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玉壶冰

《[伞修]度清平》的新嘉世番外

——————————

飞机稿

写完之后觉得不满意,没有收录进本子

拿出来混更一下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1

中国荣耀职业联盟,嘉世战队。

第一赛季,冠军。

第一赛季末,队内主力气功师“气冲云水”操作者,吴雪峰,退役。

第二赛季,冠军。

第二赛季末,日后的第一位全明星气功师选手赵杨,加入嘉世。

第三赛季,冠军。

王朝建立。

第四赛季,队长叶秋因伤缺席总决赛,惜败霸图。

第四赛季末,副队长,神枪“秋木苏”操作者,苏沐秋,退役;主力选手,牧师“织影”操作者,邹国影,退役;主力选手,魔剑士“暗无天日”操作者,蒋音,退役。

第五赛季,赵杨接任嘉世副队长;新人苏沐橙、王磷、张家兴、刘皓出道,加入嘉世。

同赛季,嘉世止步四强。

之后,主力选手,元素法师“法不容情”操作者,王昱,退役;主力选手,拳法家“连进”操作者,林炎,退役。

选手贺铭、申建出道。

第六赛季,嘉世止步八强。

第六赛季末,主力选手刘皓携账号卡“暗无天日”转会烟雨任副队长。嘉世主力选手,“神枪”接班人,神枪手“火柴”操作者王磷因抑郁症退役;新人王泽出道补位。

第七赛季中,嘉世豪掷1200万购入越云新人孙翔及其狂剑士账号卡“横刀”,同年,孙翔获封第该赛季“最佳新人”。

第七赛季,嘉世再次止步八强。

第八赛季冬,嘉世队长,斗神“一叶之秋”操作者,叶修退役;狂剑士选手孙翔临危受命,转型接过“一叶之秋”,任嘉世队长。同年,嘉世战队首次跌出季后赛区,常规赛积分榜排位13。

第九赛季,替补气功师选手郭阳转会加盟呼啸战队,新人邱非,操作账号卡“战斗格式”出道,双战法阵容确定。同赛季,嘉世战队常规赛排位第九,离季后赛区仅一步之遥。

同时,前嘉世队长叶修,前嘉世副队长苏沐秋,带领网吧战队“兴欣战队”自挑战赛杀出重围,重回联盟。

之后,联盟首席枪炮师“沐雨橙风”操作者苏沐橙,携账号卡转会兴欣。

第十赛季,嘉世战队常规赛中两次遭遇兴欣,皆不敌落败。

最终,常规赛积分榜排名第十,再次止步,无缘季后赛。

第十赛季后,荣耀世邀赛开启,嘉世战队队长孙翔被征召入国家队,赛前,嘉世副队长被征为陪练,因训练密度过大调整不及,左手指伸肌腱腱鞘炎发作。

第十一赛季,副队长赵杨因伤情反复,出赛场次减少,嘉世常规赛积分排12位。嘉世新人选手白胜先从替补位出道。

第十一赛季结束,嘉世副队长赵杨退役。

第十二赛季,嘉世主力选手,战斗法师“战斗格式”操作者,邱非,接任副队长职务。白胜先接掌“气冲云水”。

同年,嘉世战队一路砥砺,常规赛最后一轮被苏沐橙带领兴欣战队反超,挤出前八,位列第九。

——至此,嘉世战队,这曾经最为辉煌的王朝缔造者,连续五年,未入季后赛。 

2

可是对于陶轩来说,他很多时候,记不清楚哪一赛季,嘉世的队员来来去去,谁走了谁留了。

很多时候,也记不太清楚,嘉世到底是在哪一场战斗被斩落马下,结束一整个赛季的征程。

他记得他是在太阳快要把马路晒化了的天气里租下了杭州市郊那一栋墙皮斑驳的老教学楼,记得他们搬进去的第一天,已经生锈的铁栏杆上新刷的天蓝色油漆散发着旗鼓初开、欣欣向荣的味道。

第一赛季夺冠后,他们从那个四处漏风的破旧校舍里搬出来。搬家公司跟着他的指挥将一台一台电脑搬进宽敞明亮的写字楼,仍然是焦金流石的夏天,中央空调嗡鸣作响,那些曾经艰苦卓绝的日子,仿佛是前额逐渐被吹干的汗,就这样悄悄蒸发了。

