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06】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伞修]度清平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叶修就着淡淡的天光睁开双眼的时候,顺手摸了摸身边,很意外,那个日常要赖床的苏沐秋大大,早就已经不在床上,电风扇呼啦呼啦不住地吹着,床单表面微微有些泛冷,可见已经起床有一会儿了。


厨房里有餐具互相碰撞的声音,清脆中透着小心翼翼,火上炖着粥,淡淡的米香伴着细碎的咕嘟声让这个早晨变得格外安谧。


叶修坐起身,伸了个懒腰缓了缓,才敢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伸脚去摸索床边的拖鞋——床垫太低,每次起身他都不敢太急,他晨起低血压的毛病一直都比较严重,有天听到沐橙房里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一骨碌爬起来站地上没两秒,就两眼一黑又栽回去了——沐橙那里只是摔了一堆书,而他这里才是结结实实一跤砸在苏沐秋身上——他倒是没事儿,一肘子把沐秋后腰砸了一团淤青。


苏沐秋听到动静,擦了手过来蹲在床边把被叶修踢飞了的拖鞋捡起来放在他脚边,伸手在叶修乱糟糟的发顶揉了揉。


“快去洗漱吧,准备吃早饭了。”


“沐秋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叶修迷迷糊糊被揉了脑袋,发顶有那么一撮不听话,翘出来随着他抬头的动作颤悠悠地晃着。


“突然觉得,每天总是睡懒觉,挺浪费时间的。”苏沐秋低了头笑了笑,再次洗了洗手,帮叶修将锅里的粥盛出来晾着。


江南鱼米之乡,水稻长得好,米粒洁白饱满,油糯香甜,提前用水泡过,沸水煮开,然后小火慢炖,直炖得每一粒米都绽开了花儿透出浓香。


桌上是已经整整齐齐布好的小菜,一小碟腐乳,一小碟腌好的笋尖,一小碟醋渍的胡萝卜,素三鲜馅儿的小笼包子一屉,正腾腾地冒着热气。


叶修满嘴泡泡地叼着牙刷,奇怪地看了一眼明显心情很愉快的苏沐秋——那人一边敲沐橙的房门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他打开水龙头咕噜咕噜吐了泡泡顺便用冷水撩了一把脸,嘴咧着笑,没留神灌了一口水:他今日也是很开心的。


今天与陶轩签了约,他们,就算是真真正正的职业选手了。得偿夙愿先不说,他们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大几千的固定收入就够让人振奋的了。


“诶,沐秋你一大早这么乐,乐啥呢?脑补披荆斩棘拿到总冠军,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叶修想要将靠墙的椅子搬过来吃饭,却被苏沐秋轻轻的一巴掌打得缩回了伸出一半的手,看那人一边搬椅子一边掀起眼皮儿戏谑地看了自己一眼,答:“娶什么白富美,有你这个拖油瓶,我还能娶到白富美就见鬼了。”


“哟,你这是嫌弃我了?那我可告诉你,我还真就当个拖油瓶缠着你,想摆脱我可没戏!”


“喂喂喂,叶修你讲讲道理,要说拖油瓶谁比得上我,我才是我哥头一号拖油瓶你往后边儿排队去!”沐橙这时候也收拾停当,十五岁的少女亭亭,穿蓝色的校服裤子和简单的白T恤,一头微微带着自然卷的长发扎了一个清爽爽的马尾,前额两边几缕碎发在晨光中显出好看的栗色。


苏沐秋没忍住笑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拖油瓶的名额两个人还抢上了。


不过叶修,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得缠着我一辈子,少一天,我都不愿意。


和陶轩约的是上午十点。


嘉世战队其实早已成立,叶修-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苏沐秋-神枪手-秋木苏,吴雪峰-气功师-气冲云水,邹国影-牧师-织影,蒋音-魔剑士-暗无天日,林炎-拳法家-连进,还有王昱-元素法师-法不容情,七个人,六位输出一位治疗,近战远程、法伤物伤刚好齐备,恰恰好能够打完一整场比赛的阵容——虽然有点缺控,但他们这支队伍锐气张扬,本就打得不是控场流。


他们凑在一起,从线上打到线下,从网吧自发的荣耀比赛,打到键鼠外设厂家赞助和冠名的全国比赛。只不过之前多少更像是一群精力旺盛无处发挥的年轻人联合搞事,而如今,如同前些年的DOTA、LOL、王者荣耀KPL联赛一样,中国荣耀职业联盟正式成立。


联盟已经初步审核了嘉世战队如今的水准和资质,陶轩注册了公司、成立了俱乐部,这日他们将正式签约成为“嘉世俱乐部”的选手,并且在未来几天,由陶轩带着一应资料飞往北京完成最后的注册程序。


苏沐秋想了几天,最终决定,还是用秋木苏这个账号打职业联赛。


经历一世,沐雨橙风在他的心目中,一直是属于沐橙的。


他一直关注着她,看着她操控着沐雨橙风一路从一叶之秋的最佳策应,成长成兴欣战队最为坚固的火力防线,看到她最终站在世界赛场上独当一面,炮火轰鸣酣畅淋漓。


那样的荣耀,是独属于沐橙的,无论苏沐橙此生是否还愿意像上辈子那样成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这张账号卡,他要好好为她留着。


