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15】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更像是AOT的IF线故事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本章大修,1W字。原版本已删。

大型推倒重来现场,重大改动,剧情容量破表,一定要重看。

————————————————


夏休期的第一天,嘉世俱乐部里静悄悄的。


保安穿着统一的制服在巡逻,走到战队宿舍这一层的时候,被楼道里正在擦窗户的阿姨比了一个悄声的手势,放轻了脚下的动作——英雄们凯旋而归,都还睡着。


前一夜,所有人都醉了。


这场总决赛在嘉世主场进行。


嘉世战队战力如日中天,这一战,无论是嘉世获胜,蝉联三冠、建立王朝,还是百花后来居上、首夺桂冠,都是值得好好纪念的历史时刻,各战队的队长、主力,能来的几乎都来了,苏沐秋提前跟比赛运营方打了招呼,给他们留了VIP观战席,号称“请你们近距离观摩学习,别忘了交观后感”,直气得方世镜后槽牙痒痒,转头去跟方士谦吐槽:刚刚那个是叶秋假扮的苏沐秋吧!肯定是叶秋假扮的!


方士谦没理,心说这俩货惹人讨厌的劲儿是一样一样的,你第一天知道么。


谁都没想到,嘉世居然真的赢了。


整个赛季都无往不利的繁花血景,被一杆战矛两柄手枪合力,撕得粉碎。


所以下了场聚餐的时候,孙哲平和张佳乐气势汹汹地拎着啤酒瓶子来找茬,三秒钟之后,叶修还维持着那个勾着唇、挑着眉的操蛋笑容,咣叽一声栽倒了。


“哈哈哈哈哈!!!叶秋你丫也太菜……了……呃……”张佳乐嘲笑叶修嘲笑到一半,自己身边的孙哲平如泰山压顶一般砸过来,而对面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嘉世副队,手指拎着酒杯挡在面前,笑得整个人都快抽过去了。


“笑屁呀!快来帮忙!!”张佳乐气急败坏咬牙切齿,一时不知道该恼孙哲平不争气,还是该恼苏沐秋袖手看戏。


哦,他应该恼自家队长太壮了。


人家苏沐秋轻轻松松公主抱就能把他家队长放在沙发上安置好,而他家这位……张佳乐愤愤不平,这是吃秤砣长大的么!


不过最后,谁都没能幸免。


有醉了就像叶修孙哲平一样,一头栽倒万事不理的,也有那边方士谦一样喝点酒就上头开始扯着嗓子耍酒疯的,还有喝醉了开始感时花溅泪,硬要扯着人痛说革命家史的。


比如冯雨城。


冯雨城是烟雨的队长,长沙人,在苏州读书读了一半跑去打职业,跟家里冷战了三年,终于也是打不动要退役了,这会儿正抓着苏沐秋絮絮叨叨交待他以后多照顾照顾自己家的新人队长:“我屋里云秀妹几,过要似杂弗兰妹几嘞,我似一点都不担心,我们弗兰妹陀,恰得苦,霸得蛮,是钢筋混凝土嘞,我屋里云秀妹几,江南水乡里养出来滴,过嬢賽,娇滴滴似水奏地嘞……你们过些撮把子,莫欺负别个,晓得不咯?”


苏沐秋在旁边听得直皱眉——冯队啊,交代遗言要用普通话,你讲长沙话我听不懂啊。


王潇霆来凑热闹了:“个斑马!你舍不得,就莫喊退噻!过裸连像个姑娘伢搞么子!你讲起方言别个又听不懂,你似不似苕!”


苏沐秋也喝得晕晕乎乎了,看着烟雨和雷霆两个队长一言不合开始方言互怼,顿时觉得脑袋疼,赶快一边一个把人摘开——他俩这会儿倒后知后觉不吵了,一人一根烟把苏沐秋夹在中间,势要熏一块腊肉出来下酒。


等左右两边各烧完几支烟,苏沐秋才发现他们这一堆不知何时又多了几个人。


蓝雨队长方世镜,虚空队长陈泽,霸图奶妈石磊,一群打完这赛季都要宣布退役的人长吁短叹,把苏沐秋围了个严实——等等啊,你们这群老鬼凑一起抽烟为啥算上我!


