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王X瑾] 论两个神经病的兼容性


 @千代落樱  祝我亲爱的瑾瑾生日快乐!!!

从小清新玛丽苏一路崩到精分现场。我尽力了。

为我的小伙伴庆生的PY交易娱乐作品,不喜请点叉,KY删评。

——————————————————

九月份,正是初秋天气,阳光是暖金色的,清风是淡蓝色的,桂花的甜香像是湛蓝晴空上被日光熏暖的淡色的云,悠悠远远又触手可及。

阿瑾穿了条破洞烂边子的牛仔裤,踩了一双软皮面的半脚拖,乱七八糟的编织亚麻鞋底和裤脚上长长短短的毛边儿相得益彰,透出一股子懒散撒的气场。

还好配了个纯白色素面的宽松T恤,T恤下摆拎起一个角儿塞在裤腰里,倒显得整个人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就是怀里那一堆书沉甸甸的,配合阿瑾端着书披头散发咬牙切齿的样子,显出一种让人忍俊不禁的狼狈。

阿瑾今年研二,今天开学第一天,惯例先拿着老板开学前发给她的那一串书单从图书馆领了她这个月的“精神食粮”,本来打算端着书就回宿舍去了,结果接到一个电话,导师召唤,限十分钟出现,阿瑾长叹一声,捧着一摞大部头生无可恋地飘进了导师的办公室。

阿瑾是她导师的开山大弟子。

这位年轻的副教授留洋归来没几年,去年刚刚得到带硕士研究生的资格。

现在学生们也世故,宁愿挤破了头也要去读学术圈子里有人脉有威望的大教授,偏偏阿瑾不这么想——一个导师门下硕士博士徒子徒孙扎扎堆能算出一个排,怕是要毕业了导师还认不全自己有几个学生。

这还真不是开玩笑,隔壁学院有一个师兄,毕业当年拿着自己的毕设去给导师过目,老教授看了看毕设,再看了看紧张不堪的学生,问了一句话:
你是我的学生?

直接阵亡。

得,这仁兄延迟一年才毕业。

阿瑾咋舌,遂决定选个门下弟子少的冷门师傅。

也有人劝她,没想象的那么可怕,不过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多在导师门前蹦跶蹦跶,怎么可能忘了,何况整个学院找不出比阿瑾更好看的妹子。

“什么叫找不到比我更好看的妹子?你倒是再找一个妹子出来啊!”阿瑾吐槽。

阿瑾是个偏淡的性子,别的研究生逢年过节还登门拜访送送节礼,她别说去导师门前蹦跶了,节日快乐的信息都没发一条。

还好这位年轻的副教授本身也不是什么世故油滑的样子,少年留洋,如今也不过三十出头,骨子里都是西方人那一套,相处久了阿瑾对导师那副毕恭毕敬也就收起来了,偶尔打打嘴仗互相吐吐槽,不过对学生是真心负责,手把手地教,除了要求太严、追作业太紧,哪哪儿都好。

阿瑾敲敲门,听里面传来一句“Come on in”,才推了门进去,结果手上一使劲儿,颤颤巍巍维持着微妙平衡的那一摞书,在门被推开的瞬间,哗啦啦落了一地。

办公室里,阿瑾的导师坐在人体工学办公椅上,越过办公桌,一个青年男子正微微低头说着什么。

办公室朝南,窗边有沿着墙攀爬的爬山虎探头探脑,经过了一整个夏天的阳光,叶片透出浓墨重彩的绿。初秋淡金色的阳光就顺着那窗户照进来,仿佛是一层金绿色偏光的滤镜,在那人的侧脸上打出一层好看的光晕,恍恍惚惚看得并不十分真切,但莫名觉得熟悉。

“阿瑾,你是在用行为吐槽我给你的书单有点长?”

“啊?没有啊……”阿瑾一边手忙脚乱去捡地上的书,一边回答着导师的揶揄,一抬眼看到窗下那人转了个身,走到自己身前,弯下腰开始帮她将散落一地的书归拢到一起。

“王…王王王……!”

“阿瑾你学小狗呢?”

“王杰希。”这人将捡起来的书理理整齐,似是忍俊不禁地微微笑了。

“阿瑾,介绍一下,这是王杰希,算是你师弟,注册报道选课那一堆事儿我也不清楚,等会儿你带他熟悉一下。杰希,这是你师姐堇瑾,按说比你要小,叫阿瑾吧。我手底下就你们两个学生,你们俩好好儿的。”

阿瑾心想,哦,早在春季就听他说今年招了一个学生,没想到是王杰希。

等等,王杰希!!!

阿瑾脑子里的轰地一声还没炸完,就见那人将书放到左边臂弯里抱着,右手冲她伸过来:“我们见过的,忘了?”

