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全职 叶修中心]【76】

这件事当然不能善了。

且不说事件本身性质恶劣,职业选手靠手吃饭,谁家选手的手不是买了巨额保险,此时李轩的手臂虽然只是皮外伤,愈合后不影响精细操作,却也是扎扎实实一道寸长的口子。

中国驻瑞士大使馆在第一时间派驻武官进驻苏黎世威德酒店保护中国选手和工作人员安全,并且向苏黎世政府当局、苏黎世警方、苏黎世世邀赛组委会发出公函,要求彻查此事,并敦促瑞士出入境管理中心将涉案日本民众遣送回国。

在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的严词敦促和主导下,次日,中国队、日本队、世邀赛组委会和苏黎世警方一起开了一个无比漫长,以甩锅和扣帽子为主要内容的磋谈会议。

叶修眉眼冷肃,双颊瘦削,唇线笔直锋利,鸦青色的Kiton套装严谨而板正。会谈室的光线是锐利的苍白色,黑色大理石的桌面反射出没有温度的冷光,映得他整个人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与叶修一同在列的是喻文州和林樾,几个人皆行止端肃、面色深沉,而对面的那位日本队的队长一身奢侈潮牌,吊儿郎当地斜靠在椅子上抖腿。日方的领队是一位竞技总署的政府官员,有些秃顶,发亮的额头写着日本官员常见的冷漠,微微向下抿起的嘴角透着一丝几不可查的傲慢和刻薄。

会场里,中、英、日三种语言你来我往,中方有大使馆的政务参赞和发言人负责发言,叶修微微垂着眼眸,听齐钰低声将众人的言论一一翻译复述。

日本籍粉丝的暴力行为虽然已经违法,但日方仍然试图撇清罪责;而世邀赛组委会试图息事宁人——整个会谈都在扯皮中度过。

不过大使馆的参赞谈判水平高杆,重要节点上,又有叶修、喻文州和林樾这样深谙言语之道的人在旁助攻,齐钰在旁将唇枪舌剑准确翻译传达,日方节节败退,日本领队面上那一丝傲慢早就荡然无存,鼻尖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

组委会见已然不能大事化小,索性就事论事,摆出中立公正的态度,警方没什么好说的,秉公执法而已。

谈判最后的结果,日本队队长及涉案粉丝公开向中国选手道歉,日本队队长在国际赛事中禁赛一年,由日本竞技总署对该选手做出处分处理,处理结果通报中国竞技总局和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涉案的日本籍粉丝由苏黎世警方以故意伤人罪提起公诉,并即刻遣返回国。

“岂可修!!”日本那位队长狠狠拍着桌子站起来,不顾身边领队的阻拦,冲上前来叽里咕噜一通嚷嚷,喻文州和林樾一脸茫然去看齐钰,还没等齐钰将那一番不堪入耳的咒骂翻译过来,叶修的声音已经响起。

“请你谨言慎行。因为你为之付出时间和汗水的这个战场,你的粉丝追随和热爱的这个游戏,叫做荣耀。”

不同于往日总是漫不经心而显得有些轻佻的嗓音,他此时声音低沉而冷厉,透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和压迫感。

叶修仍安坐桌前,微微抬眼看着这位出言不逊的日本队长,明明是矮了半身的位置,却透出一种居高临下的俾睨神态,眸光如同一柄寒刀,将气焰嚣张的对方生生定在原地。

日本队长听完翻译,呆愣了一瞬间,最终被担任领队的中年人好说歹说,拖离了现场。

中国的强硬态度一览无遗,各方代表准备离场的时候,世邀赛组委会的发言人问了中方一个问题:你们中国人不是讲究宽容是美德么?为什么这次这么得理不饶人?

已经转身离开的叶修闻言,回过头来,一口纯正严肃的英式口音掷地有声,带着天然的矜贵和高傲:

“Fuck the virtue,the virtue which can only bring destruction and suffer is worthless. you can call it virtue, but I call it cowardice.”①

 

“我去老叶你居然听得懂日文怎么回事?你是蒙的吧?是吧是吧?你绝对是蒙的!你要不是蒙的我管你叫爸爸!”回到酒店,黄少天听自家队长讲完整个过程,简直惊吓到了。

“别,出趟国多了这么大个儿子我跟我家老爷子没办法交代~”叶修笑。

“靠靠靠,要点脸成么?谁是你儿子谁是你儿子?”黄少天跳脚。

不过叶修还真不全是蒙的,外语虽然这么多年没用过了,但是打小儿培养起来的多语种语言体系,与在学校里死记硬背出来的全然不同,英法两门语言虽说不如齐钰那样专业,基本上的听说问题都不大。

至于日语,纯属当年养伤那两年宅家打游戏的意外收获,不如英文和法文顺口,但是基本上听一半猜一半,也八九不离十了。

“所以老叶你为啥明明听得懂却要装作听不懂,还要齐翻译一句一句翻给你听?”张佳乐好奇。

“一点谈判中的小套路,因为我听得懂对方,而对方听不懂我,所以我比对方多了更多时间去获取和处理信息,也有更多的时间去措辞。而且,谈判过程中,这种短暂的中断如果利用得当,可以打乱对方节奏,尤其是我方占优的情况下,甚至能够让对方心态失衡,露出更多破绽。”叶修打赢了嘴仗还是高兴的,懒洋洋地摊在沙发里跟大家解释。

“咿~~~~不愧是心脏祖师爷,我甚至都有点同情那个被粉丝连累的倒霉孩子了。”方锐被这套路惊得咋舌。

“他怎么算是被粉丝连累?粉随正主,若不是素行不端,哪会有今日之祸?云秀和李轩才是池鱼之灾。”王杰希说了句公道话。

“跟叶总学的?”而林樾越看叶家这位大少爷越觉得有意思,毕竟自家老板说起来,措辞大都是“混蛋哥哥”、“不务正业”之类的,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

问完有点后悔,叶修虽然从不刻意避讳,但他这样问,终究是逾矩了。

“小时候跟你们温董学的,你们叶总那点伎俩,还都是我教的。”但叶修却浑然不在意,他松了领带,摊在沙发上浅浅喘了口气。

“叶总?那是谁?”李轩额头上的纱布换成了大号的创可贴,沐橙调皮在创可贴上画了个走样的笑脸。

“我弟弟。”叶修满不在乎。

“那温董又是谁?”李轩不愧是联盟里爱生活爱八卦的选手之一,誓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舅舅。”叶修挽起袖子,将已经失效的尼古丁贴片撕下来扔掉,从喻文州口袋里摸了一支烟去吸烟室了。

众人仍然在震惊中。

这一个总听起来也还不稀奇,怎么还有个董?

这这这,听起来相当厉害了呀!!

看着众人形态各异的吃惊表情,喻文州实在没好意思说,这人刚刚随手拆下来那根领带,对,就是被楚云秀拿起来绑了个其丑无比的结装模作样给李轩挂胳膊的那根,可以抵他们全员一周伙食费。

而再看看被楚云秀摘下来随手扔在一边的那枚设计极度简约的方钻领带夹。

喻文州忍不住扶额,他什么都不想说了。

————————

在紧凑的比赛中创造机会吹叶,但是好像吹得不够响?

又进入了偶像剧模式大家见谅(*/ω\*)

①Fuck the virtue,the virtue which can only bring destruction and suffer is worthless. you can call it virtue, but I call it cowardice.

去他妈的美德,这种只能带来破坏和痛苦的美德是一文不值的,你可以称之为美德,我叫他是怯懦。——毛姆

 

评论(54)
热度(681)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