苏沐秋有心想刺他们两句,想了想,还是作罢了——喝了酒脑子不够用,说垃圾话说输了多丢人。


“诶,冯雨城,你退学打比赛,现在退役了,还能回去继续读么?”有人问。


冯雨城摇头,退的时候退得坚决,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后路,明明上过大学,如今却只能算大学肄业。


“可惜了啊……要是还能回去读多好。我们这些人,说好听是打电竞的,其实就是一群不学无术网瘾青年,要啥啥没有、干啥啥不会,没退役还好,身上还有职业选手的光环,退役之后,工地上搬砖的都比我们体面……”


不知道谁低声说了两句,也许是夜太深沉,也许是酒太醉人,并没有人回答。这几句牢骚,就这样在嘉世蝉联三冠这夜,安静地消散了。


后半夜,有的人清醒着,却放任自己醉了;有些人醉了,又挣扎着醒了。各家选手勾肩搭背三三两两地走了,崔立才带着人,将自家这些祖宗挨个送回宿舍里——等他们醒了,迎接他们的,将是自家的庆祝活动,全嘉世的工作人员都在加班,等着为他们的英雄加冕。


然而,等来的,却是一纸诉状。


第三赛季总决赛的独家赛事冠名商、老牌外设品牌锐铂,控诉冠军队伍嘉世战队的副队长苏沐秋,“过分看重个人利益”、“缺乏对竞技精神的敬意”、“将商业契约凌驾于比赛之上”,并号称“将要与赛事运营方以及荣耀职业联盟进行严肃交涉,对该选手的违规行为进行处理”。


这条措辞激烈的消息并未通过公对公的渠道发往嘉世俱乐部以及荣耀职业联盟,而是在所有网友都在欢庆和感叹三冠神迹的时候,由锐铂公司官方微博直接发布,并且明显背后有大量水军和专业推手进行推广,从早上八点,发布仅仅两个多小时,转发量就已经超过千万。


上下都沉浸在三连冠喜悦当中、正在准备内部庆功宴的嘉世俱乐部应对不及,王升开始调用人手开始反击、并与主流电竞媒体展开交涉试图扭转舆论的时候,这条消息已经成功登上热搜榜首。


荣耀职业联赛,最初的两个赛季是由荣耀职业联盟独立运营,因是国内最大规模、专业性、对抗性最强的“荣耀”赛事,对于维持“荣耀”这个游戏本身的市场热度有着超乎寻常的作用,所以从第二赛季季后赛开始,“荣耀”游戏运营方开始试水参与比赛运营。


第三赛季起,“荣耀”游戏运营方与荣耀职业联盟正式合作,并且为了更好地发展职业联赛,将所有赛事打包委托给了业内最负盛名的专业电竞比赛运营商——EXL。


EXL入主荣耀比赛运营之后,做出的第一个决策,就是将原先以每赛季为时间单位进行招标的赛事冠名权,更改为分阶段招标:常规赛为一阶段、季后赛为另一阶段——因为他们坚信,专业的赛事运营之后,第二阶段冠名权的价值,将会指数级别地上升。


他们没有料错:第三赛季常规赛的冠名权,以超出第二赛季整赛季冠名权两倍的价格花落业界新秀,专业外设及硬件厂商AiCo。


常规赛进行超过2/3的时候,与冠名权失之交臂的其他垂直产业甚至竞品品牌赫然发现,AiCo的市场份额同比上升24%,国民知晓度上升80%,并在快速抢占市场的大好势头下,顺利谈下价值数十亿的A轮投资——这块蛋糕过于香甜,在第二阶段冠名权招标开始之前,众家垂直产业的品牌管理部、市场推广部、计划运营部等多个职能部门连夜出具市场报告,众家BOSS一致拍板:不惜代价拿下荣耀职业联赛本赛季季后赛的独家冠名权。


最终,在这场角力中,势如破竹以3.5倍价格拿下季后赛独家冠名权的,正是锐铂——锐铂豁出一身剐,不仅仅是因为面临老牌子在新的市场经济中逐步萎缩的市值,更是因为,AiCo的创始人正是因理念不合而在两年前携大半开发运营团队离职的锐铂前任副总裁。


更巧的是,AiCo,除了是本赛季常规赛的独家冠名以外,恰好也是嘉世俱乐部的首席赞助商,一直以来,嘉世常规赛所有场次的比赛,选手使用的都是AiCo提供的外接设备,而季后赛因为两家公司的竞品关系,锐铂要求赛事运营方将所有赛事外设更换为自家产品——擅书者不择笔,更何况每家外设厂商都有足够多参数和系列的设备供职业选手选择,所以季后赛进行到半决赛,也并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寸就寸在,总决赛单人赛打到最后几秒钟,苏沐秋手上的锐铂“奢玩”定制系列青轴机械键盘的“D”健,出现了卡顿——按下去,弹不回来。


