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叶X洛] 刚刚好

继续是神出鬼没(定时发布)的生贺PY交易

给  @洛羽 宝贝,生日快乐!!!

一个过分苏,苏崩了的老叶

本篇题目来自于抖音里面一首“我有一点小心机但对你刚刚好”那个歌儿,找不到链接大家自行脑补。

为我的小伙伴庆生的娱乐作品,不喜请点叉,KY删评。

其他生日PY交易请将目录翻到底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正是盛夏,杭州多水,每到大暑时节,都热得像是蒸笼,此时太阳就快落山,夕照晒在CBD的玻璃幕墙上,哪怕是中央空调拼了老命运转,也没能对这份闷热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会还在开。

洛羽偷偷从兜里拿出手机,指纹解锁点亮屏幕,不出意外看见静音的手机上三条未接来电和一大串微信消息。

催催催,开会呢,催什么催。

洛羽没理会,把手机反了个面放在光裸的大腿上,继续抬头听部门主管的近期工作安排。

虽然有些昏昏欲睡,但洛羽从来没有像今日一样,期待这位话多啰嗦的上司能够讲久一点。

但是,真的很无聊啊……

洛羽工作的地方年轻人多,也没什么必须遵守的dress code,春秋两季可能还好,男士西装衬衫、女士套裙高跟鞋还能勉强坚持几天,到了夏季,就怎么凉快怎么穿,洛羽放眼望去,齐齐整整的没几个,都是T恤短裤老头衫,无精打采地像是闹了事被民事拘留的农民工。

嘛。她自己也是一身T恤短裤小白鞋,要说与众不同,就是左边胸前有个小口袋,从小口袋里探出一只贱兮兮的猫脑袋。

这口袋内藏玄机,洛羽不是个爱争论的性子,遇到同事装婊撕逼,默默地皱皱鼻子,暗地里用手把这个小口袋边缘扯下去,就能够看到那只贱兮兮的猫,其实是在暗戳戳地竖中指。

由此可见,这个长相乖巧的女孩子,其实内心里骚操作可多。

不过讲真,一个因为觉得“骆”姓看上去不好看,高考前偷了户口本跑派出所改成“洛”的姑娘,再怎么看上去乖巧,也十分有限。

会终于开完了,整个办公室里洋溢着与欢度新年差不多意味的氛围,横竖已经过了晚饭的点儿,同事们开始三三两两凑堆约宵夜,大概是开会开得憋屈,每个人都攒足了怒吃三斤小龙虾的劲头——横竖第二天周末,兴头上来喝高了也不怕。

洛羽摆摆手,你们大家吃得开心,我今晚还得去相亲。

是的,这就是洛羽今日避之不及的行程。

洛羽这一代都是独生子,女儿更是都养得娇贵,别人家都是巴不得女儿在娘家多住几年,心肝儿肉地放在手上再宠一宠,只有洛羽妈妈深知自家女儿是个什么德行,坚持要趁着刚毕业没两年,那一身学校里养出来的娇憨学生气还没有被糟蹋殆尽,赶快给她找一个好糊弄的嫁掉好了,省得留在身边看着糟心。

洛羽也不是没人追,小小巧巧的江南姑娘,长发披肩,五官精致,中学起就追求者众,到了大学更是引得本院外院学长学弟一片狂蜂浪蝶。但咱们家这位大小姐,偏偏挑剔得很,同专业的,嫌弃没有新鲜感,非同专业的,说人家没有共同语言;文管类的嫌人家腻腻歪歪,理工科的又不解风情;不喜欢学弟幼稚,更不喜欢所谓学长一派世故油滑,生生把一心想早早嫁女儿的洛妈妈急得更年期都提前了。

杭州市交通不太好,很多地方,路窄,限左,还单行,洛羽家住萧山,故而放弃了地面交通,转战地下,出了地铁口手机刷了一辆共享单车,等吭哧吭哧回到家,天都已经黑透了。

“还好早知道你是不会穿得齐齐整整去上班,肯定要回来换衣服的,约的是人家晚饭后喝咖啡,你快一点哦,不要让人家等太久,别人觉得你不礼貌先走掉了怎么办啊。”

“走掉了就走掉了嘛。”

“你说的容易哦,我听你阿姨说啊,这次这个男孩子哦,长得又好,性格也好,还是美国读书回来的高材生,你可好好跟人家相处,知道了没有?”

