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全职 全员医科PARO] 归途 【01】

苏漓瞎BB:
原本是计划参加叶修三冠生贺企划 #为他的加冕献上心脏#  的稿子,但是捏设定的时候一不小心捏大了,试着写了几千字,发现没办法搞一发完,遂决定换一个。
新稿子前几天过审了,这个也放了几天,本来打算《[伞修]度清平》完结再开始继续填这个坑,毕竟我这人脑子有点单线程,同时两个坑怕吼不住。
但是熟悉我的小伙伴都知道,我这人不爱存稿,写了的东西一定要放出来不然就不舒服,所以,放出来好了。
如果觉得还行,我就试试两个坑一起开。同时也算是抢救一下我的日常卡文——以后就哪个有灵感更哪个随机掉落了。

以及这文叫做《归途》是不是太文绉绉。
也可以叫做《荣耀医院临床纪事》
应该又是个大长篇。苏小漓日常摸鲸。不过也有可能写成系列短篇。随缘哈哈。

守文的诸位可以戳TAG#归途-荣耀医院临床纪事#,或者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那么,以下正文。

————————————

叶修站在影像中心门口的歪脖子树下面吸烟。

  

关榕飞在办公室里面隔着窗户敲了敲玻璃,喊他:“老叶,我这儿没那么快,你要不要过会儿再来?” 

 

叶修闻言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儿你慢慢弄,一边继续对着已经差不多快烧着屁股的烟蒂子深深地嘬了一口,将烟头按在关榕飞放在窗台外的烟灰缸里,低头又从烟盒子里抖了一根出来——软盒的利群,深色的盒子在西裤口袋里搓来揉去显出一种失魂落魄的样子,直看得强迫症发作去清理窗台上散落的烟灰的关榕飞眼角直抽抽。

 

他烟瘾极重,关榕飞与他大学一年级起就混在一处,自然是清楚的,不过少见这人闷着头一连几支——那特意为招待他买的烟灰缸才摆出来短短半小时,就已经横七竖八躺满了皱皱巴巴的烟蒂子。

 

“外面挺冷,你要等着就把烟灭了进来等。”关榕飞说完也没等叶修回应,径自把窗户关了只留了个缝儿,坐在电脑前面继续出报告去了。

 

医院里四处暖气都足,医生们冬天都习惯了一层衬衫外直接白大褂到处走,在户外吹了小半个时辰的冷风,叶修此时是有点冷,但是室内禁烟,为了这一口尼古丁,他仍然没打算去关榕飞办公室里躲着。他往对过儿挪了挪,蹲在急救中心送医疗废物的那个小通道口,继续吞云吐雾。

 

他吸烟的速度很快。 

 

低着头,深深地吸一口,明灭的火光便顺着烟草快速向上移去,一支烟,两三口就见了底。

 

烟瘾重的外科医生都这样,平日里手术多、手术时间长,烟瘾上来只能憋着,熬到手术结束,溜到天台上或者花园里速战速决烧一根就要接下一台。

 

但是他今天显然是有很多空闲的。

 

叶修看了看腕表,还不到四点,磨磨唧唧这么久,这一下午啊,居然才过去不到一半。

 

以前呢,巴不得哪天自己床上没病人、单子上没手术,好能心无牵挂地好好睡个懒觉、睡醒了按时吃个午饭,再泡壶茶点根烟,快活似神仙。

 

但真到了这一天啊,怎么,这时间就这么难熬呢。

 

他今日上午,被停了手术。

 

是的,荣医大第一附属医院前任院长的关门弟子,号称“外科第一刀”,胸心外科最年轻的副教授,手术量、手术成功率、术后随访满意率等等多个指标连续多年位居医院首席的叶主任,居然被停了手术。

 

原因有点难以启齿。

 

叶修一年到头闷在病房和手术室里,明明临床和手术牛得不行,却偏偏申不来课题、写不来论文,连这个副教授的职称,也是老院长实在看不下去和他一起参加工作的吴雪峰啊郭明宇啊都已经往正高奋斗了,他虽然手术室里呼风唤雨,但是不论资历如何牛气轰轰说到职称还是一个小主治,每年副高考核和评定都死在科研上,偷摸自己写了几篇论文挂了叶修的名字发了,才算是瞒天过海给他蒙了个副高。

 

胸心外科的行政主任看着老院长这么挺他,何况这人基本功扎实、临床和手术都强得没话说,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这人你不发论文我体谅你醉心手术没有精力搞研究,但是这次国内影响最大的胸心外科学术论坛,国内外大咖云集,我就是让你做一个演示手术,手术对你来说也不难,心脏不停跳下的二尖瓣修复成形术,会场都布置好了,直播设备一切搞定,结果临到手术直播的时候,医生和患者一起不见了!