团队赛前的短暂间隙里,苏沐秋与嘉世俱乐部经理崔立与EXL沟通更换,但也许是锐铂对自家产品太过于自信,现场竟然没有配备备用设备——比赛为重,还好就在主场,苏沐秋临时更换了自己用惯的AiCo“青舞”。


好死不死,被转播方的高清镜头,拍到了键盘上的AiCo品牌logo——这对于试图通过季后赛独家冠名打破AiCo如今发展势头的锐铂来说,简直是打脸打得啪啪响。


而且,本质上,是双重打脸——原本就是锐铂公司的产品质量不过关。


不要说什么次品率或者几率的问题,公众不会去跟你理性分析墨菲定律的,冠名电竞比赛总决赛的冠名商,提供给选手使用的外接设备出现质量问题,这件事已经可以让公关部和宣传部头皮发麻了——他们头皮发麻讨论了一夜如何危机公关的结果,就是,恶人先告状。


这招不可谓不高明。


嘉世三连冠,无论其他战队的职业选手是否还能保持“场上对手场下朋友”的理智态度,数千万支持其他战队的赛观众与粉丝,那是早就一腔愤懑、满怀怨怼——为了黑嘉世,连《嘉世队长为何从不出面?因为他只是一段代码》这种匪夷所思的帖子都能传得满天飞,更别说如今锐铂官方放出这种“将自身商业代言凌驾于竞技比赛之上”的实锤黑料——一时间群情愤慨,王升哪怕舌灿莲花,也已经颇有些无力回天。


你说是因为锐铂提供的键盘坏了?


——怎么可能!人家提供给选手使用的键盘那肯定都是最好的产品,怎么会坏?


有人提供了键盘确实坏掉的证据。


——呵呵,怎么别人的键盘都是好的就你的坏了?哪有那么巧的事儿?


——哟,楼上你就不知道了吧,有些人为了跪舔金主爸爸,蓄意损坏比赛设备的事儿都能干出来。


有人反驳,说苏沐秋如今在电竞圈的地位哪用得着用这种方式跪舔赞助商。


——你可拉倒吧,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还真好意思把自己当干粮。电竞圈算什么圈啊,一群不学无术破打游戏的,就苏沐秋这两年接广告的量,这是想巴上金主转娱乐圈吧?呵呵,之前不是还有传言说某卫视要邀请他做真人秀么?


——诶诶诶,楼上消息靠谱?要说苏沐秋的颜放娱乐圈里也不输啊!这么一说倒是逻辑就通了,跪舔金主求转型呗!


——哈哈哈跪舔金主求包养吧,AiCo的董事长传说是弯的~~~~~~


陶轩宽大的办公室里,苏沐秋浅浅坐在沙发前三分之一,手肘撑在膝盖上,捧着平板电脑,细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翻页,看着网上的吵吵嚷嚷,叶修就坐在他身边,大马金刀地整个儿陷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整个人似乎还没有完全从宿醉中醒来,勾着头去看苏沐秋手中的屏幕有些累,索性懒懒地将下巴支在他肩膀上,看他一页一页翻微博——他知道他很紧张。苏沐秋的手指是从容松散的,但他清瘦的肩线有着他本人都没有发觉的紧绷。


崔立和王升站在办公室另外一边,各自踱来踱去地打电话——给下属,给法务,给媒体……


第三个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苏沐秋愣了愣神,从裤子口袋里翻出使出浑身力气在震动的手机——这支手机自他醒来已经响了很多次,而他一次都没有接,只有这时候,他手指向右滑过屏幕。


“喂,金主席……”


他之所以没有关机,在等的,就是这一通。


满屋子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静静地望着苏沐秋。


“嗯。”


“好的。”


“我知道了,我会配合的。”


“我没事。”


苏沐秋简短地应了几声,挂断了,叶修耳朵尖,听到了金成义的话。


这件事已经不在金主席能够解决的范围,国家竞技总局已经被惊动了。国家竞技总局、国家电子竞技联盟、荣耀联盟、EXL赛事运营方将共同组成调查小组,调查苏沐秋是否存在为了商业利益蓄意损坏比赛设备的情况,并要求,调查结束后,无论结果如何,苏沐秋都要与调查小组一起去国家竞技总局“情况说明”。


金成义当然不相信自己喜爱与看好的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是他也只能叮嘱他配合调查,别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


以及为了避嫌,金成义这通电话,其实是在总局领导的眼皮子底下,开免提打的——叶修和苏沐秋荣耀里练出来的好耳力,那边声音微微远而空旷,不能更明显。


王升急了,这这这!


