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全职 叶修中心]【73】

不管国内的电竞论坛因为茶小夏这一篇论述叶修为了国家队、为了中国荣耀职业联盟付出了什么的帖子引起了如何的轰动,也不说广大憋屈不堪的叶粉忽然翻身农奴把歌唱,引领起全网吹叶的大浪潮,苏黎世这边,叶修也好,中国队的队员们也好,都对这种种鼎沸置若罔闻。

瑞士来参加世邀赛的是瑞士国内职业联赛的冠亚军两队主力,一队六个人,冠军队占了个便宜,多派了一个人来打轮换,职业构成分别为:元素法师、狂剑、神枪手、柔道、剑客、魔道学者、守护天使,拳法家、魔剑士、弹药专家、鬼剑士、气功师、牧师。根据小组赛时候的排兵布阵来看,两支队伍井水不犯河水,一支打个人赛和擂台赛,一支打团队赛,刨去治疗职业,单人赛人不够就由冠军队带来打轮换的那位顶上。而且,根据小道消息,两支队伍分别打哪个板块纯靠两队队长猜拳。

当然,这种小道消息听听就算,中国队众人表示这种掩人耳目的烟雾弹都是我们叶领队玩剩下的。

——毕竟还是要看看地图才好定的。

7月26日苏黎世当地时间晚上八点整,四强赛比赛地图由世邀赛组委会正式发布。

中国VS瑞士这一场,单人赛事地图,守望灯塔;团队赛地图,K2。

灯塔地图取材于南美洲小城乌斯怀亚,也称世界尽头。它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这是一个别致、美丽的小城,依山面海而建,越过海面,彼岸就是南极。单人赛的地图不会太大,小镇风光未曾收入,只有滨海一块巨大的礁石,礁石上爬满青苔,富有养分的洼地内能看到顽强盛开的野花,仿佛正是南美洲的夏季,但视线往南,远远山峰上的雪线又似乎是隆冬。一座红白相间的灯塔就矗立在礁石正中,海浪不住地拍打,卷起雪一样的泡沫。

K2,即乔戈里峰,是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是海拔仅次于珠穆朗玛峰的世界第二高峰,被登山者协会评价为世界上最难攀登的高峰之一。但是还好,作为游戏地图,高海拔带来的气压问题当然是不存在的,但是,这幅地图上仅仅只有一个小的背风区是平坦的,其他区域布满宽宽窄窄的冰缝,掉进去就摔掉一管血。更过分的,是风,真正的K2上,寒风如何如刀锋般冰冷不得而知,但在这幅地图上,出了这个背风的小平台,被风吹到居然还会掉血。

正式比赛前三个小时,苏黎世威德酒店的中国队备战会议室里,所有人正在听叶修做最后的战术布置。

“这个灯塔内部没有什么其他的构造,只有绕着内壁的一圈盘旋而上的旋转楼梯,这个结构将是我们擂台赛取胜的关键,但是在这之前,个人赛,孙翔,唐昊,你们两个打前站,一定一定要拖住对方选手,不管什么职业,在灯塔外的礁石上解决战斗——一定要流露出十分不愿意进入灯塔内部的意图,懂了么?”

被点名的两人点头。不就是演戏么,谁还不是戏精学院毕业的怎么滴。

“与此同时,你们用自己最擅长的节奏打就行了。简单来说,怎么快怎么打,怎么猛怎么打,务必表现出一股二愣子的气场。”

“噗哈哈哈,这个简单,本色出演就好!”张佳乐完全没有个前辈的样子,在旁边以取笑小朋友为乐。

还好两个小朋友最近被各位前辈取笑惯了,学王杰希翻了个白眼,没搭理。

“然后老王,应你粉丝要求,增加你出场场次,给你个个人赛考核一下,打得不好下一把不带你了。”然后收获了正品王氏白眼一枚。

“要求我就不提了,你也算半个心脏,自己灵活掌握吧。”叶修不以为意,继续安排。

“接下来擂台赛,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这时候瑞士应该会很想把你带进灯塔内,所以,张佳乐你自由发挥,进了灯塔之后,灯塔内狭窄昏暗的空间就是你最喜欢玩的部分了,用你的百花缭乱,打他们一个眼花缭乱,顺手炸点旋梯。”

张佳乐抬手比了个OK。

“小肖带着你的机械箱,继续炸,能把内部旋梯的下半段炸毁最好。”肖时钦扶额,他发现自家这个领队,对毁地图有着特殊的偏好。

“最后小周上,作为一个枪系,远程,你要做的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抢高点。”叶修说了句废话。

黄少天表示不满:“有你这样的么,旋梯都被毁了你让人家小周怎么抢高点?飞枪的射程不够吧?”