循着礼节,她伸手过去浅浅地握了一下——到底是电竞选手,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掌心不厚,却温暖又干燥,清矍的骨架中透着一种沉稳的力量感。

阿瑾云里雾里,微微咬了咬下唇,皱着眉头做思索状。王杰希身后的导师一看自家亲徒弟这样子就知道,那里是做思索状,明明就是运算速度跟不上,死机了——仿佛都能听到烧硬盘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一大摞书被王杰希安安稳稳地捧着,阿瑾甩着两条细长长的手臂穿着拖鞋及拉及拉。

她在偶像突然变成了自家亲师弟这个认知上还没转过弯来,就又被偶像说书太重了要先送她回宿舍这件事炸了个懵。

回到宿舍磨磨唧唧把那一摞书一本一本塞进书架子,阿瑾才想起来,见过的?哪时候见过的?

抓了钥匙就冲出门,王杰希还站在宿舍楼下的月桂树下等她,本就是公众人物,可能是怕被认出来,鼻梁上架了一副淡茶色的太阳镜,无边框的简单款式,却让这人陡然变得不一样起来——淡蓝色的单宁长裤和简单的白T恤,阳光透过树叶如同碎汞一般在他偏浅的头发上奔跑,让这个人看上去分外柔和清澈,没有了以往在赛场上那样,老成持重、端肃沉稳的样子。

呀!原原原原来今天他们穿的这么……像情侣装的么!!!

“王王王王队麻烦您再等我十分钟!不!五分钟!”阿瑾转头就跑,进宿舍门的时候被脚上的拖鞋绊了一个趔趄,也没拖慢她飞奔而去的速度。

王杰希大概能从那突然爆红的脸猜到原因,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女孩子的关注点永远都这么奇怪。

他想起自己队里的柳非,小姑娘每次打比赛前都要问自己好不好看——虽然每次都说好看,但是实在想吐槽,都穿队服,不都差不多么,而且,好不好看跟比赛有什么关系。

五分钟后,阿瑾又像是一阵风一样呼地一声刮出来,还是那双软面皮的拖鞋(什么拖鞋啊!我这是穆勒鞋!穆勒鞋好么!!),一件浅灰色亚麻质地的长裙子搭了一件黑色宽松款的罩衫,明明是穿在别人身上就能像麻袋的衣服,偏阿瑾人瘦个子高,领口隐约横着伶仃的锁骨,清风一吹,生生多了些窈窕的意味。

“王队……那个……”阿瑾引着王杰希一路往研究生办走去,终于鼓起勇气来喊了一声。

“呵……别叫王队,我退役了。”王杰希轻轻笑了一声,顺便伸了无名指去扶因为微微有些出汗而滑落的眼镜。

“那叫什么?叫老王么?”啊呸阿瑾你脑子呢……如果现实世界有文字泡就好了……吃下去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啊,刚才不是我在说话你听错了。”阿瑾捂脸。

王杰希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可以啊。”

诶???原来王队这么好说话的么???

阿瑾瞪大了眼睛。

王杰希含笑的眼尾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长腿一迈,越过她继续向前走去。
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的呢?

春季的时候,研究生考试复试,阿瑾家这个不爱交际的老板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有那么几位考生想要投奔门下,但是这位老板丝毫不知道见好就收,非要严格按照标准一一面试:每人安排了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的面试时间,中间十分钟休息,时间表打印清楚,六个考生一个萝卜一个坑填进去,面试完再根据笔试面试成绩综合评估。

阿瑾作为老板门下唯一的学生,虽然嘴上说我的老板啊有人报考就不错了啊,咱能不能不作,但想想弄得这么正式也好,至少看上去十分有B格了,作为开山大弟子,怎么样也不能给老板丢人,遂从衣柜最深处刨出了本科快毕业那会儿妈妈帮自己定的一套Maxmara套装,花了大价钱送去干洗整烫,在面试当天,淡妆长发,踩着3寸的小羊皮高跟鞋,捧着MUJI的白色磨砂文件夹,站在面试用的小会议室门口该点名点名该领路领路,时不常还捧个小水壶给在等待的考生添个水。

虽然比较不开心的是,她老板看见她第一件事,是把刚送进嘴里的一口茶噗地喷了一桌子。

王杰希是那天最后一个面试的,不过这人一向守时,并没有因为是最后一个就迟到,有幸非常完整地看完了阿瑾的表演——不得不说那时候王杰希完全不认为是表演,阿瑾的姿态礼仪完全无可挑剔,加之确实是不可多得的漂亮姑娘,踩着高跟鞋娉娉婷婷的样子,让王杰希误以为是研究生会礼仪部的。

——别问王杰希是怎么知道礼仪部这个东西的,这得归功于李轩,天天在退役选手找乐子群里面说他们西交女生质量堪忧,精华全在礼仪部,并友情提醒王杰希不要选择理工科专业,理工科女生密度还不如职业联盟呢。

那天等待面试的过程中,王杰希如这时候一样,是戴着眼镜的,不过进面试厅的时候眼镜就摘下来了,王杰希还记得进门错身的时候阿瑾还给了自己一个充满着鼓励意味的微笑,怎么这时候就不记得了?

