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全职 叶修中心]【80】【完结倒计时】

唐昊之后,个人赛剩下的两场并没有耗费很长时间就结束了。

张佳乐作为中国队第二位个人赛选手,对阵韩国队的神枪手。

在帕特农神庙两米直径的巨大立柱下,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炸得对方血条如烟花绚烂,毕竟放眼中国荣耀职业联盟,敢说张佳乐“好炫,可惜没打着”的,也只有一个叶修而已。

随后中国队第三顺位的个人赛选手是方锐。

当韩国队的第三顺位选手名字亮起的时候,熟悉方锐的观众和中国选手都没忍住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韩国队最后一个上场的个人赛选手,操作的角色,是个盗贼。

韩国队这位盗贼选手以为自己对方锐的猥琐流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刷进地图之后二人互相绕背、试探、起手偷袭,才惊觉对方岂止是猥琐。

仅凭猥琐能预判出他每一个操作和走位?能精准地绕过他布下的每一个陷阱?而且你一个气功师你学我偷摸摸趴在地上走什么位?还翻个跟头耍猴呢?

靠!怎么好端端被掀翻了?这什么操作?

地雷震?

韩国选手一脸懵逼输了比赛,个人赛结束,比分2:1,中国队暂时领先。

紧接着,擂台赛。

电子屏上亮起双方参赛选手名单。

中国队:

喻文州,术士,索克萨尔。

肖时钦,机械师,生灵灭。

黄少天,剑客,夜雨声烦。

这这这,看个人赛大家中规中矩的打法,观众和现场的媒体记者都以为自家这位喜欢在世界赛场上剑走偏锋的领队大大终于意识到总决赛的重要性,能够打得正常一点了,可是把喻队这么一位战术型辅助选手放在擂台赛是什么操作?

更何况,虽然有点不太好意思说,但是喻喻喻喻队他他他,是个手残啊!

不管在国内演播厅里看到这个安排的潘林是如何一瞬间变口残,喻文州还是从从容容地站起身来,向身后的观众微微点头示意,不疾不徐地走上了赛场。

“好好打啊,你以后老了可以多一个故事给孙子讲!”叶修的懒洋洋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喻文州身后响起,喻文州闻言回眸,叶修一贯懒洋洋的姿势向后靠在首席的座椅里,他脸上的表情惬意而熨帖,眉目疏疏落落,明明是杀气腾腾的两军对垒,你死我活的巅峰之战,理应万马齐喑、严阵以待,他却偏偏气定神闲、安之若素,颇有些诸葛孔明阵前抚琴的从容气度,场馆内灯光大盛,一盏一盏暖色的灯光落进这人墨黑的眼眸,荧荧点点,碎成带着微光的星尘。

喻文州想起了初见时那个嘉世王朝的年轻队长,灿烂却孤高的轮廓;想起了他力挽狂澜将嘉世这艘快要沉没的巨轮推进季后赛的时候,那疲惫而坚韧的模样;想起了他带领着兴欣草根披荆斩棘孤注一掷,想起了他在苏黎世的静夜里苦心孤诣不眠不休。

但是现在多好,他坐在那里,眉目从容温暖。

他身边有伙伴,有袍泽,他们曾经有幸能依靠着他,如今也有幸被他交付了后背。

他不再是在他们身后默默张开双臂为他们抵御风刀霜剑的神灵①,他如今走下神坛,与他们并肩。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喻文州站在璀璨的光下笑了,他抬起手,两指并拢微微向叶修行了个有些俏皮的半军礼,转身迈着很有些轻快的步子走进了比赛仓。

叶修微微有些惊讶,喻文州一向是内敛沉稳的,因为手速的问题,他身上一贯背了太重的枷锁,从初入联盟就不断被质疑的少年队长,到公认的四大战术师、联盟首席术士,这一路他走得坚定却也艰难,这人虽然看似温和,骨子里却有一腔孤勇和狠劲,他将自己裹得太严、迫得太紧,少有飞扬洒脱的时候。

但这时一个小小的动作,叶修却仿佛在这个一贯温敛的青年身上,看到了少年人的明朗跳脱。

再仔细回忆回忆,这样的转变由来已久,从全明星上找选手打打嘴仗吐吐槽,到十赛季只身迎(tiao)战(xi)君莫笑,点点滴滴如积跬步,在世邀赛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耀舞台上,终于脱胎换骨。

他终于脱下了自己厚厚的茧,一点一滴消化了自己身上的桎梏,放松了一直过分紧绷的脊背,返璞归真,重回鲜衣怒马的少年模样。

这一场擂台赛,喻文州打得相当漂亮。

韩国队擂台赛首战出战的是一位忍者。

这是一场控制技与脱身技之间的较量。

谁能预判到对方的意图和动向、并能够争夺先手,谁就能占据上风——这一场比赛,比的是手速、是意识,更是经验、是判断。

同每一场总决赛一样,开局总是无趣的,谨慎地走位,佯攻,试探,血线和技能互相拉扯,双方的血线缓慢而平稳地下降。

而到了决胜时刻,喻文州这场实在是赢得风骚。

他凭借丰富的经验和精准的预判,利用远距离的职业优势和丰富的地图掩体,成功地弥补了自己的手速缺陷,打出了一个超远距离的遮影步。

——从索克萨尔的生命值还有48%、韩国忍者生命值42%那一刻开始,韩国这位忍者选手,没能再在自己的视野里看到索克萨尔一秒,但诅咒却如影随形,索克萨尔的银武如它的名字一般,法杖尖端闪烁着紫芒,爆发出了灭神一般的威压,将韩国队的忍者一路灭到空血,再迎战敌方狂剑,且战且退从容游走,削掉了狂剑士53%的血量之后,倒在了怒血狂涛之下。