惊动荣耀职业联盟是正常的,惊动国家电子竞技联盟就算是捅了天,怎么国家竞技总局也来参一脚?还是说锐铂居然这么有路子,居然捅破了天也要在这件事上向嘉世讨一个说法么?


“这未免也太无赖了!”崔立气得摔了手机。


“未必就是锐铂手眼通天。电子竞技项目今年首进亚运会,亚运会召开在即,国家竞技总局紧张一些在所难免,”陶轩摆摆手压住崔立,“这事儿可大可小,既然已经惊动了总局,只能尽量配合调查,别出什么岔子。”


他停顿了一下,手指捏了捏鼻梁两侧,手指甲在两个内眦角的地方压出两条醒目的红痕。


“商业代言影响竞技精神……以往因为这个原因被禁赛的运动员也不是没有过……”


“保留所有现场监控,联系EXL封存证据,别做多余的事,安心等调查小组来。”叶修目光离开了屏幕上仍然在一条一条冒出来、试图将水搅得更浑的言论,放松地向后靠了过去,偏低沉的嗓音略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打断了陶轩的话,手却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贴住了苏沐秋夏裳单薄的脊背,轻轻抚了抚。


听到这个消息,他反而不那么紧张了——官方介入调查,看上去是闹大了,其实,对嘉世反倒更加有利。


舆论这东西,云山雾罩是非不明的时候,才最是不可控制。


如今官方下场,嘉世反而不用再去组织反击了,不如新闻缄默,由得他们一盆一盆脏水往苏沐秋身上泼。


但是看了看陶轩紧皱的眉头,新闻缄默的建议,终究没有说出口。


还好苏沐秋懂了。


他发了一条微博:国家竞技总局已经介入调查,清者自清,请大家稍安勿躁。


然后,关评论,关转载,关私信,关机。


调查小组来得很快。他们秉着公事公办的态度来的,在杭州五天四夜,自订酒店自付餐费,嘉世的招待预算一分钱都没动用,还好陶轩、崔立和王升没那么蠢,没去“做多余的事”。


取证调查的过程倒也顺利。一行人气势汹汹地来,又云淡风轻地走了——走的时候打包带走了一起回总局做情况说明的苏沐秋,和蹭免费机票的叶修。


叶修是回北京去参加叶秋的毕业典礼的。


叶小秋随他哥,脑瓜聪明,读书贼快,21岁,最高学位拿到手,入秋就要往舅舅手底下去,正式顶着家族荣光在名利场里磨练摔打——这算是叶小秋的人生大事,叶修再怎么混不吝,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让弟弟失望。


两人在首都机场兵分两路,叶修被司机接去了清华园,苏沐秋赶往竞技总局。


两天后,竞技总局官方微博发布调查与处理结果。


经调查取证,嘉世战队苏沐秋选手于总决赛赛中更换非官方指定外设确系设备故障且现场并未配备备用设备,此乃赛事运营商EXL的失误,更是官方指定外设品牌锐铂集团的失误。


锐铂集团在事件发生后不事反思,反而诬陷、诽谤冠军选手,造成重大社会影响,国家竞技总局在此发出强烈谴责。


紧接着,EXL官微转发这条微博,向公众、向职业联盟、向嘉世战队、向苏沐秋道歉,并PO出罚款清单。


中国荣耀职业联盟官微转发,并宣布联盟主席金成义对未能为职业选手提供公平公正的竞技土壤而深感歉意,引咎辞职。


锐铂集团总部所在地的工商机构转发微博并声明,近期将要对锐铂集团旗下多个系列的硬件设备与外接设备进行质量抽检。


……


也该谢谢嘉世的宣传部并未像叶修所愿进入新闻缄默,嘉世的新闻发言人一直在试图力挽狂澜,却仍然在广大网民的添油加醋愈演愈烈中节节败退——这给了锐铂莫大的动力去继续煽动舆情,如此才能这样毫无防备地,被来自最高官方的一条公告,釜底抽薪。


但是,终于知道真相的广大荣耀观众,却不打算放过嘉世。


因为就在苏沐秋关掉手机接受调查的这一周,时光战队队长莫强,与俱乐部撕破合约,宣布退役。



莫强一赛季的时候,抱着给朋友帮忙凑人数的心态去了时光战队,三个赛季打下来,当年吆喝着一起闯职业圈的老朋友却大多在上赛季退役了,留他一个人,后辈都还稚嫩,勉力撑着,只等着小辈能够扛起重任,就卸下队长重担的。