 

等医院和科室领导们终于安抚好各路神仙,这货才悠悠然从手术室里推着平车出来,身后跟着他的最佳搭档、体外循环组的苏沐橙,他正带的研究生邱非,他本科时候的学弟、现在的麻醉医师张家兴,后者正努力把自己缩在叶修背后,一路默念领导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一起把患者送回病房。

 

人手术做了,只不过换了个手术室偷摸做的。

 

新任院长冯宪君快被气炸了。

 

还好各方专家学者还有卫生厅几位领导都已经送走了,不然这事儿真要追究起来,下到叶修、苏沐橙、麻醉师张家兴,上到医务处处长、外科部主任、全科医学部主任,甚至于他本人,都要吃挂落。

 

是可忍孰不可忍,冯院长看了看这个恩师金成义退休之前专门叮嘱过要好好照看的、“很乖的,就是有点调皮”的小叶医生,嗯,长得是挺乖的,常年手术室里泡着,估计没怎么见过太阳,墨绿色的V领半袖洗手衣穿在身上,衬得皮肤干净通透的白,此时咧着嘴对他笑得讪讪,明明也工作那么多年了,看上去似乎比身后那个研究生还要嫩一些。

 

“病人情况怎么样?”冯宪君到底还是医生,首要关心的还是病人的手术情况,但又不愿意搭理叶修,挑了看起来没那么气人的张家兴问了一句。

 

“情况很好,体外循环时间卡得很好,手术过程也很快,刚刚已经麻醉唤醒了,现在要送到重症中心去。”

 

冯宪君点点头,看了看一脸谄媚假笑的叶修,刚刚好一点的心情瞬间又炸了。

 

胸心外行政主任自以为揣摩得了上意,当场停了叶修的手术,将叶修自由出入手术室的高权限门卡、连同二病区叶修的那二十张病床,一起没收交给了这批人才引进来的孙翔博士——年轻、天分高,手上科研项目大把,还听话。

事儿是他做的不对,不说放了医院个大鸽子,伙同麻醉师瞒天过海更改手术安排也是个按照规章制度要被通报批评的错处。 所以被停手术叶修也没怎么辩解,花了一中午时间把自己管着的十几位病患挨个交接给新来的孙博士——还好,小孙博士看上去年轻气盛,真正对待病人也认真负责,被这位平日里也没怎么打过照面的前辈抓着絮絮叨叨了一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除了跟帮他带饭的二病区副组长刘皓抱怨了几句也没真闹别扭。

 

科室给他的处罚倒也明确,停手术,停门诊,停床,但是叶修犯难,他日常就这三个工作,手术室,门诊,病房,都给停了,你倒是直接干脆利落地说个停职他也好明目张胆安排时间旅行去,这倒好,活不给派假不给放,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点闲事儿打发打发时间。

 

比如跑到关榕飞这里来催他们家老叶同志的CT报告。

 

老叶同志十分不乐意自家儿子去读医。

 

老叶同志是军人,老叶同志的爱人是商人,两口子生了个双胞胎那时候就已经说好了,以后呢老大跟他爹,从军;老幺儿跟他妈,从商。结果高考完老幺儿倒是老老实实去读经管了,老大偷咪咪改了志愿表,录取通知书发下来才知道这货居然要去读医学,可把老头子给气坏了,恨不能脱了鞋拿鞋底儿抽这熊孩子。

 

其实吧,平心而论,读医没什么不好,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本质上跟军人保家卫国一回事儿,只不过老爷子气就气他自作主张瞒天过海,愣是大学本硕博八年没给这小兔崽子一分钱生活费,叶修能滋滋润润博士毕业全靠他兄弟叶秋接济。

 

现在叶修正经儿工作几年了,老爷子气性早就过去了,但是不知道怎么跟儿子表达“我不气了你缺钱粑粑给你啊”这种中心思想,只能定期跑到叶修他们医院体检,试图为他们医院的发展添砖加瓦。

 

这次老爷子感觉天一冷,右手右脚总是暖不热,有时候还有点发麻,通过叶秋旁敲侧击地咨询了一下自己的医生儿子,过来做了个CT。

 

报告是关榕飞这边出,整个核医学影像中心找不出比关榕飞看片子看得更准的医生了,隔行如隔山,叶修看着自家老爷子的CT片子也能看出个七七八八,但是还是要老关把个关他才放心。但是急诊的单子压了一摞,关榕飞不好徇私,只能让叶修等着。

