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01】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几章存在大篇幅与旧文相同的段落,请原谅我的偷懒

*请戳 tag [伞修]度清平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本篇题目《度清平》郑重感谢 @妍蔚 小天使友情赞助!鞠躬!
——————————


 

平心而论,苏沐秋这一辈子啊,过得并不好。


父母去世的时候,苏沐秋七岁。


七岁的孩子,理应是什么样子的?


很多年后,苏沐秋偶尔也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他找不到答案。


幼年的记忆当然不太完整,但是那些镂刻在灵魂里的片段,却始终历久弥新。


苏家不算大富,却也清贵。苏家爸爸妈妈都是医生,工作忙起来两不着家,便请了堂妹来帮忙照顾一双儿女,但不论如何尽职尽责,这位血缘上的阿姨,总是不及亲生父母多矣,故七岁的沐秋,就已经很能够像个小大人一样,为三岁的妹妹张罗生活。


那一年,父母赴第三世界国家做无国界医生,牺牲在了武装暴动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拿着政府的抚恤金上门的时候,苏沐秋正在给三岁的沐橙洗手准备吃晚饭。阿姨去开了门,好水好茶招待了来人,等到送走那些客气可亲的叔叔阿姨,苏沐橙眨着大眼睛问他:“刚才那些人认识爸爸妈妈么?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家?”苏沐秋才恍然醒悟——父母已经离开,永远的把他们留在这个残酷的世界。


确实是残酷的世界——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亡的时候,就要开始面对死亡。


兄妹两个的祖父母一辈人早已病逝,父母都是独子,根据法律程序,他们两人的监护权落在了这位照顾他们良久的阿姨身上。工作人员做好了所有的抚恤工作和善后流程,却没有想到在他们离开后一个月,这位法定的监护人变卖了房产、转移了抚恤金、撬开保险柜拿走了苏家所有的财产,等到苏沐秋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家里已经门洞大开、人去财空。


苏沐橙仍然懵懂,苏沐秋强迫自己冷静,去小区派出所报了案。


有问题找警察,父母和老师都没有教错,但,他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警方受理了案件,将兄妹两个移交给福利院,然后,不了了之。


沐秋和沐橙的童年是在福利院度过的。


福利院嘛,生活不会十分美好,却有衣可覆体、有粮可充饥,凄风苦雨也罢,总算是上有片瓦可以遮蔽。


然而福利院资源有限,苏沐秋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就被要求离开福利院,去读合作的职校——福利院将不再为他支付任何费用,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花销都要在职校勤工俭学。


半工半读对于苏沐秋来说倒是无所谓,只是那所职校在邻市,封闭式军事化管理,他去了,要每隔半年,才能与沐橙相见。


那是从生下来那么一小团,他便踮着脚尖趴在摇篮边唱歌哄她笑的小人儿,更遑论这些年相依为命,未曾有片刻分离。


早早没了双亲的孩子,总是格外看重唯一的亲人,他坐在屋檐下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带着十一岁的沐橙离开了福利院。


年少的沐秋没有什么一技之长,他拾过荒、收过废品,因为抢了别人的地盘被堵在小弄堂里打得一身淤青;在城郊的工地上搬过砖、在黑装修队里做过小工,因为没有钱给工头买烟抽,没有人愿意教他手艺,只能去做清理装修垃圾的脏活累活,脚底被扎了寸长的钉子,随便拔出来包了层纱布就算,伤口反复感染足足肿了有两个月。


十五岁的少年带着十一岁的小姑娘,要居有定所、维持温饱,还要坚持供妹妹读书,在杭州这个生活成本颇为可观的城市,中间辛苦难以言表。


因为受了伤,被妹妹的眼泪差点淹死的苏沐秋开始考虑做一些危险系数不那么高的营生,他从几十块积蓄开始,进了一批盗版游戏人物的卡片在沐橙学校附近摆小地摊,虽说要与城管执法的工作人员斗智斗勇,但他一向机警灵活,这生意,就这么做了下去。


慢慢的和这些喜欢玩游戏、又被家长管得严的孩子们混熟了,知道他们会省下零用钱把自己的游戏账号交给代练,只为到了假期可以玩游戏的时候,不被同服的大部队甩开很远。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有这么个特长:游戏打得不错。


初中的时候上计算机课,班里的男生正是中二不服管的时候,有同学买了盗版的游戏光盘偷偷装在计算机教室的电脑上,老师讲完课,让他们自己练习操作的时候,一群猴儿就在下面暗戳戳连了局域网打游戏。苏沐秋凭借打遍全班无敌手的战绩很是嘚瑟了一阵子,不过后来实在是因为嘚瑟的有点狂,被老师发现了,家访到福利院,被院长罚擦了一个星期的地。


不过那以后,在福利院工作或者义工的几个小哥哥有什么过不去的副本或者打不赢的竞技场,都会等苏沐秋放学回来帮忙,一来二去市场上主流的游戏也玩的很溜了。


因为对游戏感兴趣,苏沐秋还找计算机课的老师要了两本编程的基础教程,自己暗戳戳学了一阵——别的不敢说,做个外挂什么的不在话下。


于是苏沐秋开始了在游戏里讨生活的日子。


比起早出晚归的体力活,打游戏赚钱虽然听着不怎么稳当和靠谱,但苏沐橙却举双手双脚赞同。


至少这个虚拟的世界,要比真实的人间,更加安全。


虽生活艰辛,但苏沐秋一直都觉得自己其实是幸运的。


最幸运的事,便是有沐橙。


他上无所依,这个被自己一手从小小团子逐渐拉扯成亭亭少女的妹妹,是他唯一的牵挂。


第二幸运的事,十六岁那年之前,他一直以为是遇到了陶轩。


世事沉浮,人心难测,苏沐秋自父母故去短短七八年时间,实实是遇多了冷眼。但陶轩的仗义,从最潦倒的泥淖中,将他拉了一把。


陶轩年纪不大,二十出头,也是爹走了妈不要、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一条,但是脑子活泛好折腾,自己倒腾二手电脑配件攒了点家底儿,在街口开了个黑网吧,也便宜,一小时两块钱,就赚逃课翘家打游戏的少年仔。


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陶轩一直对苏沐秋颇为照顾,低价租了自己网吧楼上半间屋子给兄妹两个落脚——那屋子原本是个储物间,不大,二十多平米,一扇尺寸十分寒酸小窗子朝着阳,里面摆两个货架就要满,陶轩和沐秋两个人整理了半下午,将货架往里挪了挪,腾出了能放两张单人床的空间,靠窗户那张是沐橙的,木板床,不足一米宽,是学校宿舍淘汰的,被他收了回来。中间拉一道帘子,往外一张钢丝弹簧的行军床是他的,一床洗得发白的床褥下是经过精心擦洗仍然无法祛除的斑斑锈迹,夜里睡觉不敢翻身,一动就吱呀吱呀响。


淘换了一张旧桌子一盏台灯,支起一个小小的蜂窝煤炉子,陶轩自己不甚富裕,却也锅碗瓢盆,很是支援了一些。


虽然简陋,但总算有个固定的住处,清晨的天光暖融融地照进来,这就算是个家了。


苏沐秋还不知道,他此生最幸运的事和最重要的人,彼时,都还没有出现在他生命里。

*

*

*

————————

我终于开新坑了

大家爱不爱我

既然大家都不介意我沿用旧设定那么我就不要脸的上了

(试图蒙混过关自己的懒)

 

评论(61)
热度(657)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