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47】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私设漫天,OOC严重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经历一整个赛季的兵戈相向剑拔弩张,第八赛季荣耀职业联赛,季后赛总冠军,花落轮回。


虽然老魏有些恶意地期待着耗费巨资拿到了额外技能点的轮回战队输这一城,但是他们都知道轮回本就不是弱旅,对阵蓝雨本就胜负五五,这场交易之后,突破性的技能点优势会使这支战队更加如虎添翼。


这支季后赛区八支队伍中平均年龄最小的战队在这一赛季的强势崛起,似乎是在向整个职业联盟,宣告着什么。


时光将他们的锐气打磨得正好,却又还未给他们带来沉重的负担,对比在季后赛第一轮就惨遭出局的霸图战队,这支新科冠军队的巅峰荣耀,显得过分耀眼。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值得这份耀眼。


竞技就是如此,强大,就是正义。


但是轮回的强大,似乎让整个职业联盟都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恐慌,职业联盟八个赛季,这一年的夏季转会窗,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转会消息,如同惊雷,一条接着一条引起轩然大波。


唐昊在全明星周末上毫不客气的“以下克上”,终于为他尴尬的职业生涯赢来了新的转机,拥有着联盟第一流氓角色唐三打的呼啸战队在反复权衡后,放弃了为战队效力了七年的老队长林敬言,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在林敬言宣布加盟霸图战队后,第七赛季结束黯然退役的前百花队长、联盟首席弹药专家张佳乐,也宣布复出,加入霸图战队——季后赛霸图对烟雨战败那场的记者招待会上,队长韩文清就十分斩钉截铁地表示,为了冠军,霸图将要做出改变,接踵而来的转会消息,看来就是霸图为夺冠做出的准备了。但是签入两名职业暮年的大神级选手,对于整体年龄结构偏大的霸图来说,不知是喜是忧。


蓝雨和微草这全联盟唯二两支拥有三名全明星的战队,在转会窗内也是元气大伤。


微草战队的副队长邓复升宣布退役,为了能够争取到原效力于301°战队的骑士选手许斌,不得不付出了柔道选手李亦辉来完成这笔交换转会。


而蓝雨战队的损失更加直接而惨重,刚刚签下刷新了在役职业选手最小年龄剑客选手,年仅十四岁的卢瀚文,并宣称这是“蓝雨本年度最为重要的转会”,没多时,就失去了自己队内的绝对主力,狂剑士选手,于锋。


而于锋的去处,正是百花。


百花战队空置已久的狂剑士角色落花狼藉终于迎来了它的新主人——百花仍然不放弃重现属于他们的繁花血景,尽管时已异,人已非。


一条条重磅转会中,兴欣战队,也在逐渐集结着它的队员。


唐柔,魏琛,包子,被微草战队放弃的乔一帆,叶修卧底霸气雄图挖回来的短板牧师安文逸,天才少年罗辑,拾荒独行侠莫凡……


盛夏凌晨三点暗色的天光中,苏沐秋从出租车后备箱里拎出登机箱,跟在叶修身后半步的距离亦步亦趋地走在绿植环绕的小区里,听着叶修仍在说着这个夏季变幻莫测的联盟,以及兴欣这些将要与他们一同征战的、各有特色的战友,实在是有些气苦。


他已经絮絮叨叨地说了整整一路了。


除了在机场到达层那一个浅浅的拥抱,和“事情都搞定了?”的问候,从机场到小区接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一直在说这些,没有问他好不好,没有说想他,没有片刻专注地看向自己,除了在暗处一直安安稳稳牵着的手,仿佛自己与他口中那些队友毫无不同。


这个人也太过于不解风情了。


苏沐秋气苦,想稍稍松开这人的左手看他是不是能有些让他满意的反馈——但是很显然苏沐秋没挑好时机,那人正伸了右手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往左边的裤兜里掏钥匙,左手一得解放,可开心了。


苏沐秋朝天翻了个白眼,他是脑子抽抽了才会妄图在这位祖宗面前做这样的小儿女情态。


叶修将门打开,回过头来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一个悄声的表情,特别严肃特别一本正经,反而显得过分可爱了。