“我那天踩着高跟鞋装了一天,那时候已经生无可恋,全凭一口仙气儿吊着,看到谁都跟火柴人没什么区别。”啊,满满的黑历史都被看见了怎么办。

“哪怕是一个大小眼儿的火柴人儿?”高跟鞋有这么可怕?以及,阿瑾你为什么要穿高跟鞋,你是不是对你的身高有什么误解。

王杰希内心十分不愿意承认,他对阿瑾印象深刻,完全是因为少见穿了高跟鞋能够比他高半寸的妹子。

何况阿瑾是真的好看。不是苏沐橙那种清清朗朗的好看,不是楚云秀那种冷艳窈窕的好看,更不是舒家姐妹那种作张作致极尽张扬的好看。

她五官线条明媚,但气场偏偏是冷的,眼角眉梢都是雪山之水、高岭之花那种浩然清气,蹙眉是愁展颜是笑,却什么都似隔了一层。

——“哈哈哈,所以其实是因为全联盟都没几个妹子吧。”日后混熟了终于知道了王杰希那时候的想法,阿瑾笑得十分张狂。

但这时候,拿自己的大小眼儿自黑的王杰希,却结结实实让阿瑾感受到了温柔。

他看出了阿瑾的拘谨,又不知道怎么能够打破这种拘谨,便打趣自己来打碎这种难以言喻的屏障。

“所以,叶神是真的会叫你王大眼儿么?”

“会啊,不过只是私下里叫一叫,他看上去嘲讽其实有分寸的。”

“职业选手的手是不是真的都投了保险啊?平时是不是都不敢切水果不敢拿热水杯的?”

“保险,据我所知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吧,至少喻队就没有。也没有那么夸张吧,避免劳损就好了。”

哇传说中的药庙日常互怼原来是真的么。

阿瑾默默地想,所以,职业选手也不都是文盲咯,你这一退役就来读研究生,上来就是模式识别,那么多算法公式您……实在是不太好意思问您都会么……

不会来问师姐我啊~~~~啦啦啦要感谢老板高标准严要求啊,不敢说万无一失但是同专业的小伙伴我的成绩最好啦~~~~~

一想起来阿瑾就有点小荡漾,被王杰希抓着手肘扯了一把,才发现只顾着走路,路边上有个井盖儿没了,差点浪进坑里去。

“阿瑾,看路。” 王杰希无奈。这孩子眉梢眼角都透着神经兮兮的雀跃,高岭之花什么的,大概自己眼瘸了吧。

“叫什么阿瑾!没大没小的!叫师姐!” 呃。等等,现在把文字泡吃下去来不来得及。

“这句话不是你说的,我听错了。”王杰希看到阿瑾咬着嘴唇悔不当初的样子,从善如流。

“懂事儿!!姐姐喜欢!” 

呃……阿瑾生无可恋地看了看自己拍了拍王杰希肩膀的手……被文字泡吃饱了,这手估计吃不下了。

王杰希表示,大概自己真的眼瘸了吧。

很久以后,阿瑾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啊呸,物以类聚人与群分。

毕竟王杰希这么看上去无比靠谱的微草队长,其实也是一个会一边拿扫把扫地一边喊扫把旋风的神经病。

阿瑾第一次看到王杰希穿着大裤衩、熊猫T恤,叼着一根颜色十分少女的草莓雪糕,光脚坐在地板上捧着手机玩节奏大师的时候,还对崩人设这件事有些适应不能。

——尤其是,玩的曲子还是《西游记序曲》,就噔噔噔噔、猴上去了那个。

但后来就对着洗一筐袜子,然后把所有的袜子都铺在地上玩连连看,一边连一边还自带音效的王三岁十分服气了。

说起来,阿瑾有时候真想逢年过节去给如今已经门庭若市的自家导师送点月饼粽子啥的。

毕竟想想他说的那句话,挺感谢的。

他说,我门下就你们两个学生,你们俩好好儿的。

 

 

 

 

——————————

以及,小伙伴们有没有愿意给我写个苏X叶的?是的我要大总攻23333!我生日9月!

评论(24)
热度(38)
  1. 千代落樱苏小漓么么哒 转载了此文字
    我怕是被阿漓夸上天了哈哈哈哈,我的手癌熟悉暴露无遗了,抱走超可爱的老王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