洛羽快速冲了个战斗澡,长发懒得洗,随手扎了一只丸子松松地坠在后脑,也没化妆,穿了一件豆沙粉的乔其纱连衣裙,一边快速地从茶几上摸了根香蕉往嘴里填,一边伸着光脚丫去够门口那双小蝴蝶结的粉色小羊皮平底鞋——她脚长得好看,小小巧巧的,但是不知是得罪了哪路神仙,穿什么鞋都要磨破皮,平日里都穿白色小布鞋,这双粉色的菲拉格慕是她唯一一双不磨脚的皮鞋,一双抵她大半个月的薪水,买的时候实在肉痛。

一边还在心里默默吐槽:您倒是会帮我约哦,我饭还都没吃一口,您就约咖啡,怕是希望我直接喝完咖啡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去开房这一晚上不要睡了哦。

“穿什么平底鞋哦,你本来个子就矮,也不怕别人男孩子嫌弃你,哝,妈妈今天给你新买的,好看伐?”

一双黑色羊猄皮尖头高跟鞋,鞋口是斜边的设计,一朵同色的蝴蝶结缀在鞋口上,优雅如同绝世名伶,只不过鞋跟细得像筷子,看着就脚疼。

Prada呢,洛羽挑了挑眉毛,看来这次这个男孩子的各方条件老妈很满意嘛。

约的地方是最近大火的一家网红店,就在洛羽家附近没多远,招牌是各式手冲咖啡,手工冰淇淋和红丝绒蛋糕也很受追捧,洛羽到的时候已经不早,但是店内热度不减。不得不说店主有心,整个店铺光线清新柔和,是森系的风格,不大的店面被错落的小绿植分割出奇妙的空间感,在微信里问了这次相亲活动的主办方,她家阿姨男生的位置——没办法,洛羽相亲有个毛病,绝不事前加微信,先见,不过见完多半也就不用加了。

视线搜索一圈,在一架小蔷薇下看到了一个独自一人的年轻男人,背后看不见长相,只能看到穿着白T恤的背影稍稍清瘦,肩线分明,发尾有些长,发色很黑,偏暖的灯光下衬得肤色十分白皙。

哼,相亲穿T恤,这人。

“您好,是叶先生么?”

洛羽走到桌边,问了一句。头发确实长了点,刘海斜斜地盖住额头,发尾有点乱,长得不算十分帅气,但是肤色干净,眉目清朗从容,一个人坐在这里也安之若素,实在没有很多人等人等久了那种焦灼和不耐的样子,可见脾气教养极好,只不过稍微有点黑眼圈——洛羽能理解,谁家年轻人不熬夜。

只不过这人的反应有点奇怪,听她问了,疑惑的神色在墨黑的瞳色里闪了闪,微微点了点头,略带探究地看着她。

奇怪哦,探究什么,你今天来干啥的不知道么。

洛羽微微笑,坐下来抬手叫了服务生。

“我是洛羽,今天加班,不好意思久等了。”

对面的男人神色里有那么一瞬间的明悟,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恰巧服务生过来了。

“比利时虹吸壶的曼特宁,中度烘焙,一份红丝绒,叶先生您要加点什么?”洛羽快速翻动菜单,糯白的手指在菜单上一路轻点,语速略微加快,声音还是柔软可亲的,只在语气微微沉下去,问句的结尾快速地分了两分注意力,视线在对面的男人脸上点过又将注意力转回到菜单上——看着娇娇柔柔不动声色,却偏偏片刻内控住了气氛。

她长得乖巧,便往往被断定为稚嫩可欺。一点点小心机,是天赋技能,更是工作中频繁与甲方对接练出来的,安身立命的本事。

对面的男人稍微楞了一下神,几不可查地摇了摇头,没等说什么,洛羽就已经微笑着跟服务生说:“就这些吧,需要再加,请快一点,谢谢。”

“听说叶先生,是做IT相关工作的?”

