是行李箱里少了两张退热贴,沐橙都没发现,你怎么发现的?”叶修抬眼去看韩文清,他的脸仍然冷肃,因为常年皱着眉头的习惯,眉间已经有一道明显的纹路。

韩文清听到问话,抬起眼睛看着叶修。他的眉毛是浓而长的,斜斜飞入鬓角,眼睛是深褐色,此时目光专注,竟然显出少有的温柔神色。

“因为……”

“好了不用说了!”叶修慌忙转了视线。

韩文清便也微微笑了笑,没有把那句话讲完,另外开了个头儿。

“你净会胡闹。”那场比赛不像十赛季的决赛,对阵轮回周泽楷与孙翔的组合,他只能拼尽全力,才能赢得一丝生机。四赛季那场比赛,张新杰与团队整体气质融入的并不十分契合,若不采用那种高损耗的打法,他相信叶修也仍然有别的手段可以施展。但他还是用了这种可能对他来说,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

“怎么就胡闹了?检验一下队伍对高强度高频次指挥的适应性和执行力,老韩你告诉我怎么就胡闹了?”叶修挣扎着坐起来。

一个被无良作者紧急制动的婴儿车

*             *             *             *

“老韩,你还要回霸图么?”

“不回了,以后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想去很多地方,你都陪我么?”

“嗯,都陪你。”

尽管时光猖狂。*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我想和你互相浪费,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
抱歉,说好的车没开的起来我对不住大家。
但是我觉得这样处理更好。

出差中,下次见面要周末了
大家不要想我哦😉

本章引用: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茨维塔耶娃《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李元胜《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评论(17)
热度(379)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