 

关榕飞出完报告打开窗户,见叶修对过蹲着呢,抄着手、叼着烟,形象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好好一件白大褂穿别人身上都挺好看,穿他身上,扣子敞开像食堂打菜的,扣子系上像屠宰场杀猪的,白瞎了一张清秀秀的脸。

 

关榕飞试着叫了一声,见叶修没听到,就揣了报告出了门跟他一块躲在急诊科那个背风的通道口吸一支烟——关榕飞也吸烟,不过没什么烟瘾,有也抽没有也不馋。

 

“报告出了,问题不大。有点轻微的腔梗,你家老爷子年纪也上来了,平时还是吃点阿司匹林和阿伐他汀。”关榕飞指着片子里一点几不可查的细微的异常。

 

“愁,我们家老爷子脾气跟倔驴一样,让他每天吃药?我没那个本事。”虽说和解是和解了,但是同是倔驴脾气的两父子根本没办法好好沟通,一说话就吵吵,老父年纪大了,叶修更不敢跟他顶着来,生怕老叶同志气出个好歹。

 

“没事儿,你忽悠文州去你家吃个晚饭,你家老爷子绝对乖了。多固执多难搞的病人他都能搞定,何况你家老叶同志就是外强中干一根芦苇杆子。”

 

“我还是找老吴吧,心血管脑血管其实都差不多,文州的人情我可不敢欠~”叶修低头掸了掸烟灰,勾了勾唇角笑了。

 

“心血管脑血管差不多?你这话不管是让雪峰听见还是让文州听见,怕都能打死你。”

 

关榕飞翻了个白眼,不过也知道他说的不是这个意思,陪着叶修把一根烟吸完,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美多说什么,就回去了。 

 

叶修原地继续待了会儿,想了想待在这地方也无聊,不如去找吴雪峰聊聊哄老爷子吃药的问题,刚一站起身,就被人薅住了白大褂的后领子。
 

“你们现在这批实习生真的太差劲了!想不想出科了啊来第一天就偷懒?还抽烟?小小年纪不学好!”噼里啪啦一把爆豆子的声音吓得叶修想就地一滚结果衣服领子还在人手里薅着。
 
 
就着背后那股子力气艰难地转了个身,叶修才看到身后人的长相。
 
 
挺漂亮的一姑娘,大眼睛高鼻梁,咬牙切齿的凶恶表情也没影响颜值,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护士帽上一条蓝杠——哦,大概是急诊科的护士长?
 
 
叶修是真不认识,自升了副高他就没排过急诊班,挣了挣,发现这姑娘手劲儿还挺大,只能就着这个奇怪的姿势表明身份:“我……”
 
 
“别找借口!你什么你!你给我过来!”这位护士长直接一句堵了叶修的嘴,手上一使劲儿将叶修薅着就往急诊科走:“120送来十几个病人,怀疑集体食物中毒,快去帮忙推平车,医生问诊学着点,后面还有再送来的帮忙问诊和初步处理!别再让我发现你偷懒!听到没?!”
 
 
得,居然被当成实习生了,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
 
 
作为荣耀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第一把刀,没有被认出来他倒也不意外。他常年泡在手术室,麻醉师和器械护士跟他最熟,另外就是每天在手术间隙打嘴炮的其他科室的外科大刀们,再说熟悉一点就是学生时期就混在一处的几位,讲实话他也不是一个热衷于社交的人,今日在医院里晃了半下午,愣是没人认出这位就是常年躺在院风云人物榜首的那位叶修大神。
 
 
但是再怎么不认识年龄看不出来么?
 
 
“陈姐,120又送来6个病人,十分钟之后到,这批病人有个7岁的小孩儿,初步评估已经中重度脱水,但是抢救室已经停满了!”
 
 
“快,组织平车去接,平车不够打电话给院前急救组借,将抢救室内情况稳定的患者移到留观去!”说着把手里的叶修往对面转身走掉的护士身后甩过去:“快去帮忙!”
 
 
叶修被甩得一个踉跄,抖了抖被抓皱的衣领一边向抢救室跑去一边回头跟这位做事雷厉风行的护士长喊:“患儿到院急查血气,准备2:3:1液体补液,配1.4%碳酸氢钠备用!请消化内科和儿科急会诊,注意床边隔离避免院内感染,留每个患者粪便和呕吐物样本,通知警方控制现场留食物样本,上报市疾控中心!”
 
