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 [全职 叶修中心] 【62】

夏夜。

城市的夜空总是混沌的,或是泛着灰的深红,或是有些诡谲的暗紫色,遮住了熠熠生光的星子。

天气有些闷热,风停驻在庭院里,像是捉迷藏的孩子,安安静静地躲藏着,偶尔耐不住寂寞稍稍露头看看动静,就又缩回去了。

叶修坐在自家庭院里的椅子上,脚边是长长一条铺在地上的大白狗小点,正探着舌头轻轻地喘气。

花园里的灌木丛似乎长高了些,灌木丛下零零散散地开着一些野花,高低错落、品种参杂,居然也有一种原始而蓬勃的美。叶修想起来那是年幼时他一时心血来潮收集起来的花种子,播撒在自家庭院的灌木丛下,这么多年过去,岁岁枯荣,如今也如此繁盛了。

谁能想得到,两度退役,兜兜转转,自己居然还能再次回到荣耀赛场呢?

早知如此。

叶修十指交握,轻轻摇动着自己的手指关节,细白如玉的肌骨在暖色的暗光下仍透着骨瓷一般剔透灵动的光泽,然而叶修知道,不一样了。

总决赛对战轮回的764APM,于48s弹完野蜂飞舞的他并不是巅峰,但是他毕竟已经27岁。

那一战,他的掌指关节最终还是受到了不可忽视的磨损和消耗,如今休养半月,虽然看似已经恢复如常,但是他恐怕再难承受长时间高节奏的操作。

罢了,早知如此,也并不会有什么不同——那一战他仍会拼尽全力,只因为这是荣耀,是他倾尽所有也要得到的东西。

叶修将手顺着头顶暖黄色的光源伸开,光线从指缝中漏过,明明灭灭铺洒在脸上。

横竖,领队的话,也不一定要上场嘛。

叶修释然地笑了笑,玩心大起,就着头顶的光线,玩起了手影游戏。

他手指线条柔和,修长而纤细,时而模仿一只大雁振翅飞过,时而翩跹如舞蝶。

叶秋也难得的孩子气,跑去踩地上不停变换的影子,两人一狗追追打打闹腾了大半夜。

温重锦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庭院里绕着椅子跑圈的两个儿子,默默红了眼圈。

叶臻走过来伸开手臂将温重锦揽进怀里,她的前额抵在他肩窝,淡淡的湿润透过夏季单薄的衣衫层层浸染,让他的心也微微有些发酸。

太久了,叶家的庭院里太久没有这两兄弟这样玩闹的身影。

叶修12岁车祸受伤住院,14岁才回家,不多久叶秋就去了特训营,好容易叶秋回来了,叶修这个不让人省心的混小子又跑了。

如今这份沉甸甸缀在心尖儿上的,有些酸楚的幸福感,暌违多年。

思及此,叶臻也只能长长地叹息一声,才将眼眶里滚烫的一滴泪憋回去。

“你怎么就一时心软,放他去打世邀赛了呢?”温重锦轻轻抽了抽鼻子,埋怨叶臻。

 “对上咱家这个混小子,你硬得起心肠?”叶臻沉默片刻,叹了一口气回答。

这个不省心的小混蛋啊,一念起他,钢石一般的心肠也软得像棉花糖,纵然被他戳出千疮百孔,疼,也是甜的。

这夜,叶修和叶秋两兄弟如同幼时一样,抵足而眠。

许是家的味道永不曾变,数年来睡眠一直不太安稳的叶修脑袋挨着枕头不多时就沉沉睡去,叶秋坐在叶修身边,小心翼翼地牵住那双骨节修长的手。

他轻轻地捻动他的指尖,看着暗淡的光线下,那苍白的指尖透出淡淡的绯色。

他在踌躇什么,他怎么会不懂。

国际最高水准的荣耀对战,他的哥哥啊,怎会甘心在场边旁观?

