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全职 叶修中心]【78】

不务正业了几天,终于更新,久违了。

——————————————————

王杰希顺着走廊里淡淡的烟味一路寻去,果然在走廊尽头转角一个露台上找到叶修。

已经很晚了。

早就已经超过了叶修为国家队规定的休息时间,苏黎世夏季的夜晚微微有些凉,风是柔软熨帖的,像是微凉的丝绸轻缓缓从裸露的手臂上滑过,拂过手臂上的汗毛,带出一点点令人愉悦的痒。

王杰希刚刚接完来自国内的一个电话,经理嘤嘤嘤哭着找他告状,说袁柏清和刘小别夏休没回家,把俱乐部闹腾得快翻天。

他知道不过是经理想要恭喜他半决赛获胜,又怕给他太多压力,才东拼西凑出来一个给他打电话的理由,却也没有戳穿,十分配合地表示等回去要打这两个小崽子屁股,才把哭唧唧的经理哄开心。

赢了这场半决赛,似乎,对于国家队来说,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两样。

不知道从哪一个时刻开始,国家队的这些人,不论是一贯稳重的他自己、喻文州,还是有些跳脱的张佳乐、黄少天,亦或是年轻气盛的唐昊孙翔,对赢下来的每一场比赛,都开始淡然处之。

这支队伍,逐渐熔炼出一种超常的沉稳,一种风雨凝练过后的从容不迫,一种曾经沧海的荣辱不惊。

王杰希知道这样的队伍气质来源于哪里。

叶修。自然是叶修。只能是叶修。

王杰希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叶修如同他看到的很多次一样,乱七八糟的坐姿,长腿随便摆在身前,席地坐在露台铺了大理石的地板上。

苏黎世威德酒店是瑞士本土最为古老的奢华酒店,这片露台就足以以管窥豹,并不是十分宽敞的所在,靠近走廊的地方摆了一架来自于奥地利的蓓森朵芙钢琴,琴身纯手工打磨,精细的烤漆平整仿若镜面,倒映出墨蓝的天光和银色的星河。钢琴旁边是一张小桌,桌上一瓶香槟几支酒杯,高折光的水晶被镂刻上细细密密的花纹,将月光映在墙上,变成婉转的模样。象牙色的栏杆上有时光剥蚀的印记,几丛蔷薇沿着墙壁攀爬,从栏杆的缝隙里向外垂下花枝,正是花季,花朵正盛,与星光、月光一起,酝酿出微酸而馥郁的香。花下一架秋千,白枫木色,正空荡荡在晚风里轻摇。

这个空间分明是世家名媛拿来招待闺蜜或者情人的,不需要额外布景就能拿来演一场罗密欧与朱丽叶,哪容得叶修这样,随随便便瘫坐在地上,身边一只不知道哪里摸来的沙拉碗,里面半碗烟头。

 “怎么坐地上,大理石怪冷的。” 王杰希哭笑不得,走过去拿脚尖踢了踢叶修的腿,伸出一只手想把他拉起来。

“我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坐秋千上吧。”叶修回过头,看见好友,随口编了个理由。

打完比赛,叶修一身正装并未换下,一身黑色条纹的DIOR HOMME,极贴身的剪裁让布料恰到好处地裹在身上,虽瘦削,却仍肩宽腿长,随意的坐姿也透出一股子世家子弟的清逸和矜贵。

浅色的大理石敲碎了重新拼接的地板透着奇异的美,叶修一身黑衣坐在那里,仿佛浅滩上淡色的海水里,一只搁浅的蓝鲸。

“你有心事?”王杰希把人拽起来,挪了钢琴边的琴凳给他坐着,自己坐到那一架写满了少女心事的秋千上。

叶修低头吸了一口烟,香烟在指尖明灭,一如他的神情,讳莫难明。

他沉默了很久,久到王杰希就快要放弃,才低低叹了一口气。

王杰希以为他要开口说些什么,但他仍然沉默着。

叶修转过身去,抬手打开了钢琴的盖子,修长的手指落在洁白的象牙琴键上,这架堪称是世界顶级的钢琴被惊起散落的音符。

微妙的泛音像是星光在琴弦上叮咚作响,夜色在他指尖开出了花。

他弹得很慢,手指在琴键上随心所欲地游走、停止、轻轻落下,旋律仿佛被这种漫不经心轻轻拉扯,变成另外一幅模样,王杰希不太懂钢琴,只觉得这拖着节拍的旋律,勉力的心如止水中,透着一种微微的茫然和仓惶。