第三赛季的时候,嘉世的资产就已经在全联盟首屈一指。

嘉世发展势头良好,只有苏沐秋退役的时候,三大赞助商撤资,除了战队之外所有职能部门绩效奖金停发,他四处求爷爷告奶奶,然而恰逢经济不景气,银行银根紧缩,嘉世名下没有重资产可供抵押,很是艰难了一阵。

嘉世被估值达10亿的时候,是第五赛季。

他在办公室里兴奋得手舞足蹈,没有人陪他——经理带着战队,他们正在外征战。

第六赛季的时候,这座大楼正式归了嘉世所有,哪怕一向酒量不好,也知道叶修并不饮酒,也要拉着他一边看比赛,一边喜滋滋地饮上两杯。

第七赛季,开始有投行与资方与他接洽,他们在酒桌上推杯换盏,描画着嘉世未来的蓝图。

第八赛季,巨额投资砸懵了他,为了煮熟的鸭子不飞,他劝叶修退役。

后续,从第九赛季到第十赛季,如他所愿,资方携大量资金进场,他的嘉世,终于,成为了他想要的模样。

他按亮点烟器,丁烷燃烧形成的纯净淡蓝色的火焰点燃了价值不菲的雪茄。

——与嘉世是否夺冠关系不大,这是比赛,但更多的,是资本游戏。

3

而陶轩关注的这些,跟孙翔的关系也都不大。

有时候,队友们会调侃他,说他有限的技能点都点在手上了,显得脑子不太够用,他气到眉毛竖起,十分想要反驳,但是没办法,受某位不良前辈影响,嘉世嘴贱话骚者众,他大概真的是技能点都点在手上了,说不过。

那便只有打。

他原是狂剑士选手,拿着一叶之秋被叶修按在竞技场爆锤了短短两周,就要正式代替队长执掌“斗神”。

叶修退役。

他只能打。打得别人服气:这一杆却邪,才是嘉世永远不倒的脊梁。

也打得自己相信:我,才是嘉世,逐渐硬气的脊梁。

4

同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还有邱非。

5

哪怕每一次与兴欣狭路相逢,每一次被自己的队长、被自己曾经的战友打败,都会收获一整片嘲讽或者唱衰的声音。

哪怕数个赛季,他们没能再杀入季后赛。

6

要怎样,才能成长?

要怎样,才能赢?

7

无暇他顾。

所以,一张陌生面孔等在训练室门口,在他们晚训结束后开会宣布,自己将是嘉世俱乐部新的经理,赵杨非常无奈地看见,自家的这两位小战法,不论技能点是用来点手了还是用来点脑子了,都露出了如出一辙的懵逼表情。

8

赵杨当然不会如孙翔与邱非那样迟钝。

高层的风起云涌,他不至于时刻关注,但总归,也是属于镇队之宝级别的“家有一老”了,哪能全然不知。

尤其是,知道自己,可能会同嘉世奠基的那位队长一样,说不定在某一天突然,就要宣布退役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这个战场。

伤病是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最怕遇上的事,嘉世有叶修前车之鉴,他更是小心。

只不过他宽厚,并不怨天尤人,趁还在,便多为孙翔、为邱非、为后辈们做些什么。

更为嘉世。

9

第十一赛季,嘉世技术开发部的秦渔和关榕飞,一直在致力于提升战队的银装配备。

为一叶之秋、为战斗格式,还有,横刀。

孙翔是热爱狂剑士这个职业的。

当然是热爱的。

电子竞技不是一条通天的坦途,没有谁不是因为热爱才踏上征程。

横刀,后来仅仅是一个慰藉。

有时候,练习结束了,心里有那么一个角落蠢蠢欲动,便摸出这张尚还崭新的账号卡,不敢到网游里去刷竞技场,只有悄咪咪一个人单刷小副本,或者干脆就拿来跑常规练习。

小小的狂剑士小人儿在屏幕里旋转跳跃闪转腾挪,孙翔操作仍然十分顺手,就像是小时候学会骑单车,再隔十年,也不会遗忘。

10

有时候,邱非会陪着他,深夜里,开竞技场的模拟器打上一个小时。

孙翔拿一叶之秋、邱非拿战斗格式。

或者孙翔拿横刀,邱非拿一叶之秋或者战斗格式。

什么传承,什么压力,全都抛在一边,少年意气全开,叮叮咣咣也打得酣畅淋漓。

但是孙翔其实有些莫名的愧疚。

他继承的是一叶之秋。

那可是,一叶之秋。

邱非宽慰他:队长不是说过,不要有负担,不需要去肩负什么,努力打好每一场比赛、也尽情享受每一场比赛就好了。

不论是赛场上,还是赛场下。

孙翔大呼有道理,然后后知后觉:你怎么知道队长跟我说了什么?

