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02】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几章存在大篇幅与旧文相同的段落,请原谅我的偷懒

**前文请戳 tag [伞修]度清平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忘记放了,本章BGM,雷光夏《黑暗之光》

————————————


“任何人都无法预见哪一天是送给他的,这天那些琐碎的小事——或是临河宅墙上映出的粼粼波光,或是一片随风飞舞的枫叶——会使他永远铭记心头。”①


多年以后,苏沐秋读到这句话,总能想起,那年秋雨漫漫的杭州、风过微寒的午后,突然闯进他短暂的生命,并且扎扎实实填满了他漫长时光的那个少年。


他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每一个细节。


那天正是他的生日,又适逢周末。


十月的杭州,三秋桂子,甜香正浓。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苏沐秋一直都能想办法让日子虽艰难,却不至于潦倒。


给沐橙精心挑选的粗棉床单上有大朵的向日葵,自己的是干净清爽的格子,一张旧案板刷得干干净净,餐厨具虽少却齐齐整整,每日简单的应季蔬菜搭配合宜,买一篮鸡蛋,每天白水煮一个溏心,给沐橙长身体。


从福利院离开一年余,苏沐秋从来没有过一刻真正放纵和休闲,兄妹两个早就计划好,这日要放下一切生计,到乡下去采桂花回来酿——福利院里有几株上了年份的丹桂,自幼失怙,每年秋季里酿一罐糖桂花,是这些茕茕孤单的孩子们,一年里难得的甜蜜。


但是天不遂人愿,这天的杭州冷风过境,一场秋雨淅淅沥沥越下越大,风裹挟着缠人的雨丝,湿凌凌的空气里带着刺骨的冷,兄妹两人只好继续缩在陶老板的黑网吧里,沐橙写作业,沐秋打游戏。


苏沐秋接了一个刷胜率的单子,竞技场一场又一场从未输过,只差两场胜利就能交活,结果被叶修搅和了。


他一直记得那天他略带低哑的嗓音,一如之后的很多年。他音色温淳,咬字带着北方人特有的干净爽朗,尾音里是全然不同的漫不经心,妥善地藏着半分少年锐气。


苏沐秋回头,看到少年一手拖着行李箱,一身看似狼狈不堪的湿衣,但面上却坦然惬意不见丝毫局促,毛茸茸的脑袋沾染着水汽,望向他的一双眉目清朗,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像是某种狡黠而慵懒的小动物。


他眼睛里有光,胜过十月暖阳。


——这么好听的声音,它的主人,合该是如此的。


苏沐秋有瞬间恍惚,然后应了战。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开打,苏沐秋眼看就快到95%的胜率一路往下垮。


一垮就垮了三个多小时——也没有总是输,但算下来,赢者三四成而已。


自己玩游戏什么时候被这么虐过?苏沐秋直打得心头火起。


但随后,一腔子的无名火瞬间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个天生说话带嘲讽的小少年,大头朝下,晕了。


当时的苏沐秋,看着在自己简陋的床铺上烧到面色潮红的少年,一边拧着毛巾敷在他额头给物理降温,一边嘴上嫌弃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过个生日招来这么个祸害。


但后来,他才知道,这个生日,是他一生为数不多的好时光的起点——他大概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上天才在他十六岁生日时,将他人生中,除了妹妹以外,最重要的人送到他身边。


他一直知道他家境优渥,那个行李箱上有不起眼但繁复的logo,他暗自查了查,价格令人咋舌。他以为他不过是厌倦了富家子弟的无聊生活,闹够了,知道生活不易,自然会回家去。


但他没想到,他真的就这样和他们一起住了下来。


他当掉了价值不菲的行李,算是正式往兄妹俩的生活里“入了股”,他和他一起,熬夜帮金主刷装备,打竞技场,拿着各种小号去公会里打工,眼圈熬的乌青,一张自来不甚圆润的脸愈加消瘦。


冬季里,没有余钱给开始抽条的沐橙换冬衣,他就到处找人打听有没有什么额外的工作可以做,瞒着他跑到几公里以外的小酒咖去弹琴,大冬天的,穿着店家提供的劣质薄西装,全身被冻得冰凉,再顶着冷风一路步行回来——两个少年人在被子裹一夜,暖不热他冰凉的手脚。


叶修总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让他们兄妹俩的生活好起来。他去蛋糕店打小时工,因着手巧,总能拿丝带打出各种各样繁复美观的蝴蝶结,深得店主欢心,每晚都能打包到当天没卖完的点心,那个冬天,虽然没有了往年的桂花糖,嗜甜的他却从来不缺零食。


他来去奔波,跟着他们吃穿简陋,两个逐渐长开的少年睡一张窄小的床,砥足相贴,一床尺寸不够的棉被捉襟见肘。


总是在想,他到底何苦呢。


他本该丰衣足食养尊处优,人生自有坦途。何必跟着他们,穷困潦倒、衣食无着。


所以当三个人开始略有结余,苏沐秋总是会专程买些上好的小排或牛肉,简陋的蜂窝煤炉子上,加上土豆或者玉米,仅仅一把盐就能炖的汤鲜味浓,试图让叶修吃好一点,但每次这人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将最好吃的部分放进他和沐橙的碗里。