 

“是!”陈果下意识的一答应,才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是啊,一个实习生口气这么横还有没有天理啊!不过……陈果一边安排人进了配剂室一边亲自挨个打电话。

 

小儿严重腹泻呕吐脱水大部分为等渗性脱水,用1/2张力液体补液;大量呕吐腹泻要防止代谢性酸中毒,需备用碱液纠酸;大规模腹泻除了要考虑食物中毒,要考虑是否是恶性投毒事件,更要排除消化系统传染病比如急性菌痢的暴发。

——这人一条条说得都没错,现在的实习生,看不出来还挺能干。
 
 
还好,这一天的急诊科虽然分外忙碌,但是总算是安稳下来了。不是什么痢疾爆发,也不是什么恶意投毒,就是单位食堂炒菜的大妈今日有点急事儿,老豆角没炒熟就端出来了,情况最严重的就是那个七岁的小朋友,今日学校不上课被带到爸爸公司写作业,糟了个无妄之灾,不过纠正了脱水和酸中毒后情况也稳定下来,被儿科接回病房里养着了。
 
 
已经过了晚饭的点儿,叶修一个日常没什么运动量的战五渣这会儿累得喘吁吁,方锐指挥着护士和学生将那小朋友推回科里,打算坐下来跟叶修白活两句。
 
 
“诶,你,哪一届几年制的?最近一批实习生你基本功还挺扎实!”陈果也好容易得了个空,这会儿忙完了心情好,看着叶修躲护士站偷懒还挺开心。 
 
 
方锐眉毛一挑,哟,这什么情况啊?荣耀第一刀隐姓埋名玩RolePlay呢?这么刺激?
 
 
“不是,我毕业都好多年了真不是实习生……”叶修哭笑不得。
 
 
“那你是来进修的?”临床处理挺老练的,确实不像实习生。
 
 
“不是,我是叶修。”他在医院的人气差成这样了么?今天来来往往的急诊科医生都比较年轻,老家伙一个没见着,愣是没人认识他,都把他当实习生使唤。
 
 
“叶修?那个号称教科书一般的技术,胸心外科手术特别牛,能够心脏不停跳下完成冠脉搭桥术、多瓣位瓣膜联合手术,还能成功修复重症法洛四联症的那个叶修?”陈果瞪大了眼睛。
 
 
“对,就是我。”叶修想你看看哥的影响力还是存在的嘛。
 
 
“骗鬼啊,你要是叶修我还是苏沐橙呢!”陈果哈哈大笑。苏沐橙是荣耀医科大外科部少有的女医生,更是实力最强的胸心外科自建院以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医生,所以哪怕是在体外循环组,也常年被医院里所有女性同胞与有荣焉地崇拜着。
  
 
“我真是叶修。”叶修无奈。低头想将胸牌指给陈果看,才想起来,胸牌早上也被没收了。还好一下午没遇上医务处的纠察组,不然又要扣100块。

 

陈果翻了个白眼没信,看这人眼神直往自己胸牌上瞅,又感觉盯着女性这地方看不太好有点躲躲闪闪的,大大方方把胸牌扯出来给他看:“急诊科护士长,陈果,你看上去也没我大,叫我陈姐吧,你不吃亏我也不嫌弃。这时间了,你不值夜班的话麻溜下班回去休息吧,明儿郭主任休假回来了给你请功!” 

 

“随,随便吧~”看着方锐躲在陈果身后止不住地笑也没打算出声帮他解释一下,叶修简直要对所谓的友谊的小船绝望了。

 

————————
小科普就不讲得太专业了。腔隙性梗死是脑梗的一种,常见原因是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大致分四类:

(1)单纯运动障碍。
(2)构音障碍—手笨拙综合征。
(3)单纯感觉障碍。
(4)共济失调轻偏瘫。

老叶同志身体还是可以的,年纪大了多少有那么点高血压高血脂,轻微腔梗所以会有一点感觉障碍。阿司匹林是常见抗凝药,阿伐他汀是常见降脂药,所以关榕飞会建议老爷子吃点。

心血管疾病与脑血管疾病很多时候发病原因都差不多,血管硬化啊,血脂粘稠啊,糖尿病高血压之类的,所以在这两个问题的用药上会有共同的地方,但是心血管疾病要考虑营养心肌,脑血管疾病要考虑保护脑神经,还要综合考虑血压、心功能、肝功能、肾功能、糖耐受等多方面问题,所以还是有很多差异。这个学医的都清楚所以说当老叶说都差不多会被文州和吴雪峰一起打死。

对,吴雪峰是心血管内科的,喻文州是神经内科的。哈哈剧透了。

评论(50)
热度(308)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