“自己自由发挥吧,这么大个枪王,组织相信你。”叶修没理黄少天,越过众人给坐在最后一排的周泽楷了一个大大的WINK。

周泽楷正喝水,没防备被领队这一个过分调皮的表情吓了一跳,咳得山响。

“等等,都不算一算对方准备按什么阵容打么?”李轩表示,好歹淘汰赛了,这备战会议开得怎么比小组赛还随意了呢。

“在这个地图上,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不管是谁,小周,你们那句上海话怎么说的来着?”

周泽楷刚刚咳完,声音还沙着,听到叶修问,极乖巧极有默契地接了一句:“乃伊组特。”

众人纷纷感叹近墨者黑,小周这么乖巧的孩子都被老叶带坏了。

当日对阵瑞士,众人才更深刻的体会到,周泽楷何止是被带坏了,简直已经青出于蓝。

正如叶修所说,要么己方实力强横,要么职业与地图天作之合,确实不太需要考虑对方阵容,孙翔首战,将对方拳法家选手死死黏在礁石上,快打猛攻,一分多钟拿下一局。唐昊对上对方弹药专家,对方显然知道灯塔内部适宜作战,一直试图将唐昊引向内部,但唐昊抵死不从,真的是抵死不从——被打到死都没跟着挪一步,可以说是十分二愣子了。

王杰希被施舍了一个个人赛名额,对上对方重斩轻阵的鬼剑士。与孙翔和唐昊打快攻的节奏不一样,王杰希这次打得那叫一个有板有眼不骄不躁,耗时三分半,慢悠悠地将对方血条磨完。

擂台赛也如同叶修所说,张佳乐干脆利落拿下一个人头,留下瑞士第二人30%的血量给肖时钦,肖时钦超额完成任务,将旋梯毁了下三分之二,只不过最后有点失策,对方守擂是魔道学者——你毁了旋梯又怎样,人家有扫把,可以飞。

要说还是周泽楷厉害。

擂台赛第三阵,周泽楷满状态对阵65%血量的瑞士魔道选手。

瑞士的魔道学者挥舞着扫把在灯塔内持续飞升,直至旋梯没有被炸毁的上三分之一处,静静蹲守——这个高地是守定了,这个距离,神枪手的飞枪可上不来。

“Biu!”

一声巨响。

魔道选手一脸懵逼,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一种奇异的咔咔咔咔的声响响起。

所有观众目瞪口呆,然后满场哗然。

枪王大大,周泽楷同学,飞枪到达灯塔下方,扔了步枪,从系统口袋里掏出一筒重炮。

飓风炮。

一枪穿云的身体被一发蓄了力的飓风炮向上推飞,未等技能用老,一枪穿云手中的重炮已经被扔进大海,紧接着,正当身形将要下坠的时候,一枪穿云从口袋里掏出机械箱,打开机械旋翼,一枪穿云的高度继续攀升,深灰色风衣在海风中猎猎作响,布拉布拉特别拉风。

滑铲。一枪穿云扔掉机械旋翼,神枪手技能从灯塔最顶端的窗口滑进。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技能效果和切换武器的冷却时间卡得正好,直把现场解说看得嗔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被导播在耳麦里痛骂。

这这这……不像玩网游,很多人都会多带点装备以备不时之需,打职业联赛基本都是轻装简行上阵以最少的负重进行战斗,实在是,解说了这么多年比赛,谁见过包里装着重炮和机械箱的神枪手?

同步在国内进行转播解说的潘林笑了。

——这就哑口无言了还真是没见过世面,估计他解说叶神的比赛能直接把麦克风吃下去。

 “我去,周泽楷这也太猥琐了,怎么还带换武器的?”连方锐都说猥琐,可见周泽楷这次究竟是有多猥琐。

瑞士选手措手不及。

个人赛,中国队4:1,大比分胜利。

打完出来,面对自家队友种种嘘声,周泽楷倒很淡定。

受自家领队那BUG一样的散人启发,谁出门还不多带两件装备多打两个技能啊。

————————————

乃伊组特,读音ne yi zu teh。旧上海的帮会中的黑道行话,把他做掉的意思。

乌斯怀亚灯塔:

评论(61)
热度(607)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