秋木苏差就差在属性点和装备上,装备问题不大,思路一直都有,不过是之前没付诸现实而已,如今确认了要一手神枪打天下,当即就列了个单子扔给叶修,让他下副本当苦力去了。


而技能点嘛,苏沐秋笑得有点贼:重生一世,再怎么说也算有了金手指,老魏那一套增加技能书爆出几率的攻略他记得七七八八,只不过拿来图利非君子所为,自己一个人悄咪咪用一下,将技能点堪堪升到与一叶之秋差不多,就心满意足了。


七个选手一个老板,几人围坐在一起,按照劳动合同的惯例,签完了三年劳动合同和保密协议,然后按照每个人账号卡的属性优劣,按不同的价格,签下了账号卡归属转让协议——合同是王昱拟的,他法学院毕业,律师证都考到了,仗着小时候钻政策空子读书早,如今不过刚刚20,家里又宠着,觉得他小孩子爱打游戏也没什么不对,如今打成了职业选手家里也放任他玩,横竖有一天玩腻了还能戴个眼镜继续装社会精英。


他们本就算是为爱发电,又体谅陶轩如今为了注册战队老婆本都贴进去了,账号卡转让的价格、还有他们职业选手的薪水都不高,陶轩感动之余,连连承诺若有一天俱乐部发展良好,一定不会亏待元老。


少年意气、壮志豪情,都在众人的欢呼里,只有苏沐秋默默地看了陶轩一眼,不曾应诺。


但他知道,此时的陶轩,是真的不易。


他怕网吧里嘈杂的环境影响他们训练和比赛,专门租用了杭州市郊一所体校的一栋旧教学楼,房子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建的,单面的旧式小楼房,一共就四层,最下面一层因为地基下沉经常浸水所以废弃了,二楼是上文化课的三间大教室,桌子椅子虽然旧了但都合用,陶轩将最大的那间教室桌子重新摆了摆,省下来买家具的钱,给他们配了最顶级的电脑和外设。


他们就在这配备了十分酷炫的电竞设备、却又看上去空荡简陋的“训练室”里签了字,然后被陶轩带着上上下下参观了一趟。


二楼另外两间显得更加穷酸,空荡荡的大教室摆着简单的桌椅,一间用来办公,一间用来“备不时之需”。


三楼原本就是学生宿舍,一排十间,六人间的配置,床是上下铺的,桌椅板凳小柜子齐全,显得有些逼仄,但横竖一支队伍配齐了也就十多个人,两人一间,将多余的家具拖走,也就挺宽敞了。


四楼打算做食堂,陶轩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好了包吃住的,住的问题虽然简陋但是也算解决了,但是他招聘广告打出去好久了也没招到做饭的阿姨,只能跟大家说抱歉先将就一段时间。


苏沐秋拉着叶修站在参观队伍的最末尾,越过重重人影看着陶轩。他知道,在没有自己的那个时空里,他会在几年后,因为叶修对商业宣传的拒不配合而逼他雪夜出走,但如今看着他手里的积蓄一笔一笔流水般地往外花尚还不够,愁的胡子拉碴、眼窝深陷,年轻的脸上却写满了踌躇满志的激情和热望,多少有些动容。


这时候的陶轩,还是那个热血又仗义的陶大哥。


人心,难道真的会在利益沉浮和世事变化中,变得面目全非么。


苏沐秋看了一眼身边正饶有兴味看楼下操场里跑圈的孩子们的叶修,那人清瘦的肩线在夏衣单薄的面料包裹下显得格外好看,他嘴角噙着笑,眼眸低垂,纤长的眼睫中漏出慵懒而温柔的光。


怕什么,合约签得不长,若是叶修在嘉世不开心,他陪他走就是了。愿意转会就一起转会,不愿意转会,大不了,重整旗鼓再来一次。


他在他身边,为他保驾护航。殚精竭虑也好,呕心沥血也好,这一世都有他。


而叶修,他的队长,只要毫无负担、酣畅淋漓地,去享受一场又一场,纯粹的胜负。


 

 

————————————

日常不甜么???日常不甜么!我觉得可甜!

其实我也知道这章状态不好。真的不好。这章更完肯定要掉粉。

卡文主要是卡到什么了呢,一个是我真的不太会写日常小甜饼。

第二就是最近书目没有更新,好久没有吸收新的养分,又进入了一种笔力撑不住的状态。

另外就是,我在思考,我到底是要写比赛流还是日常流。

比赛流,一个有伞哥的联盟,战法+神枪,听起来很爽,但是真的难写(捏过AOT世邀赛的我真的不想再经历那日常三点睡的一个月)

日常流就要努力烤小饼干,对于我来说也算是很挑战极限了。

而且日常流就肯定逻辑不会太严密。

但是被小伙伴一语道破真相:你重生都出来了你还要什么逻辑。

这就是一个不写大纲的意识流散文写手的悲哀。

所以我打算,不想那么多,放松一点,还是脑子开到哪儿就写到哪儿吧,质量和速度可能都会不及AOT多矣。

无论如何我都会努力,尽量保持高质量产粮,但是我并不想让这件事变成我热爱全职的一种负担。谢谢大家的理解。

评论(37)
热度(454)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