“嗯。”男人点了点头,微微勾起唇角,有点意味不明地轻轻笑了。

洛羽便也微微笑了,直等到服务员将一整套繁复优美的比利时壶摆上桌,小酒精灯的火舌微微舔上壶底,逐渐上升的蒸汽将水从下座里逐渐推上去接触到砂糖粗细的咖啡粉,咕嘟咕嘟冒出气泡,才一边去调整火苗的大小,一边用那带着明显江南水乡软软糯味道的嗓音慢悠悠地讲话:

“我实话实说吧,我刚刚毕业没两年,大千世界还没浪够,暂时不想考虑结婚的事。听说IT行业,无论是业务还是技术,普遍结婚都比较晚,我看叶先生您应该也没比我大几岁,随便穿了T恤来相亲,我姑且断言您应该也不着急。今天是推不过家里来赴约,并没有不尊重您的意思,如果您跟我想法差不多,那我们就当今日是朋友小聚,我请您。”

说完,抬眼,一双黑白分明的杏仁眼锁定住对面那个从洛羽出现,就气场慵懒随意的男人。

“您好,您的红丝绒外带。”服务员不合时宜地出现,打破了短暂而微妙的沉默局面。

“您是不是弄错了,我的红丝绒,没有选外带?”洛羽有些疑惑。

“呵呵,抱歉,我的。”对面那个男人慵懒懒地站起身,冲她微微咧嘴笑了笑:“洛小姐你要找的,应该是他。”

说着手指向洛羽斜后方指了指,洛羽回头,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正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对她点点头,卖相十分不错的一张脸,高鼻深目,有些混血儿的感觉,笑容有些腼腆和拘谨,很显然,一开始就听到了,只不过碍于良好的教养,一直不知道如何插话。

洛羽脸腾地一下红了,转过头来瞪着眼睛看这位被认错了也不出声的人。

“抱歉抱歉,我确实也姓叶,刚开始没反应过来。”那人没绷住笑了,这姑娘刚刚一副四平八稳的样子,这时候炸了毛反而还可爱一点。

“我叫叶修,真不骗你。”那人从口袋里掏啊掏掏出身份证,伸到洛羽面前,洛羽这才发现,原来这人手生的好看,白皙细长,手掌薄薄的,骨节明晰,却比一般男士的手要更加柔和,细长的指尖正指着姓名那一行,明晃晃“叶修”两个字。

谁在乎你叫什么名字啊!

洛羽瞬间更加生气了,但已经失礼,便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一压火,在脸上堆了一个甜美的假笑:“那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一番折腾,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洛羽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她今日真正的相亲对象。

两个人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这位真·叶先生确实有些腼腆,话不多,工作内容到兴趣爱好与洛羽也完全不同,两人聊得兴趣缺缺,临走对方又被一个电话打回去加班,洛羽隐约听见,是说什么引擎,什么什么漏洞,什么什么什么崩溃之类的。因为有言在先,联系方式都没有交换,各自一别两宽。

洛羽能理解,毕竟她自己也经常是休息时被甲方电话吵醒去加班的。

不过,除去相亲和乌龙,夜里坐在甜品店好好地享受一份好咖啡和甜品,对于洛羽也算是难得的享受,便也不着急,又加了一份香草朗姆冰淇淋和一份苹果酱烤布朗尼——令人嫉妒,她就是吃不胖那种体质。

不多时,安静的店里,脚步声逐渐靠近自己,洛羽抬头,自己刚刚认错了的那位“叶修先生”,又回来了,在她对面抽开椅子坐了下来。

洛羽挑挑眉,不置一词,甚至拿了只小杯子,接在虹吸壶下的小龙头处,帮他接了一杯咖啡递过去,然后继续低头一边玩手机一边慢悠悠拿小勺戳冰淇淋吃。

此时叶修反而有些不自在,摸了摸鼻梁,解释道:“刚刚买回去的不够吃,我再来买两份。”

