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 [全职 叶修中心] 【65】

基于某些显而易见的原因,最终国家队全员的宣传海报,只放送了正装版以及队服版。

竞技总局这次铁了心要借世邀赛的东风,让电子竞技这一小众竞技项目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花了大价钱请了国内首屈一指的独立设计师和摄影师,出来的成片引得一众荣耀粉丝纷纷手机进水,却也着实苦了这一群资深宅男。

国家队这十三人,要么是队长队副,要么曾经是队长队副,每个人身上多少都背了代言,出席商业活动的次数算不上少,但是毕竟是职业选手,能靠手吃饭都坚决不靠脸,基本上没遭遇过这么大阵仗,一进棚多少都有点吓坏了。

摄影棚里工作人员行色匆匆,挂满了成衣的活动架子被推来推去,设计师和助理快速地从那一架一架配饰前走过,随手摘下一两件,花半秒钟决定是丢进助理怀里、放回架子上还是顺手扔地上等保洁阿姨拿去丢掉,摄影师正在与灯光师校准灯光,个子不高的短发女子陀螺一般在场中旋转,灯光跟着她的指挥,瞬间大盛,十几台大功率的空调不知疲倦地嗡鸣也未能与高亮度的照明带来的炙热相抗衡。

所有人错眼去看王杰希,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莫不是你的熔岩烧瓶打破了次元壁。

时间紧迫,所有人甫一出现就被化妆师和设计师分而击之包围带走,按在化妆镜前开始捯饬,表情还没调整好就有一双手拿着巨大的粉扑往脸上糊。

“诶?等……!噗呸!我去什么味儿啊!”方锐刚开口说话,化妆师小姑娘手中的保湿喷雾正好按下,高浓度的小分子玻尿酸喷了一嘴,附带浓浓的薰衣草精油的味道。

“方锐大大别说话我求您了,时间紧迫啊,您配合配合哈。”小姑娘应该是化妆师助理,年纪不大,做事却颇有魄力,直接一手按住方锐不安分的脑袋,另外一只手努力往方锐脸上涂底妆。

“你个废物点心,你看周泽楷多配合,多跟人家学学,不然以后没代言赚不到钱小心老板娘降你薪水。”叶修看着方锐左支右绌地躲粉扑,玩心大起,走过去两只手从身后固定住方锐的后脑勺,示意化妆师狠狠拍。

周泽楷闻言把眼睛睁开超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闭上眼睛仰起脸任由化妆师在脸上捣鼓,偏长的刘海被一个发箍推在头顶上,一副放弃挣扎的样子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孙翔长得好,个子也高,天生的衣服架子,这一年在轮回也没少跟着联盟第一脸出活动,已经对这个看脸的时代深深服气,此时居然还能饶有兴致地跟化妆师就要不要剃个WIFI眉讨论了起来。

唐昊冷着一张脸看化妆师在他脸上一阵忙活,配合倒是在努力配合的,不过最近水土不服冒痘痘,额头上几颗正在炎症期,红得像是亮着灯,粉扑一拍就忍不住嘴角抽搐,直吓得化妆师手忙脚乱,被戳得更疼了。

黄少天一张嘴还在不停地念叨,说话的时候动作幅度大了点,眼线画到眼皮儿上了还不消停:“你看我这么帅就不要画这么多了吧,应该给你们首都的主队队长点特殊待遇,你看王杰希的眼睛就要多画点不然只能拍侧面多为难摄影师啊……”

王杰希正坐在黄少天对过儿,听到黄少天的吐槽连眼皮子掀都懒得掀。

“诶哟我的叶大神啊,您怎么还在这儿呢,您衣服已经送来了快去试装!”

正压着方锐撺掇着化妆师给他画个烟熏眼线以突显他“真诚的眼睛”,叶修直接被劫持。

“诶?不是, 什么衣服?”叶修惊慌失措,早几天设计师来量体的时候恰恰漏过了他,他就满心以为领队不用拍,所以才特别坦然地在这儿看热闹,这怎么还是把他算上了?

“等会儿,衣服送来的路上裤脚压皱了,让助理快速去熨一下,你先给叶神上妆。”造型总监一边指挥助手去弄衣服,一边抓着叶修就往椅子上按,“您这头发哪儿弄得?”

