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Ashes of time [全职 叶修中心]【81】【完结倒计时】

Ashes of Time  预售进行中(一刷已结束):文宣独家代理,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二刷预售链接:文宣工作室独家授权代理,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余本上架,购买戳我

 


————————————————

韩国队一贯作风简洁强硬,此次团队赛出场的,正是他们的经典团战阵容——战斗法师,魔剑士,拳法家,元素法师,牧师;第六人:狂剑士。

一个经典的、没有丝毫猎奇意味的,近战远程搭配合宜的,战法牧铁三角配备。

用王杰希的话来形容,那就还是一个“土”字。

同时,中国队团战名单一一亮起。

王杰希,魔道学者,王不留行。

周泽楷,神枪手,一枪穿云。

孙翔,战斗法师,一叶之秋。

苏沐橙,枪炮师,沐雨橙风。

张新杰,牧师,石不转。

第六人:叶修,散人,君莫笑。

全场沸腾。

现场所有的外籍媒体、观众一瞬间都惊诧了。

中国队第六人什么职业?NOT Transferred???未转职????

韩国队的队长却越过舞台正中跳跃的光束望了过来,目光锁定住这个看上去清瘦慵懒的中国领队。

他是知道他的。

中韩两国不远,文化产业的边界感向来没有那么明晰,他很早就知道中国荣耀职业联盟有一位所谓的第一战法,姓叶,技术高杆威风飒飒,只不过自他出道,这位所谓的第一战法就再也没能拿到冠军,而他所属战队的成绩也逐年下降,后来便也不再关注了,直至他拿到世界各国代表队的参赛人员名单及履历,他才注意到这位据说已经退役的前第一战法,在第八赛季退役之后,卷土重来,拿下了第十赛季冠军之后再次选择离开荣耀战场,而如今正是中国队的领队。

他知道他用的账号就是未转职的散人,120个短CD技能无缝衔接,他看过他的比赛,代入对战视角,说是眼花缭乱、措手不及并不为过,但了解并不多,已经退役的选手并不在他们的备战范围之内。而现在,这位已经退役的老将,从第一赛季起就在荣耀赛场效力整整十年的前辈,居然也要上场了么?

他的目光往台下扫了扫,适才擂台赛与他打得旗鼓相当难解难分的剑客选手正坐在台下喋喋不休,遮影步废了他擂台赛首战选手的中国队队长笑得如沐春风,那位擂台赛风筝了他队里狂剑士的机械师选手正在和那个赢了个人赛的猥琐流气功师聊天。

中国队这阵容,实在不像是缺人的样子啊。

他看向观众席。

中国观众状若癫狂,他听不懂中文,但他能够分辨得出来他们呼喊尖叫着的“叶”字。

他甚至看到有人泪水潸然,涕泪模糊。

但来不及他再想更多,他的队员拍拍他的肩膀,走入比赛仓。

团队赛地图已经加载。

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扦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①

它西南通且末、精绝、拘弥、于阗,北通车师,西北通焉耆,东当白龙堆,通敦煌,是扼丝绸之路的要冲。它是古代丝绸之路上最为耀眼的一颗明珠。然而在公元4世纪以后,这个昔日绿草遍地,人往如织的繁荣故城,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留下的只是“城廓巍然,人物断绝”的不毛之地。

在塔里木盆地东部,罗布泊洼地的西北边缘,有一个风沙肆虐的沙漠地带。楼兰城的遗址就静静地躺在这个几乎完全被沙丘所淹没的、死寂的世界中。千年的烽燧、古怪的雅丹地貌、漫天的绝域风沙、还有时隐时现的罗布泊,交织构成了一个神秘莫测、充满异域风情的西部传奇。

韩国队和中国队分别在地图中刷新,刷新点被林立的残垣断壁和被风吹噬的雅丹地貌遮蔽。

“黄沙漫天还有流沙暗河,连走路都要投石问路,这明明就是一副适合猥琐流的地图,老叶还说唯快不破,怎么快啊?”黄少天没上团队赛,坐在选手席和自家队长嘀嘀咕咕。

“别急,看就知道了。”喻文州将食指放在唇上轻轻地嘘了一声。

这幅地图啊,能玩得花样多着呢。

且看着吧。

导播已经将切到了能看到中国队五人的视角。

中国队五人倒T字战位,孙翔的一叶之秋顶在队形最前端,身后落两个身位格是王不留行,石不转在T字的轴心位置,一枪穿云和沐雨橙风一左一右各错开两个身位,始终保持着对侧翼及身后视角的关注。

五人的移动快速而谨慎,这幅地图地形复杂、掩体极多,时常狂风大作黄沙漫天遮天蔽日,足下又偶有流沙暗河,一旦失足便会深陷其中——吃人连骨头都不吐的流沙,是罗布泊地区最为可怕的自然现象,也是古代繁荣的楼兰如今被称为魔鬼城最主要的原因。