也没开灯,苏沐秋悄声拎着行李跟在叶修背后上了楼,走廊不长,苏沐秋仿佛能听到走廊那头房间里传来的轻微的鼾声。


行李箱的轮子落地的时候,打在木质地板上沉闷闷地响了一声,叶修回过头来眉毛倒竖,凶巴巴地再嘘了一下,开了房间门把苏沐秋拖进去。


“我跟你说,我们隔壁住着的是老魏,再隔壁住着小安和莫凡,回头可得好好谢谢张新杰和老林,能把莫凡杀过来他俩功不可没……”


苏沐秋无奈了,他以为进了房间安全了,能从这人嘴巴里听到点好听的,结果这人尤在絮絮叨叨,跟黄少天附身了一样。


索性将箱子撒了手,握住这人刚关上门的手向上推去,长腿一跨将人按在了门板上。


“所以,你特意嘱咐我定这个航班从北京飞杭州,就是为了趁着夜深人静跟我说这些?嗯?”


叶修微微抬头看着苏沐秋。


这是今夜,他第一次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不是不想看他,只是不敢。


他怕他看着他,目光就再也挪不开。


苏沐秋逼得极近,叶修就着窗外洒进来的极淡的光线能看到这人精致的下颌线,斜向上走着,走着,拐了个弯往鬓角去了,薄薄的耳垂在光下透着暖光;他看到他的嘴唇,一如他熟知的模样,人中深且长,唇线分明,唇角有天然的弧度;他看到他挺直的鼻梁如同雕塑,一呼一吸间都是他熟悉的味道。


太熟悉了。


熟悉得一如记忆里那些耳鬓厮磨的岁月,熟悉得像是从未离开过,熟悉得像是他自己。


但是长久的分离与期间片刻的相聚总像是有魔法,时间在他们不在一起的时光里,各自留下痕迹,总有些什么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太近了。叶修想:这个距离,太近了……


他忽地一下心如擂鼓,这种刻进灵魂里的熟悉,和这一点点由时间与空间硌出来的微妙的陌生感,让他有些目眩神迷。


叶修看着苏沐秋,苏沐秋也看着叶修,这种奇异的割裂感让他们终于忍不住,将彼此的嘴唇靠得更近。


熟悉的触感,那样的柔软,香甜,令人沉溺。


一如最初。


苏沐秋慢慢放开了叶修的手腕,任由他清瘦的臂膀紧紧地环在他颈后,腾出手去,扶住了叶修脆弱的腰。


登机箱的工艺考究,滚轮无比顺滑,无声地滑动着,轻轻打在墙边,弹动了一下,静静地停了下来。


他特意嘱咐他订凌晨这一班飞机回来,原就是为了这一瞬。


叶修从未想过自己有如此贪婪的时候。


就像是小孩子得了糖果,第一颗总要偷偷躲起来一个人细细享用。


他要在深夜里独自去接他,在空旷的机场大厅拥抱他,在深夜无人的街上牵他的手,独占他一整段时光。


他不想他出现在人群里,不想他被分去注意,不想惦念已久的重逢被打扰。


甚至于,想要把他叠巴叠巴揣在口袋里,走到哪儿带到哪儿,再也不分开。


是啊,再也不分开。


天知道他将他推得远远的去读书,到底有多不舍得。


装作云淡风轻,不过是,更不舍得绊住他的脚步。


而现在终于可以毫无顾忌。


叶修一反常态放肆地吻着。


深夜,除了一弯新月,再无人窥探。



——————————————

我知道这段我写的有点飘有点OOC。但是我就想这么写。

没有人是能够一直爱得深沉且克制的。爱永远有任性和独占的时刻。

以及异地恋真的很折磨人。我写得云淡风轻,那是因为我知道到底有多难。

容他们这样放肆一下吧。

毕竟第二天天一亮,他们就是兴欣战队的队长和副队长了。

而此时,他们只是叶修和苏沐秋。


评论(21)
热度(230)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