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全职 叶修中心]【75】

世邀赛期间比赛密度比季后赛还要大,小组赛间隔两天,小组赛打完仅仅相隔三天就开始第一轮淘汰赛,每场比赛的地图又都是赛前24小时公布,四场比赛下来,大家都相当疲惫,而淘汰赛第二轮将于四天之后开始,所以与瑞士一战大胜之后的第二天,叶领队终于大手一挥,放了国家队一天假。

自国家队集合至今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大家也总算知道这人当年在嘉世为什么会被下面的队员造反了。

叶修这人平日里乱七八糟没什么正形,一涉及训练和比赛就跟切换了多重人格一样,一句玩笑和敷衍都听不得,国家队的诸位在自己战队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到了叶修面前,无论谁犯了错,就被单刀直入地指出,同样的错再犯,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只会站在你身后看着你训练,一双淡静凛冽的眼睛望着你,自然让你芒刺在背。

张佳乐在刚开始集训的时候,因为不熟悉黄少天的潜伏范围,放出来的技能多次阻挡了黄少天的进攻视野,被叶修这样的眼神盯炸毛了好几次,到后来一到他和黄少天分在同一个阵营,开打前叶修总要飘一个淡淡的眼神给他,撩拨得张佳乐恨不能自己配点TNT塞在领队大大的床底下,不过考虑到喻文州也住他那屋,不好殃及池鱼,才悻悻作罢。

但是不得不承认,工作状态的叶修其实是极具统率力的,赏罚分明、恩威并重,真正肃起脸的时候,队伍里也就张佳乐和王杰希仗着出道早偶尔跟他呛呛声,其余话多如黄少天、傲气如唐昊,都对他服服帖帖。

众多职业选手一年到头也就夏休期一个长假,大都宅在家里或者俱乐部和荣耀死磕,出远门都是客场打比赛,难得比个赛还出了个国,平日里忙于训练和备战也就罢了,此时有一天的假期,哪还能按捺得住,除了王杰希表示兴趣不大,喻文州表示外面太晒之外,大都表示想要出去转转。

方锐比较鬼,早早地用冰淇淋收买了随队翻译齐钰,扯上张佳乐孙翔和周泽楷去参观苏黎世大教堂,其他选手坐蜡了——苏黎世官方语言为德语和法语,英语作为日常交流也尚可,不过职业选手大都学历不高,能说英语的实在没几个。

大家凑在一起分了分,最终剩下的分别由苏沐橙和李轩带队。

“所以李轩你就是个叛徒!你英文为什么这么好的?”

读书的时候外语就是苦手的黄少天虽然嘴巴快,但是显然并没有什么语言天赋,看到李轩自告奋勇当翻译,有些不忿。

“当职业选手的时候爸妈怕以后没前途,逼着我去读了一个民办本科的函授,就是那个挺出名的西安翻译学院……所以……”李轩没承想学点外语还真有能用上的一天。

“那沐橙你为什么英语这么好!”楚云秀睁大眼睛,难怪有次在沐橙硬盘里看到的美剧是没有字幕的。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们家沐橙可是学霸,当年拿到了浙大的自主招生OFFER的~”叶修这时候才慢慢悠悠过来围观他们分组。

“我去!领队你拐带人家来打荣耀也太暴殄天物了吧!苏妹子这样你也能忍?”李轩显然被这个消息吓到了,兴欣这是学霸集中营么?

“那不重要啊,沐橙开心比较重要。”叶修显然没太把浙大当回事,坐在沙发上打哈欠。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读了个民办三本还沾沾自喜的李轩无语凝噎。

最终,烟雨姑娘家多,临从北京出发前塞给楚云秀一个清单要代购,她扯了李轩又当翻译又当苦力,剩下黄少天唐昊和张新杰,一行人跟着苏沐橙去坐苏黎世湖大游轮。

叶修?叶修当然是回房间补眠啊。

苏黎世的夏季并不燥热,喻文州关了遮光的窗帘拿着IPAD插着耳机看电影,叶修裹在酒店奶白色的夏被里,一觉睡了个酣畅。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叶修睡得整个人都愈加迷糊,为了提神强打精神去洗了个澡,洗完裹了一件浴袍坐在床沿上发呆。