以及其实,我不喝咖啡……

但是看着洛羽淡淡瞥过来那个眼神,叶修决定把话吞回去。

这姑娘,套路不对啊。

一般不应该问一句你为啥做我这儿么。然后叶修就可以很自然地回答,太晚了人家店子快打烊,其他桌的椅子已经反面收起来了。

这还真不是借口,不过,也确实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不过叶修也没在意,安安稳稳坐着等店主将店里最后几份红丝绒全部给他打包。

夭寿啊,这群姑娘怎么这么能吃。

叶修看了一眼洛羽面前那一份巨大的冰淇淋,红丝绒已经不知所踪,布朗尼也只剩不到三分之一,心里默默吐槽。

堂堂嘉世队长被发配出来买蛋糕的原因是,夏休了,楚云秀跑到杭州来找苏沐橙玩儿,两位大小姐心血来潮要吃网红蛋糕,但是毕竟是联盟双姝,谁的曝光度都不低,而这家网红店实在太傲娇,不送外卖,只能把叶大队长从电脑前面挖起来发配出去买。

买一趟还不够,飞快吃完说不过瘾,叶修对上两位大小姐没有丝毫战斗力,只能趁着店子还没打烊,再来一趟。

还好不远。

两个人相对无话,待叶修要的蛋糕打包好,店子也要打烊了,洛羽手机电量刚好耗光,掏出钱包刷卡结了账,前后脚走出门去。

叶修帮推开有些沉重的玻璃门,做了个lady first的手势,等洛羽先出门,结果就看到这姑娘刚出门还没走一步路,鞋跟一扭,摔地上了。

哎。

“高跟鞋有什么好穿的,鞋跟细得跟筷子一样。”叶修小心翼翼地把摔在地上的洛羽扶起来坐在店门口的栏杆上。

洛羽肤白,店子门口昏暗的冷光下,衬着细腻纯正的黑色羊猄皮,显得脚背如玉一样,脚踝骨节纤细精致,叶修一瞬间有些庆幸——好险没把脚脖子崴折了。

只不过那精致如暖玉雕琢的足踝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肿起来,更触目惊心的是,洛羽不耐地踢掉了鞋子,鞋口下嫩白的脚背,一边一个巨大的水泡,红彤彤地,看着骇人。

唉。

叶修叹了口气:“等着我。”

站起身四面望了望,手插在裤兜里懒散散地走了,没一会儿,手里拎了双拖鞋回来了——运气好,转角有家便利店还开着。

洛羽低头看了看这位蹲下身,修长的手指一用力,将拖鞋的吊牌扯掉,将拖鞋整整齐齐放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标签线细且韧,在他的食指上勒出一道明显的红痕——突然对自己大大咧咧摆在外面的光脚有那么一点点羞赧,不自在地动了动脚趾。

“应急应急,我知道这拖鞋不好看,将就一下好么大小姐?”这时洛羽才发现,原来这人啊,声音还挺好听的,应该不是杭州本地人,声音里透着南方人没有的爽朗,低沉的笑声在他喉头滚过两道,在静夜里听起来格外熨帖。

“嘶~”

脚一落地,不仅仅是崴了的右脚钻心地疼,两只脚背上的水泡蹭着拖鞋的鞋面,直接“啵”地破了一个,火烧火燎的。

这怎么搞。

叶修抓抓头。

“我手机没电了,借用你手机帮我叫个滴滴吧,这地方不好打车。”洛羽看了看自己已经黑屏的手机,只能这样了。

“ 呃,可是,我没有手机……”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少年你是三十年前穿越过来的么……

叶修心说,我平时也用不到啊。

“那什么,你先走吧,我自己想办法。”大不了光脚丫单脚蹦回去,也就十多分钟。只期待路面上没有什么玻璃渣子。

洛羽左脚撑着站起身,包包挂在肩膀上,左手拎着拖鞋,右手拎着细高跟,扶着栏杆开始蹦跶,刚好是台阶,一蹦,两蹦。

“诶哟我的大小姐您可别折腾了!”第二蹦落地没落稳,晃了两晃,叶修吓坏了赶快扶住。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要不然我背你回去算了。叶修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女孩子,不太合适。

