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苏叶 遇见你

一份葱油黄鱼换回来的文。
我要攻了老叶!
啊呜吃掉!
谢谢洛羽宝贝!么么哒!

洛羽:

@苏小漓么么哒 好了好了,我还完债了!我要理直气壮的说,我要吃葱油鱼!
————————
苏漓有些茫然的站在十字路口,正值深夜,街头除了几盏昏暗的路灯之外,并无行人。
苏漓有些浑噩的走在街头,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完全凭着本能在找寻着什么。
突然,她闻到了一股非常好闻的味道。怎么形容呢,就如同是深夜饥肠辘辘的时候,突然闻到了勾人烧烤和小龙虾的香味……
她循着味道,向前走去……
她来到了一座非常高大的写字楼,楼顶上鲜红的“嘉世”两个大字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微微歪了歪头,犹豫了一秒,然后还是遵循着本能向香味的来源走去。
她终于看到了香味的来源,是一个在不断敲击着键盘的男人。他手很漂亮,修长有力,夏日的暑气在强大运作的空调下荡然无存,他披着一件红色的外套,一节腕骨衬着鲜艳的红,显得极为白皙与诱人。
男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微微侧头,然后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子。他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只是点了一根烟,沉默的注视着。
“你看起来很好吃,”苏漓开口,“我可以吃一口吗?就一小口!”
男子微微一愣,然后回答到,“不行!”
“你真小气!”
“呵,不是小气,是真的不能让你吃!我叫叶修,小姑娘你还记得自己是谁么?”
“我叫苏漓,”她的眼中一片茫然,“你认识我吗?”
叶修夹着烟的手微微一顿,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然后蹲下身,手中掐了几个印诀,念到,“天门地户,人门鬼户,八方相顾,皆唯我主。令,开幽冥之门,现度鬼之无常。”
苏漓有些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幽暗之门,只见门上左右各自有着牛头和马面的雕像,然后黑白无常走了出来。
“叶天师,不知您因何召唤无常?”白无常微带敬意的问道。
“你们查查,这位姑娘的来历。”叶修微微颔首,指尖点了点正站在门口的女孩。
黑白无常一惊。这毕竟是他们管辖之地,如若有漏下的孤魂,这可是极大的失误。两人赶紧翻查起手中的生死簿,然后皱眉,颇有一副苦大仇深的架势。
“叶天师,这姑娘阳寿未尽,”白无常顿了顿,“今天刚好是鬼门大开之日,阴气极重,这姑娘应是身体极为虚弱,这才导致其生魂离体。”
叶修瞪大了眼,他有极为不好的预感。
“叶天师,您也知道,每逢七日鬼门大开之日,阴间之事实在是忙的脱不开身,索性就让这姑娘在您这儿呆上七日,还安全。待七日过后,您再将她送回去即可。”
“等七日?这姑娘的身体怕不早就烧成灰了吧?”
“叶天师莫开玩笑,以您的修为,怎会看不出这只是一缕幽精与非毒。(1)”
叶修不理。两人知他这是同意了,匆匆做了个辑,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叶修看着眼前一脸垂涎的小姑娘,有些头疼。若不是鬼门大开这七日会有不少恶鬼出没,为了避免这小姑娘一不小心就被吃了,他是断不会接下这麻烦事的。
“姑娘,你听说过荣耀么?”
苏漓眼中再度闪过一丝茫然。荣耀听起来非常耳熟,她近乎本能的回答到“我玩元素法师。”
“那好啊,来两盘。”
叶修立刻收起了刚才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兴致盎然的从抽屉里顺溜的掏出两张账号卡。
苏漓看了看自己苍白到近乎透明的手指,尝试着碰了一下账号卡的一角,待到感受到坚硬的触感后,兴致勃勃的抽走了那张账号卡。
“哎,不是,跟着我跟着我,别乱跑啊!”
“放烈焰冲击,不是,你别跑啊,你跑哪儿去?”