“呃?”话题怎么就跳到头发上了?“公园里有个剪头发的大爷……”

“您Zilli都定得起就不能花点钱好好剪个头么?”造型总监简直想翻白眼,公园里剪头的大爷,那您倒也勤快去啊,这头发长得杂草一样,可得两三个月没修过了。

叶修这时候回过味儿来了,转头看了一眼真正坦然看热闹的林樾,后者还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得,也别高深莫测了,叶秋定的。

既来之则安之,叶修抬手在化妆台上找了个周泽楷同款小发箍,把偏长的额发往上一撸,闭上眼睛听之任之。

 “叶神您这么好的基础怎么就这么舍得糟蹋哟。”化妆师选了几个颜色的粉底,各个都白不过叶修原本的肤色,可若是不上底妆吧,这眼睛下面两团暗色的阴影又显得人太颓废了些。“衣服熨好了没?您先去换衣服,我重新去拿个色号。”

喻文州侧眼看了看镜子里的叶修——镜子周围一圈柔光的灯正亮着,完美地模拟出夏季上午的阳光的亮度以及色温,他的发被高高梳起,强光下轮廓格外分明,显出极佳的骨相。眼睛微微紧闭,纤长的眼睫在光线的投映下在下睑铺开羽翼一般的阴影,眼尾那一个细微的角度正是他近来熟知的模样——这人眼睛里的内容太多,气势太盛,睁开眼的时候往往让人忽略他五官的轮廓,但当他闭上眼,眼睛里淬亮的光芒被他薄到微微泛蓝的眼睑遮住,才能看到这人仿佛少年一般,不识愁绪的天真。

怎么会是真的天真。

喻文州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仔细看去,他的眉心已有了淡淡的痕迹,眼底两团乌青自他初次看见他起就未曾有一日消弭——高亮的灯光下,他脸上的疲惫无所遁形。

在一个又一个辗转难眠的夜里,他的眉心一定时常皱起,他的唇角一定时常抿紧。

如同这几个为数不多的,朝夕相处的日夜。

喻文州一向浅眠,叶修每每在他睡着后偷偷旋亮床头昏黄的灯,笔尖落在纸面上,蚕食桑叶一般沙沙地响,他只装作不知。

他知他辗转,知他踌躇,知他因“全权负责”四个字背负了多少压力。但他什么都不能说,这个人啊,劝不动,说不听,他认定了是自己该背负的部分,就永远没有放下的可能。

春蚕到死。

一路走来万般滋味,说到底,凭的,不过是一腔孤勇,一颗赤子之心。

而他,明明无需受这苦楚。

CERRUTI,Bijan,Kiton,Zilli,Brioni……

顶级,小众,重奢。若不是母亲远渡重洋在美国担任知名时尚杂志主编,多年以来他一期不落地全部有订阅,怕是认都认不全。

还有龙章凤姿的私人助理,外交部的首席翻译,过分隆重的宣传拍摄……放在荣耀上怎么看都怎么过分大动干戈的细节。

这人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儿,到底何苦,让自己落进尘埃里打滚,受这世事磋磨。

他原该是金尊玉贵、足不沾尘,或者洒脱不羁、放浪形骸的。

他终于试了装出来。

西装是Zilli的经典三件套,考虑到他体型消瘦,领是较窄的平驳,因这人一贯有些驼背,特意额外收了两条腰省线,妥善地伪装出腰背平直的假象。配同品牌的黑色衬衫,Stefano Ricci的黑色真丝领带,鞋子倒是不小众,Bally最经典的SERIBE。他肤色白,颈子修长,腰线高挑,一套极具戏剧效果的all black也能穿得风流矜贵。

喻文州看着化妆师将他偏长的发随手用发胶抓乱向上松松拢起,重新开了新的遮瑕,为他细细遮住眼下暗色的阴影,他面上的疲惫被妥善遮掩,微微低落的眼尾被炭笔勾勒出撩人的模样,他扑闪扑闪眼睛,睁开双眸,眼瞳透亮。

他衬衫的扣子严严实实扣到顶,苍白修长的颈项泛着微微冷光,透出一种冷淡至极、不容侵犯的威严,但偏偏眉眼是暖的,眸光流转,其华灼灼,有细微的火焰。

一如多年以前嘉世的少年队长。

鲜衣怒马,流星飒沓。

 

——————————————

Zilli:法国最高级的成衣品牌。已经被作为法国经济遗产,以其卓越的文化牢固地植入里昂地区。

Stefano Ricci:意大利顶级男装,被誉为领带之王。

SERIBE:巴利鞋中最经典的品项,具有优雅、轻松的贵族气质。

评论(42)
热度(693)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