邱非翻白眼,你自己天天把队长说挂在嘴上,就差编一本队长语录了。

11

他们还是习惯将叶修叫做队长。

而且叫得愈发顺口了:国家队队长嘛。

12

赵杨退役前这一年,整整十一赛季一年,就在努力帮助孙翔和邱非,从说服这名新上任的经理开始,游说整个换过一遍血的领导层,整合和调度公会部门和技术部门的资源,做出了嘉世战队最为重要的战术变革。

好在新的经理管理俱乐部与战队的方式与崔立完全不同,关于战队战术建设的所有决策权力,全部下放给战队与技术部门。

13

赵杨最初也是拒绝这个由邱非提出的构想的。

太天真了。他想。

“但是,你们看队长和苏副队。他们已经职业暮年,仍然敢于抛开公众贴给他们的标签,转型散人和机械师。我们都知道,他们并不仅仅是要出奇制胜。在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刻,他们仍然想要变化、想要创新、想要进步,没理由我们现在要为了公众的认知而裹足不前!”

14

赵杨沉默。

他其实知道的更多。

那两位前辈,不仅仅是想要变化、想要创新、想要进步。

职业选手的培养越来越学院派和程式化,他们,其实在用自己的绝唱,留给荣耀,留给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更多的思考和可能。

15

第十二赛季,嘉世战队队长孙翔,登记注册双账号卡。

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和狂剑士-横刀。

而邱非的“战斗格式”,进入薛定谔模式。

16

第十二赛季,揭幕战,嘉世 VS 雷霆。

嘉世队长选择以狂剑士横刀对敌。嘉世副队长邱非团队赛打乱技能点、更换银装,战斗法师“战斗格式”一改前一赛季为“一叶之秋”随身策应的“影子战术”,换用法杖,用“炫纹流”,打乱了雷霆如同铁板一块的团队配合,出其不意,拿下胜利。

17

同时,陶轩站在嘉世大楼的楼下,透过烟雾,回首最后一次看那枚红枫形状的霓虹。

一切都如陶轩的设想。

不过他参与了开头,也预料到如今的盛况。

只不过,他没有料到,此时的嘉世,却与他再无关系。

除了每年固定的股权分红——那令人无比艳羡的巨额资本,原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恶意并购。

他的股权被稀释,权力被架空,话语权被拆解。

如今,嘉世,再无他容身之地。

18

而嘉世,却自始至终,都还是嘉世。

19

清晨的时候,苏沐秋在厨房里准备早餐。

小块的黄油滑进平底锅里,滋滋化开,蛋要煎成溏心,培根叶修喜欢吃焦一点。

吐司切边,在蛋液里裹了,小火煎成两面金黄,将煎蛋和培根铺上去,配爽脆的球生菜。

餐厅里叶修捧着PAD看前一天的比赛,常规赛最后一场,嘉世 VS 兴欣。

“怎么样?”苏沐秋端着餐盘过来问。

叶修低头抿一口甜牛奶:“嘉世被沐橙他们反超了。”

苏沐秋抬手揩掉叶修上唇可爱兮兮的奶胡子,笑:“小狼崽子们,都长大了。”

*

*

*

——————————

朋友说写得艰涩

但是其实写的过程我自己的思路是很流畅的

不过是我自己想要抓住的点太多,干脆做了取舍,采用了这种大纲概要的方式。

不过写完回头看,确实,不甚满意。

但是,这是《度清平》这个设定和故事结构下,我对嘉世的未来的一些设想。

就算写得不好,也放出来,就当是对孙翔,对邱非,对新的嘉世,有个交待。

以及,文末照例捞一把《度清平》预售

《度清平》本宣信息

文宣工作室独家代理预售链接

评论(12)
热度(187)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