但最终的最终,洛羽还是被叶修背回家的。

男人的背并不宽阔,能够明显感到薄薄一层肌肉下的骨骼,明明不是很健壮的人,却一路稳稳当当背着洛羽慢慢向家里走去。

洛羽一手拎着叶修打包的蛋糕,另一只手拎着高跟鞋,臂弯正好挂在叶修薄薄的肩膀上,手里的东西晃晃荡荡,夜里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逐渐压短再拉长。

年轻男人的躯体是微微温热的,体温透过衣衫互相适应,一向有些抗拒陌生人身体接触的洛羽,却觉得安心。

绿化带的草丛里有小虫细细的鸣叫,不知道哪里的栀子花正开,馥郁清香。

等好容易到了洛羽家,叶修也有些气喘吁吁了,碍于男女有别,并没有送洛羽上楼,站在楼下看小姑娘小小一只,扶着扶手一节一节小心翼翼地挪。

一边上楼,洛羽一边淡淡地遗憾。

多年以来,众多追求者始终敲不开的那颗心,微微地,有些蠢动。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洛羽叹气——她只知道他一个名字而已,留联系方式呢,人家连手机都没有。

终于磨蹭到家门口,准备敲门,却见自家门上贴着不靠谱的神经病老妈留下来的字条:

请人家进来喝杯咖啡啊!爸爸妈妈买了机票出去玩了,放心大胆地上吧!

真是的,洛羽一边撕下来那张便签,一边无奈摇头:我的亲妈啊,什么情况啊,你就请人家上来喝咖啡,您还真不怕女儿吃亏么。

正要揉成一团丢掉,却发现便签背面:如果心动,就要行动。错过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爸爸你怎么也跟着凑热闹!

但是……

洛羽不知为什么,突然鼻子一酸。

理智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行动。

她扔了鞋和包,忍着脚踝的刺痛,一路狂奔下楼去,慌乱间赤裸的脚掌似乎踩到了什么也不在意。

“喂!叶修!”

洛羽的声音微微颤抖。

那人已经转身,闻言回过头来困惑地看着她。

“我,我家里没有人,你,愿意上来喝杯咖啡么……”洛羽仿佛孤注一掷般喊了一句,然后有些紧张地咬咬嘴唇。

叶修回过身,神色有一瞬犹疑。

“你,你必须说好不然我对我的女性魅力会彻底失去信心……”

“呵……”叶修低头很开心地笑了一声。

“脚不痛了?”

“诶?”

年轻的男人一步一步踱过来,在洛羽身前站定,低头看着她脏兮兮的脚,那纤弱的足踝似是比刚才又肿了一圈。

“唉,傻瓜。”叶修微微弯下身,一使力,将洛羽抱了起来。

“我不喝咖啡,有别的么?”

“诶?”

洛羽被他抱在怀里,一瞬间心如擂鼓。

他身上有微微汗湿的味道,像是一点点海水的咸,有洗发水淡淡的薄荷香,还有些许的烟草香,混在一起,清凉也不似、和暖也不似,却莫名好闻。

有段时间,洛羽痴迷于这种淡淡烟草的味道,著名的烟草味男香买了一堆,但无论是大卫杜夫的冷水、博柏利的伦敦,还是伊夫圣罗兰的M7、HOGO·BOSS的 In Motion Black,那些号称拥有迷人烟草味的香水,似乎在这一瞬间都从洛羽的记忆里褪色。

 此后只有他身上温暖干净的气味,如同一盏暖光,照进她的生命,再也不曾缺席。

 

 

 

 

 

 

评论(10)
热度(45)
  1. 洛羽苏小漓么么哒 转载了此文字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我恋爱了!抱住阿漓,我爱死她了啊啊啊啊啊啊!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