张新杰根据刷新点的位置和行进的速度一路估算着将要遭遇敌方的时间,在一座沙堡下,示意全队停了下来。

T字阵型散得更开,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继续向前深入,一枪穿云继续向侧翼散开,沐雨橙风向后调整了自己的位置,确保将团队内每一个人纳入自己的火力线范围,然后“轰”地开炮,飞炮落在了石不转右后方一座残破的古堡中。

同时,伴随着这一声炮响,韩国队进入中国队的埋伏圈,战斗法师一个豪龙破军冲入中国队阵型,战矛直指一叶之秋,与此同时,韩国的魔剑士选手开了烈焰波动剑,剑尖撩动着火焰向王不留行舔舐而去。

韩国队后方的牧师和元素法师被拳法家严严整整地护在身后,元素法师抬起魔杖吟唱,而牧师正举起十字架,照亮圣诫之光。

这是强攻的节奏!

韩国队果然如同他们一贯表现出来的那样,没有试探、没有犹疑,在看到对手的一瞬间发起了最为直接的抢攻。

他们作风强硬,一起手就是高伤害高攻速的大招,魔法斗气汹涌而至眼看要将一叶之秋淹没,而孙翔却后发先至,压在他已然技能来不及取消的那一瞬,同样一个豪龙破军,却微微一点变向,冲离技能范围,然后大爆手速强制取消,转身,战矛却邪微微向上一抖向下拍去:强龙压!

而这时,韩国阵中的魔剑士看准了一叶之秋冲过来的方向,烈焰波动剑释放前的一瞬间调整了方向,一团烈焰撩到了一叶之秋墨黑的靴子尖上。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雀跃,就被王不留行扫帚糊了脸——王不留行骑上扫把飞快地拉近了与魔剑士的距离,扫把旋风!

开局三分钟,双方交火仅仅一秒,双方就已经快速交换了数个技能,而明显中国队暂时占据着优势——因为同一时间,“哒!哒!”两声清脆的枪响,不知从何而来,准确地先后打断了元素法师和牧师的吟唱。

韩国队发起的第一波攻势,已经被中国队无比快速精准地,拆成零件。

一叶之秋一记强龙压并未得手,但他毫不恋战,却邪向后一甩,一记精准地背身天击将收招中的魔剑士微微浮空,然后战矛再次向前拉成一段圆满的圆弧:圆舞棍!矛尖正好擦着韩国战斗法师尚未来得及转身的背,微微浮空,取消技能,落花掌!

韩国队长显然带了不低的防御,落花掌的吹飞效果并没有得以体现,他仅仅是借着这一掌的力量向前踉跄了一瞬——那一瞬他还在想:中国队的这个小战法,人呢?

而与此同时,一记天击被微微浮空了的魔剑士恰恰好中了一个来自于沐雨橙风的僵直弹,正在被王不留行残忍虐打。

韩国队起手起的果断,然而中国队后发制人,四人完美地配合节奏无比流畅,摧毁掉了韩国队第一波攻势。

“怎么样,快了没?”喻文州看着场上双方交火还没有三秒钟就已经呈现出非常多比赛内容的激战,转头问了问黄少天。

“我去,孙翔今天开挂了吧?这手速得有多少?老王不是说要放飞自我么?除了攻速快了,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啊?”黄少天抓着方锐魔音穿耳,听得方锐直捂耳朵。

快?当然快得起来,无视地图,双方一旦交火,果断黏住就打,当然是最快的方式。

更何况此时的快,并不是一个人的快。此时,快的是配合、是节奏,是如臂使指的默契,更是不假思索的信任。

围点打援。

王不留行和一叶之秋此时执行地就是这围点的任务。

而围点打援,突破口是围点,但战略重心却在打援。

苏沐橙站在战局最远端,隐蔽在古堡内,雪花形火力线以韩方的拳法家为中心向六个方向蔓延,很好地照顾到了正与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激战一团的战斗法师和魔剑士,以及拳法家护在身后的牧师和元素法师,而拳法家此刻强开钢筋铁骨,也无法阻挡四处游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子弹。

——一簇簇血花开在牧师和元素法师身上,伤害不高,甚至相比之下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损失的血量反而更多,却时时卡在技能释放的紧要关头,直打得韩国队如鲠在喉,韩国队队长不得已放弃与中国队二人硬碰硬,强制收缩队形,向后与自家远程职业汇合,找到暂时可以遮蔽炮火的掩体,重新分配了站位,由拳法家在前,他与魔剑士选手侧翼展开,将牧师和元素法师稳妥地护好。

短暂地重整旗鼓,新一轮的强攻,继续!

——————————

① 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扦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出自《史记》

楼兰古城:

评论(47)
热度(558)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