“姑娘,姑奶奶,你就跟着我蹭经验吧,你引了小怪就得打它啊,你跑什么?”
叶修不是没见过手残技术渣的菜鸟,但是,他有些沉思的看着在他面前走位奇怪,动不动就‘啪叽’一下来个平地摔,或者手一抖瞬间让角色姿态扭曲的像是一根行走的麻花……
“叶修叶修,这个真好玩,你好像挺厉害的么?”
“那是,你也不看看哥是谁?”
苏漓玩的正兴起,不想一个猛然间,她的指尖竟直直穿过键盘,已无法触碰实物了。
“时间到了啊,那就去睡了吧。”
“叶修……”
叶修关了电脑,听到小姑娘委屈的音调,这才注意到,眼前这姑娘竟然长得,挺漂亮的。
他自小就开了天眼,见过各种形态的鬼怪。按理,由一缕幽精与非毒形成的这一形态,应是煞气之态,如此模样,只能说这姑娘性格淡泊,然内心纯善,无过多私欲,因此才得她本体功德护体,未被外界阴煞之气影响心智。
“你毕竟魂魄不全,每晚十二点到两点,可以让你接触实体。”
“哦~”
“乖,去睡吧,床让给你。”
她意外的感受到一只干燥温暖的手抚过自己头顶,瞬间自己的感官变得无比清晰,淡淡的微带苦涩的烟草味,带着温暖笑意的浅茶色眼眸,以及,让她很想咬一口的白皙修长的脖颈……
第一夜就在她辗转反侧中渡过,天光微曦之时,她彻底陷入沉眠……
凌晨四点半,叶修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从自己的衣柜中拿出一块荧光流转的玉佩,对着床上不断翻转的透明魂体掐诀, “一转天地动,二转日月昏,三转神魂乱,四转魂魄离,五转倾山倒岳,六转收幽精,七转收非毒,八转收八方形影,九转摄亡附魂!引!”
将养魂玉打入她的体内后,看着安睡的小姑娘,他的手指动了动,“青龙在侧,白虎前御。朱雀在天,玄武伏地。守!”随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打算再回去补个回笼觉。
苏漓睡了极为舒服的一觉,她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睁开眼,熟悉的键盘敲击声传入她的耳中。
“叶修叶修,我也要玩。”
“别闹,还没到时间呢。”
苏漓不开心了,她有小脾气了。于是她整个人都趴在了叶修的背上,两只手不断在键盘上滚动,即使知道她无法影响自己操作的角色,但叶修还是不得不选择安抚这个开始作妖的姑奶奶。
“好吧,说吧,你想怎么样?”
“唔,读书给我听。”
叶修看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小姑娘,叹了口气起身去书柜抽出了一本书,认命的开始读起来,“大淖的南岸,有一座漆成绿色的木板房,房顶,地面,都是木板的。这原是一个轮船公司……”
苏漓托着下巴,微眯的双眼活像偷了腥的猫咪,透着欢欣与愉悦。苏漓无意间一看电脑,那个一身破破烂烂装备的战斗法师身旁一直站着一身精心搭配过装备的元素法师,组着队呢……
“叶修叶修,我今天要和你一起打boss!”
叶修顿了顿,“可以,但是要听话。”
“我明明那么乖!”
“嗯……很乖。”
叶修那可疑的迟钝苏漓自然是听出来了,不过她正兴致勃勃的倒数着时间点,也就大方的原谅了他,就当没听见吧。
“哎呀,姑奶奶,你是法师,不是狂战士,你别往上冲了。”
“等等,别放火之鸟,会OT的。”
“站我身后,你用脸滚键盘都没问题。”
“叶修,你好烦哦!”苏漓很生气。所以,她直接推开键盘,直接划拉过叶修的椅子,跨坐在他身上,双手撑着椅背,给他来了个实实在在的“椅咚”。
“不是,你先起来,姑娘家家的,这样不好。”叶修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角色被boss直接蹂躏死,心中一片漠然。
“不!”苏漓的眼中闪过一丝渴望,“叶修,真的不能让我吃一口么?”