当他看到国家队的随队队医是熟悉面孔,会不会惊喜呢。

 

国家队队员正式集结那天,叶修已经泡在国家体育总局专门为荣耀世邀赛空出来的办公区里一周多。

十六个参赛国家的国家队名单陆续公布,大量的对战视频资料需要分析,战队风格、战术核心、职业构成,如何根据已经获取的情报优化中国国家队的组成、如何推算国家队成员的不同团战阵容……

与此同时,集训场地的确定、后勤内务的安排、对外广宣的流程,大量事务性工作也在抢占着他不多的时间,所幸,叶秋仿佛未卜先知,在送了叶修前来总局报道之后第三天,迅速打包了三个人发了过来。

林樾,叶秋的总助,沃顿商学院的高材生,运营、管理、商务、谈判无所不精,妥妥的企业高管,一脸懵逼地被自家老板放了个长假,打包送来给叶家大少做私人助理。

齐钰,外交部首席翻译官,英、法、意、西、日、韩六门外语精通,号称“领导人背后的女人”,被军部一个电话调遣的时候还在纳闷最近似乎没有军事外交动作,等到了国家体育总局被塞过来一尺高国外的电竞评论文章的时候,排队在林樾身后表演了一个懵逼二连。

陈畴倒是很淡定。他这个叶修私人医生的身份已经十年,估计还要继续很多年。基本上叶家大少爷在哪儿他就得在哪儿,两个人跟拿线拴着一样。

叶修见了人简直要给自家给力的弟弟和爷爷烧两柱高香,可怜林樾和齐钰状况还没搞清楚就被工作狂叶修大神一把拽进了荣耀的深渊。

叶修在工作上一向任性,与比赛无关的东西全部丢给林樾眼神都不带给一个的,比赛相关的东西想到了什么立刻就要,直苦得齐钰恨不能有八只手可以打翻译稿,不过都是职业素养一流的工作狂,从来不会埋怨叶神刁难,只懊悔自己做事不够快,这三人合作无间,只累得总局分派过来的几个小职员哭天抢地作死做活。

等到了全员集合的日子,叶修已经超过一周每天睡眠不足四小时,所以推开门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脚步虚浮、头重脚轻,整个脑子都在嗡嗡响。

“大家好。”

他拖着步子不情不愿地走过会议长桌。

“我来了。”一边继续说着话,一边走到放着笔记本电脑的台子边摆弄了几下,就对着白晃晃地投影录像讲了起来。

唐昊看着台上这个前辈,简直想把舌头咬掉算了。自己刚才怎么说的来着?还有谁能有资格对这桌人的荣耀全权负责?

这这这……这人……他还真能!

唐昊一向狂傲,却最是相信实力说话,叶修对阵周泽楷、孙翔、江波涛那惊心动魄的6.5秒扎扎实实地给这位小朋友教了个乖,此时看到叶修,有点羞赧,不知道他进门之前是否听到了自己的言论。

这时他看到叶修那没精打采的眼神似乎是向自己这个方向瞥了过来,一个激灵坐直,努力想要收束注意力听他在说些什么,却发现叶修的眼神似乎是在自己身上略微停留了一瞬,而那一瞬,似乎,给了自己一个非常非常微小的表情。

那个眼神……似乎……有点像是一个wink?

唐昊有些恍惚,注意力瞬间又被带走了。

“我靠,你谁,你干嘛来了?”张佳乐拍桌子拍得山响。

“不是说好的退役么?”张新杰推了推眼睛吐槽。

“是啊,这么快又复出了?没完没了了啊!”肖时钦想起这个人第二次宣布退役的时候有些职业选手的猜测,不会真的这么耍人玩儿吧?

“还能不能靠点谱!”难得一句话表达中心思想的黄少天。

等一向沉默的周泽楷也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就是”的时候,叶修脑子都快被吵炸了。

“都闭嘴!”叶修阴沉着一张脸,没等余下的人再出声就打断了大家的吵吵嚷嚷。

等到所有人都拷贝了叶修精心准备的资料消失,会议室里只剩下苏沐橙的时候,叶修才晃晃悠悠地找了个座位坐下来,一张没什么血色的脸上,黑眼圈都快挂到脸颊上了。

“继续么?”苏沐橙歪歪头冲着他笑,伸手去给他握着。

“当然,我可是职业选手。”叶修就着苏沐橙的手站起来,晃晃荡荡地去找沙发补眠了。

苏沐橙在他身后绽开一个笑容。

虽然疲累,但她看得出,他是真的开心。

而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他开心更重要了。

所以,世界,等着看吧,我们来了!

——————————

出本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只等我完稿了。

不过最近三次元事情太炸裂,今天状态不太好,写得不是很满意,大家将就看,回头我再回来仔细修。

补的细节是关于唐昊的。

不服管的熊孩子其实见识了老叶有多牛之后妥妥被教了个乖。

评论(41)
热度(587)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