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11】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这章,我撒糖了!!!我!!!被你们说刀子选手的阿漓!撒糖了!!!快夸我!!!!

——————————————

叶修被叶秋和苏沐秋两个人揉来搓去,苦不堪言,气得抓了只枕头过来捂在脑袋上,谁叫都不理。

 

苏沐秋坐在床头上喊了十几遍,那人固执地将头夹在两个枕头之间,大有“此人已死、有事烧纸”的架势,偶尔还见缝插针地诈个尸,把脑袋伸出来冲着苏沐秋皱鼻子并一声“哼!”

 

叶秋已经被自家哥哥这叶三岁的架势吓傻了——这货虽然打小性子皮,但是从来没有讳疾忌医的毛病,自受伤卧床,无论是术后换药的疼痛还是艰难复建的辛苦,他不曾见他皱过半分眉头,本以为离家数年生活磋磨,他只会更加隐忍成熟,谁能想到这这这,怎么还耍起赖皮来了。

 

但苏沐秋毫无知觉,坐在叶修的床头一叠声地叫着名字哄,叫“叶修”不答应,已经耐着性子叫成“修修”了。

 

“沐秋你停,修修什么的恶心死了!”叶修被酸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把脑袋从枕头下面伸出来,一头不及时修理的短发被蹭得乱翘。

 

苏沐秋抬手把叶修那一头鸡窝一样的头毛儿往后捋了捋:“肯理我了?中午了,吃什么?你们兄弟俩聊,我下楼给你买。”

 

“想吃炸酱面……要好多黄瓜丝,不要胡萝卜……”叶修闻言刨了刨枕头,跟一只找地方睡觉的猫咪一样,把自己趴得更低。

 

叶秋已经没有办法再在这屋里待下去了,自告奋勇和苏沐秋一起下楼提外卖——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一把捏死这个妖孽,哦,捏死之前还要灌一壶TTTTT问问他把自己亲哥弄哪儿去了。

 

苏沐秋和叶秋两个人到楼下找了家看上去干净可口的面馆坐下来等。

 

苏沐秋看着坐在对面的叶秋。

 

兄弟两个一模一样的长相,但是确实完全不同的气质。

 

叶秋明显要比叶修要健康,皮肤也是白皙的,却是透着红润的白,衬衫袖子挽上去,小臂和手背能看到被日光亲吻留下来的淡淡蜜色痕迹,不同于叶修手腕的纤细,叶秋的手腕明显粗粝硬朗一些,突出的腕骨写着不羁,手背上淡淡的青色脉络在炎夏的高温里微微鼓起,却又在修长的手指处妥善收敛,不露锋芒。

 

就像是叶秋本人,明明一身衣装矜贵而妥帖,举手投足都是世家子弟的样子,而跟他一起坐在这个微微有些吵闹的小面馆里,修长有力的手指扣着廉价的粗瓷茶杯,也安之若素,没有任何违和——这一点与叶修如出一辙,可见叶家教养是真的好,骨子里浸出来的君子之风。

 

当然了,苏沐秋并不知道,叶秋在特训营最重要的课程之一,叫做渗透。

 

“沐秋你对我哥……” 叶秋斟酌了很久要怎么开口,最终还是选择开门见山。

 

“这么明显么?”苏沐秋微微笑。

 

叶秋给了苏沐秋一个“你以为我瞎么”的眼神,神态陡然生动,才显露出兄弟两个相像的样子。

 

“叶秋,我知道作为叶修的亲人,你一定会很难接受。但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也不想控制我自己。叶修,他太好了,我忍不住。”苏沐秋若是柔声说话,少有人能真正反驳他。他语调低沉,言辞恳切,音色透着江南水乡的透亮,也因长久地陪伴叶修而不可避免地浸染了北地的豁朗。他本微微垂眸,提到叶修的时候,才抬起眼来看着叶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是隔着水晶的火焰、是隔着银河的星尘,唇角微微抿起来一个无奈又释然的笑。

 

叶秋懂他那个笑的意味。

 

世俗眼光又怎样呢,家人反对又怎样呢,他不要别的,他只要守在叶修身边,若能侥幸更进一步便是上天恩赐,若此生只能以朋友的身份守着他,他也满足。

 

他不是要占有他。

 

他舍不得,却又放不下。

 

便只能赔上自己这辈子。

 

是啊,对上叶修,谁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太好了。

 

他是夏季里的清风,冬日里的暖阳,是饥荒时一口热汤、是他病入膏肓时的一剂良药。

 

叶秋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露出了一个,与苏沐秋如出一辙的,无奈却又释然的笑。

 

“你知道么,沐秋。我真的很嫉妒你,但是也很谢谢你。”

 

叶秋能理解他。他们初心一样,不过为了他能够遂心顺意,如此而已。

 

他没有再回到楼上,出了面馆便与苏沐秋做了别,后者站在酒店门前的阴凉里,看他伸出两根手指冲他行了半个俏皮的军礼,顶着一头灿烂夏阳,逐渐走远。

 

回到酒店房间里,叶修已经又睡着了,脸朝下埋在柔软的鸭绒枕芯里,裸露的小臂被空调的冷风吹起一层小鸡皮,那人抖了抖,往被子里缩得更深了。

 

“喂,起床吃饭了~不饿么?”苏沐秋失笑,去捏叶修的耳朵——这人发丝是柔韧的,耳骨却硬,一看就不是一个听人劝的省心孩子。

 

叶修迷迷瞪瞪牙也不刷脸也不洗,挪了一个方便进食的角度,就着沐秋的手嗦了半碗炸酱面下肚——如他所愿,放了很多青翠翠的黄瓜丝,不要胡萝卜。

 

睡够了也吃饱了,叶修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苏沐秋,你老实说,你昨晚是不是……”呃唔,还是自己记忆错乱了呢,叶修有点欲言又止,嘴角边上一点点暗色的炸酱没舔干净,像是一只馋嘴的猫。

 

“怎么?”苏沐秋眉毛挑了挑,被叶秋默许,心情有那么一点好,看着往日里猴儿精的叶修今日一直一副迷迷糊糊的蠢萌样子,忍不住想笑:这是终于想起来了?

 

“就,那个……你是不是……”叶修抓了抓头,目光有点犹游移,耳尖上几不可查地透出一点点粉。

 

“这样?”苏沐秋飞快地凑过去在叶修唇边啄了一口,拭去了那一点点酱料,维持着嘴唇稍微离开叶修的皮肤、呼吸仍能互相融合的距离低声问他。

 

苏沐秋的呼吸其实略微有点乱,但他面上仍是一派淡然,声音压得极低极轻,尾音一点点上扬,像是搔猫下巴用的羽毛刷,刷得叶修毛都顺了。

 

苏沐秋真正柔声说话的时候,没有人能拒绝他。

 

他的眉眼里都是蜜,眼睛两色分明,像是冷水里养了两丸毒药;他的鼻息轻而缓,气息结尾的时候有些急促;他的嘴唇还停留在叶修嘴唇前一厘米远的地方,唇线分明硬朗,但是叶修仍然记得这唇落在他嘴角时候的软和暖。

 

甚至前一天模糊的记忆也被唤醒。

 

这双唇轻轻地吻过他颤抖的眼睑,温柔地拭去过他面上的泪痕。

 

叶修仿佛被蛊惑了。

 

他轻轻地凑上去,主动缩短了被苏沐秋微妙控制着的这段距离。

 

————————————

TTTTT:来源于以前看的一部电影,吐真剂的一种,全称Tea to tell the truth。

我撒糖了!我乖不乖!


评论(36)
热度(436)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