“我,有点不开心。”叶修手指下的旋律逐渐慢了,最后在一个低沉的位置停了下来。他似乎是和着最后的一个音符叹了一口气,又仿佛没有。

“我有点嫉妒。”叶修收回了手。

他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薄而分明,暖白色的肌肤裹着伶仃的骨骼,月光和花香里,完美得如同被上帝亲吻过。

王杰希细细去分辨他的神情。

他有些惊讶。

他的情绪如此不加掩饰地写在脸上,未曾掩匿分毫。

近来在国家队全员的监控之下,他吸烟的量少了很多,少了尼古丁的侵蚀,他的脸颊终于有了那么一点久违的圆润。他眉目似蹙非蹙,低落的眼尾仿佛有柔软的鸟儿栖落,王杰希不愿出声惊扰。

“很可笑对不对,我居然也是会嫉妒的。这样的赛场,这样酣畅淋漓的比赛,于我,永远都有不会有了。”叶修唇角勾起一点点笑。

也许星光太美,也许夜风太醺,他突然不太想把自己藏得太严实,他想要把自己内心里那一个有些贪婪的小人放出来晒晒月光,然后第二天,他就又是那个坚不可摧的中国领队。

他抬手,一双手在丝绒质感的墨蓝色天幕下白得发光。

但是,这双手,将永远不会再带他进入那个热血杀伐的荣耀战场。

那是他们的荣耀。他只能旁观,却永远无法再亲身参与。

“你就是手痒了呗。”王杰希给叶修莫名的情绪找了一个很通俗的解释。

叶修闻言笑了。

 “当然手痒。小组赛的时候你不出赛,我就不信你手不痒。”是手痒了,怎么可能不痒。

像是有一把小刷子不知轻重地刷在心尖尖上,撩拨得你又痒又痛,哭笑不得。

“我还真不手痒,躺赢真的挺好的。”王杰希乜了叶修一眼。

“你说你这人,真不会聊天。”叶修没好气白了他一眼。

手痒又能怎么样呢,他的手已经劳损,无法承受一整场高强度、高密度的比赛。

“在世邀赛的赛场上,一场都不打,你真的不遗憾么?”王杰希问叶修。早在国家队集结的时候,王杰希就有问过他是否要上场,他拒绝了。

“遗憾的。”叶修承认。

遗憾么,怎么可能不遗憾。

但是不上场有不上场的玩法。他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不过是为了他们能够赢得再轻松一点——他要他们心无旁骛,要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要他们专只需要注于胜负,再无其他。

如此,若是他们赢了,就也算是,他赢了吧。

——只要是中国队赢了,又有什么差别呢。

“唉,你呀……”王杰希起身走过来, “所以喻队你还没告诉他么?”

“诶?”叶修回头,喻文州正斜斜靠在门外,饶有兴味地听两人聊天。

“告诉我什么?你们两个又密谋了什么?”叶修有点懵。直觉告诉他一庙一药一合谋,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喻文州走过来,抓起叶修冰冷的手,往他手掌心里塞了一张账号卡。

散人,君莫笑。

“已经将名单提交给组委会做临时注册变更,所以,领队大大,临危受命吧,最后这一场比赛,靠你了。”

“你账号卡哪来的?”叶修目瞪口呆,这这这,他没带账号卡来啊。

“沐橙集训的时候就跟你们老板娘要过来了,交给我帮你收着的。”喻文州没忍住,笑了。

“可是,我……”

“放心吧,相信你的队友。我们都在呢。”喻文州知道他想说什么,打断了叶修未出口的话。

怕什么呢,这支队伍里,有喻文州,有黄少天,有王杰希,有周泽楷,有孙翔,有张新杰肖时钦,有苏沐橙楚云秀……

他们不过是想要他一起,去夺这顶级桂冠。

若没有他,纵是荣耀,怕也黯然失色。

————————————

蓓森朵芙:蓓森朵芙钢琴诞生于音乐之都维也纳,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钢琴品牌。蓓森朵芙一直坚持着手工制造工艺,琴身及琴健都是手工制造。一部钢琴制作完成要用七八年时间,木材的收集就要花去5年时间,制作过程也要花去近两年时间.

后半段太困了,需要精雕细琢的话明天再说。

晚安。

评论(47)
热度(538)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