很多时候,苏沐秋看着这个总是对生活的艰难满不在乎的少年,总觉得,大概,他就是上天派来守护他的吧。天使会比他更好么?估计是不会的。


叶修一直都说他很好。说他历经磋磨依然初心不灭。


可是苏沐秋自己知道,并不是。


苦难并无法使人高贵,它使人自私、猥琐、狭隘、猜忌,它把人的注意力吸引在细小的事情上。


人是无法从自己的苦难里学会成长的。②


苏沐秋不是圣人。他偶尔也会怨天尤人,也会愤世嫉俗,也会走在行色匆匆的人群里突然生出怨怼,会站在茫茫的街口感到世事艰难力不从心。


可是还好有叶修,他仿佛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被生活打倒,他眉目从容,笑容明朗,撑着他和沐橙一路前行。


他一直在想,叶修为他做了这么多,他要怎么回报。


似乎,做什么都嫌不够。


尤其是,当他知道他的旧伤。


那是叶修16岁生日的时候,苏沐秋送了他一件自己觉得,最能拿的出手的礼物——一杆通体乌黑的战矛,银武,却邪。


银武的名字都是系统自动生成,这柄苏沐秋亲自打磨的战矛,最终亮起的赫然是这两个字。


叶修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上邪即天,而他们两个,都是用一己之力,对抗宿命的人。


让上天都退却,不管过程是怎样的磋磨苦难,这个结果听起来,都有那么一股豪情万丈的桀骜和爽快。


战斗法师站在竞技场中心豪情顿生,一套基础连击居然爆出气势干云,把苏沐秋的神枪手打到跪。


“靠,叶秋你敢不敢更土一点!”


“土又怎样,照样虐你。另外,沐秋,以后没外人的时候,叫我叶修。”


苏沐秋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叫做叶修。叶秋是他双胞胎弟弟的名字,因为害怕家里找到,所以一直没敢暴露真名。


他气坏了,感觉被好友瞒了这么久不太开心,扑过去把叶修按在椅子里挠痒痒。


自己玩的正高兴,并没有发现手下的少年清瘦的腰线有那么一瞬间僵硬。等他闹够了抬起头,快被叶修难看的脸色吓死了。


他知道叶修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但是没有多想——在家千好万好的公子哥,离家出走在外,就算如今暂且温饱无忧,也是受苦的。


何况他顽固性低血糖的毛病一直没怎么好,苏沐秋专门买了个粉红色小心心的糖盒子,装了各种粉色蓝色不灵不灵少女系糖果给他备用。只是偶尔也会疑惑,甚至有点自责,三人的生活越来越好,沐橙和自己都开始有点白胖胖的趋势了,但这人的脸怎么就一直不见圆润,还有越来越消瘦的趋势。


但他从来不知道,这人身上有那么严重的伤。


叶修的脸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瞬间失了血色,一张没怎么晒过太阳的脸苍白如金纸,衬得前额汗湿的发丝愈黑,失神的瞳孔愈暗。


“腰,硌着了,别怕,我缓会儿就好”——他的声音有些失控,只余轻微的气音,听得苏沐秋心头火起——都这样了还让我别怕!你丫是不是有病!


跟着叶修斗嘴斗久了,他一个地道的江南小哥哥,都会讲京片子你说可不可气。


他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回到小屋,把他俯身向下放进被褥里,撩起他夏裳的手掌贴住他细窄的腰背,才发现与他朝夕相处快一年的这个人,后腰正中,有那么可怕一条手术疤痕,常人腰椎处正常的弧度他是缺失的,触手冰冷又僵硬。


感受到背后那双温暖的手颤颤巍巍,叶修安抚好友:


“真没事儿,当时伤的挺重,现在好很多了,偶尔不注意的时候会疼那么一阵,不去碰一点事儿都没有。”


“从实招来,你还有什么事儿是瞒着我的?!”苏沐秋乍着手作势要打人。


叶修一只手撑着腰缓缓地、艰难地翻了个身,指了指自己肚皮上的手术疤痕。


“喏,我最后的秘密都暴露给你了,沐秋大大准备负责不。”


苏沐秋怔然,叶修安慰他:“别怕,都没事了,你放心,祸害遗千年,死不了。”


“你闭嘴!”苏沐秋一巴掌拍在他脑门儿上,想要把那个字儿给拍回去,之后,怔怔地看着那横七竖八无比惨烈的手术疤痕。


他缓缓的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将叶修撩到胸口的衣服扯下来,盖住那满目疮痍的肚皮。


——这人,到底糟了多大的罪……


难怪这个人时时刻刻都衣衫齐整,哪怕天热到他在家里光膀子,也从没有见他撩起过衣摆,换衣服也永远都要拿到网吧洗手间去躲起来换。他一直以为是公子哥儿的某种少爷习性,没想到竟是这样。


他几乎不敢去想,那么多个霜冻的冬夜,他就是拖着这一身病骨支离,为他们两兄妹的生计奔波。


他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再叫一声他的名字,有许多话想要说,却最终只是叹了叹气,塞一个枕头在他身后,让他靠得舒服一些。


这个人啊,心捧给他,灵魂献给他,都不足够。


如果可以,苏沐秋心想,自己愿意替他受一切苦楚,只为这个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再也不用勉强自己。


但生活啊,就像是眼盲的人跌跌撞撞蹒跚前行,你永远不知道前方一步,究竟是坦途,还是断崖。



——————————

①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菲雅尔塔的春天》

②语出毛姆《总结》,有字词篡改

仍然大篇幅旧文。这篇文会走日常平淡向,会加糖的,不过前置剧情有些心酸,放心放心,前面虐完后面就纯甜了。

评论(27)
热度(493)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