随后肖时钦第二个上场,充分发挥远距离的职业优势,放起了韩国队狂剑士选手的风筝。

最终以46%血量的代价,成功击败对手,迎战韩国队的绝对核心,他们的守擂大将,团战核心,韩国队队长。

而他的职业,是战斗法师。

“肖时钦不就是在嘉世待了一年,怎么也跟你学成了?”赛场下,王杰希转头饶有兴致地问叶修。

“怎么?哥荣耀教科书,跟我学有问题么?小肖这叫基本功扎实。”叶修挑了挑眉毛,给肖时钦这场对阵狂剑士的比赛下了一个评语。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可不是扎实么,远程职业放近战职业的风筝,游戏小白都知道的理论。“哼,最土的打法。”

两人没再多说什么,场上的比赛已经开始。

韩国这支从一开始就遭遇了死亡之组的队伍,从小组赛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对手之强大、赛程之艰难,数倍于中国队,直至今日与中国队在荣耀之巅狭路相逢。

不愧电竞强国的称号,这位韩国的队长、韩国的绝对核心,一上来就干净利落地发起强攻,拿下肖时钦后,居然又破了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一挑二绝地逆转,拿下擂台赛的两分。

个人赛事结束,中国队2:3,落后韩国队。

黄少天走下台回到选手席,脸上还透着一丝茫然。

“我靠靠靠,这个韩国队的队长有点邪门啊,明明两个人乒乒乓乓打得正酣畅淋漓怎么一抬眼发现血条空了啊!!??靠靠靠老叶老叶你看出什么名堂没有啊?快说呀你跟老王嘀嘀咕咕嘀咕什么呢啊?快点快点团队赛二十分钟后就要开始了不要浪费时间了啊!”

方锐伸出自己的黄金右手,将黄少天尚在喋喋不休的嘴捂上,听几位心脏的分析。

“跟我们赛前做得分析差不多,这位选手擅长快攻,风格强硬,不得不说,有点像你们韩队。”几个战术大师都在,王杰希懒得动那个脑子,说了点显而易见的内容,就抛砖引玉把话头子扔给了张新杰。

“其实,也不完全像韩队,叶神你觉得呢?”赛前分析是一回事,真正打起来是另一回事,张新杰有了些新的发现,却不太敢确定。

“这位选手喜欢直击直打,在近身战斗的时候,格挡防守和躲闪技术用得不多,擅长以攻为守、以攻代防;进攻的时候喜欢直线进攻,技能和气势快速且连贯,是以快打快、以强制强的打法。但他又不是只贪图进攻,他的每一个技能计算的非常清楚,追求速度和效果,不讲究花架子,凝练、却有效。”叶修斟酌着用词。

“说白了还是土。”王杰希插嘴。

叶修终于找到机会能给王杰希一个白眼,这人真记仇,不就是昨天吐槽他的花裤子村了点,这会儿总揪着这个土字儿不放是怎么回事儿。

“所以,我大胆地打个比方,这人兼有韩队和嘉世三连冠时期的叶领队的风格。”喻文州总结。

“我去,这就有点厉害了啊,有没有这么妖啊?”黄少天久违地干净利落输一场,回忆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叶修早在研究这位对手既往的比赛录像时就有一些模糊的猜测,如今近距离旁观一场直观的对战,再回忆这位选手赛前握手环节标准的礼仪和笔挺的脊背,有了判断。

“如果我没猜错,这位选手,一定是练习跆拳道的。”叶修说。

跆拳道是将日本松涛馆流空手道与韩国传统武技结合的一种韩国武术,弘扬礼仪、廉耻、忍耐、克己、百折不屈,追求速度和力量,讲究以刚制刚、直打直击,招式简练、连贯、凌厉。

“我的妈老叶你简直神人!”手臂上还裹着纱布的李轩不甘寂寞,掏出手机快速百度了一下。“这位韩国队的队长,是前国际跆拳道联盟总裁、跆拳道创始人崔将军的玄孙!”

那么怎么打?

同这位队长一样,韩国队整个团队作风强硬,是一支高涨着攻击性的队伍,每一场比赛都能感受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不少对手被这种强烈的精神威压冲击,在强硬而默契的攻击下溃如散沙。

而叶修浑不在意。

“没看过武侠小说?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叶修仍然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喻文州看着叶修,场馆内喧嚣鼎沸,而他看着他,却听不到任何嘈杂,仿佛他坐在这里,这里就是静的。

再是艰苦卓绝的战斗,再是走投无路的困境,他在这里,就有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

① 来源于网络漫画《背后的真相》,侵删

评论(48)
热度(491)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