屋子里面光线是昏暗的,暖黄色的灯带将陈设都映出粗粝而柔软的质感,仿佛是洗过多次的旧亚麻,并不柔滑,却透着知根知底的妥帖。

叶修就低头坐在这样幽暗的光下,周身还带着淡淡的水汽,酒店标配的Hermes柑橘调沐浴露被热水冲刷过后,只剩下淡淡的余味,由浓转淡,似苦似甜。

经过一天好眠,他的皮肤终于不再是毫无光泽的苍白,甚至于被水汽熏蒸出淡淡的绯红,光影在他的脸上婉转逗留,仿佛博古架上经年的象牙摆件重新散发出内敛的光辉。

喻文州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他眉骨到鼻尖那一根线正好在光影的交界处,秀致的骨相被温润如同白玉的肌腠包裹,显现出全然柔软无害的表象,但是他知道,这人骨子里,是怎样的坚不可摧。

紧接着喻文州忍不住笑了。

这人坐在床边上,仍湿着水的头一点一点,越来越低,居然又睡着了,然后整个人一个失控,身子一矮惊醒过来,睁开茫茫然的眼,看上去居然像是初生的婴儿般纯稚而清澈。

喻文州拿了吹风机走过去站在他身前,让他的肩膀靠着自己,将吹风机开至较低的档位帮他吹起了头发——他的发丝细软而顺滑,仿若他本人,表面上随和至极,实际骨子里自有韧劲。

叶修就那样,凭着肩膀支着喻文州这样一个小小的支点,在吹风机小声的轰鸣中再次睡着了。

但是他没能睡很久。

楚云秀和李轩在回来的路上出事了。

众人接到电话赶到医院里的时候,李轩身上的伤已经包扎完毕,前额和左手前臂裹着医用敷料,脸颊上还有些擦伤,看上去有些狼狈,而楚云秀正坐在病床边接受警察询问,一头秀发凌乱,衬衫上面几颗扣子早就崩飞了,裹了一件李轩的外套,鼻尖通红像是哭过,但眼睛里却淬了火。

蓄意伤人的是七八个十九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已经被瑞士警方带回警局暂时拘押。

说起来还得从淘汰赛结束后说起。

中国队此次来瑞士苏黎世参加世邀赛,原本计划是下榻在组委会提供的酒店,但因为叶老爷子一个电话打给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的全权特命大使,大使馆对这位叶领队异常上心,特意安排中国队下榻在苏黎世威德酒店,这是苏黎世最古老也最享誉盛名的奢华酒店,按说不会和其他国家的战队有任何交集。

但前一日的淘汰赛后,楚云秀一个人跑到场馆外的吸烟区去吸烟,不巧碰到了日本队的队长。日本队2:8负于瑞典,这位年仅21岁、颇有些恃才傲物的队长输的憋屈,内心愤懑无处发泄,恰巧看到楚云秀长腿亭亭,一头长卷发披散两旁,唇上的口红略有些斑驳,仿佛才经过激吻,唇边一支细长的香烟,淡蓝色烟雾袅袅,眉眼里都是泰然的慵懒自若。

日本队这位队长明明手段不怎么样,又要强行撩御姐,被楚云秀一个耳光钉在原地,半晌没醒过神来。

这位队长出道三年就已经在日本本国连获三枚总冠军戒指,却也出了名的任性妄为、私生活混乱,偏又长得好,一身落拓不羁的气场引得小姑娘们如痴如狂,这个耳光恰恰好被追随至苏黎世的几个迷妹看见,暗戳戳尾随了楚云秀要报复。

这日楚云秀和李轩二人好容易买完了清单上的各色彩妆护肤品,在柜姐的热情推荐下去到一个小巷里吃地道的苏黎世当地美食,却没想到在巷子里被几个狂热粉堵个正着。

推推搡搡间撕破了楚云秀的衣服,李轩从措手不及中反应过来,将楚云秀护得妥帖。

还好,都是小姑娘,人虽多,力气却不大,一个碎了底的啤酒瓶砸过来,李轩眼疾手快替楚云秀挡了,也只伤了额头和前臂,都是皮外伤,一礼拜就能好。

苏黎世警方很为难,苏黎世首次举办荣耀世界性比赛,就出了这种暴力事件,若是受害一方愿意息事宁人倒还能够控制事态,但是……

胖胖的警督看了一眼那位姓叶的中方负责人——别说面沉如H2O了,这是面沉如Hg啊。

——————
晚上要加班,所以趁空闲用pad写了发的。

最近的更新各种神出鬼没,大家蹲坑辛苦了。

(/ω\)害羞

评论(86)
热度(571)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