“不行!”叶修此时才正视到这个尴尬的体位,“乖,先起来。”
“哼!”小姑娘犯了小脾气,气鼓鼓的离开了,连游戏都不玩了。
第二夜,在叶修的辗转中结束了……
新的一晚开始了,叶修看了看房门,没有丝毫动静,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算了,过会儿就去哄哄她吧。
他记得自己的冰箱里应该还有一瓶酸奶,女孩子,应该会喜欢这些东西吧。他开了冰箱门,猛的映入一张惨白的人脸,“砰”他反射性的狠狠关上了冰箱门。
“哎呀!”
叶修听到声才缓过来,慢慢的打开冰箱门,看到了捂着鼻子一脸委屈的女孩。
“不是,你进冰箱干嘛呢?”
“我热啊!”
叶修没了脾气,只能先请这位姑奶奶从冰箱里出来。
“今天带你去虐boss,好不好?”
“好~”
小姑娘今天打游戏表现的特别好,虽然还会有时不时的抽风操作,但总的来说,还是值得好好表扬的。
“叶修叶修,我今天是不是特别乖?”
“嗯。”
“那我可不可以,要一个奖励?”
叶修沉默了一下,“除了不能让你吃一口!”
小姑娘没有说话,只是踮起脚,飞快的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然后立刻跑远了。
叶修一时有些懵,他只能感到自己唇间缭绕着一股淡淡的阴气,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行为代表着什么,第三夜,他再度有些失眠……
接下来连着三晚两人打起荣耀来越来越默契,刷起boss来更是凶残的没边。那一晚的亲吻事件,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谁也没有提起这件事。
“我去,老叶老叶老叶,你从哪里挖来的元素法师,这么暴力!”
黄少天难得在网游里抓到披着小号的叶修,逮着他就是一连串的文字泡。
“呵,少天,你这伤害值输出有点低啊?”
“我去我去我去!次奥,你说我伤害低!有本事来PK!PK!PK!”
“是啊,你这输出值,还不如我家鬼呢?”
“你糊弄鬼呢?”
“不不不,我家鬼可聪明了,不仅不好糊弄还不好哄!”
叶修逗黄少天逗的正欢实,被身后的阴气一凉,瞬间一惊。
“叶修叶修,你刚才说了,我是你家的鬼,是吧?”
还没等叶修有反应,他就被一个猛力,推到在了地上。
“叶修,我今天,必须要回去了是吧?” 苏漓整个人压在他身上,头整个埋在他的颈间,嗓音微微有些低哑的问着。
“嗯。”
“那我,会忘了你么?”
叶修抬起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头顶,“不会的。”
“叶修,今天,可以让我吃一口么?”
叶修这次没有回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可以,只能一小口。”
苏漓的牙齿触碰到了她心心念念的脖颈,她只拿牙齿细细的叼了一口又一口,鼻尖不断的耸动着,汲取着被她垂涎了很久的纯阳之气。阴阳互融,神魂相交,叶修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两道炫目的坨红……
“好了,乖,我送你回去。”叶修的声音带着微微沙哑的情欲,但说的却是极为坚决。
苏漓有些不舍的松开口,但是看到他颈间那个鲜艳的红色印记,又蓦的笑了出来,点头答应了。
第七夜,结束了。
新的一天悄然而来,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孩手指微微抖动,终于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叶修……”
我曾以为我不会矫情
我曾以为我一人很好
我曾一度厌恶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
直到,我遇见你……
——————
(1)幽精:幽精之魂,指天地人中的地魂,是三魂中唯一属阴之魂,掌管阴阳交合的性欲
非毒:七魄之一,怒之源,是所有负面情绪的凝结


评论(1)
热度(39)
  1. 苏小漓么么哒洛羽 转载了此文字
    一份葱油黄鱼换回来的文。我要攻了老叶!啊呜吃掉!谢谢洛羽宝贝!么么哒!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