说起来也唏嘘,当年最是吊儿郎当不愿意进职业圈的一个人,却背负着战队走得最远——他还想要继续走下去,只不过,这战队,已经不是他们当年几个玻璃杯子碰在一起,所呼喊的那个时光了。


但他问心无愧。


他为时光耗足了心力,在异乡三年,他未回过一天家——他们初代选手年纪都偏大,状态一年不如一年,新人又小,成长的速度不足以弥补他们的衰老,他必须要很用力很用力地撑着,才能撑出一个,可以冲击季后赛的成绩。


一个,可以引得国内外设大牌,直接买下整支战队的成绩。


买下时光俱乐部的,正是锐铂。


电子竞技发展正夯,国内知名的几大财团都开始逐步试水电竞投资,主流投资方向大都在已经十分成熟的LOL、星际争霸等已经国际化的联赛上,锐铂看着最新投资动向不免眼红,在电竞领域内衡量已久,直接买下了刚刚走上了正轨、有了商业化发展雏形的,时光俱乐部。


也就是那时候,他的那帮老伙计们,离开了这片赛场。


他也想走,但是,他还想再扶着这个亲手创造出来、尚还稚嫩的孩童,再走一程。


只是如今,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锐铂大肆指责苏沐秋临场更换外接设备、有辱竞技精神,而苏沐秋却果断地消失在了这场舆论风暴中、专心配合调查的时候,好事的媒体,闻风而动开始走访各家俱乐部——若有俱乐部愿意以官方身份发表什么见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如若不能,争取套一套职业选手的私人看法也聊胜于无。


被问到“对于传言嘉世副队长苏沐秋蓄意损坏指定外设的传言怎么看”的问题的时候,孙哲平和张佳乐刚刚抵达自家俱乐部,被长枪短炮的媒体朋友问了个一脸懵逼——他们酒还没醒就被塞上了回程的航班,到现在手机还没打开过。


弄明白了的孙哲平有些愤愤,只想喊一句“看你大爷”,但好歹理智在线,当着媒体不好说什么过激言论,只能压了压性子:“苏沐秋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也是值得信任的朋友,他热爱荣耀,也尊重比赛,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而记者不依不饶:“有言论说若非他临场更换更加顺手的设备,嘉世战队此次可能不敌百花,那么孙队有什么想说的?”


张佳乐敏锐地发现孙哲平手掌已经握紧成拳,指节泛白嘎巴嘎巴响,赶紧抓住他的手腕挡在他身前回答:“擅书者不择笔,没有职业选手输了比赛在这种地方找理由的。比赛没有问题,输了就是输了,今年百花输得心服口服,明年,我们重整旗鼓,再次打过。”


其他战队的职业选手也大都是这样的状态,还未知悉事件细节,就被媒体铺天盖地的采访弄懵了,反应快的几家俱乐部还来得及叮嘱选手隔岸观火、不偏不倚,但像韩文清这种暴脾气,被采访到的时候只有两个字回答:“扯淡!”


诸位马上就快退役的战队队长们,也都在俱乐部保持对外缄默的状况下,以个人名义发声。性子直一点的如冯雨城王潇霆,话说得略含蓄,中心思想跟韩文清“扯淡”二字异曲同工;性子沉稳一些如陈泽方世镜,基本也都是邪魅一笑:“国家竞技总局已经介入调查,就像苏沐秋说的,清者自清,静观其变吧。”


莫强看着自己面前的麦克风和两米之外闪烁着红灯的摄像机,自嘲地笑了笑。


他们问他的问题,与问其他战队队长的问题如出一辙,如何看待嘉世战队副队长苏沐秋故意毁坏指定设备、将个人商业代言凌驾竞技精神之上的传言。


其他所有的队长、选手,都可以就事论事,不论是韩文清的“扯淡”还是方世镜的“静观其变”,都是在谈论对于这件事情本身的看法,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一切仅仅是个传言而已。


但是自己却不能。


因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自家战队的东家——是他们,作为乙方,作为比赛设备提供者,为了避免被比赛运营方问责,为了避免产品质量危机,为了打压几年前因理念不合而带领团队辞职建立了AiCo的锐铂前任副总裁,祸水东引将一把火烧在了完全不相干的人身上。


他完全没有办法按照俱乐部的要求去诘问嘉世和他一直以来的好友。


而看着俱乐部官方转发锐铂集团官微内容,并发声质疑嘉世战队三连冠含金量不足,看着他手把手带出来的新人再次转发并附带被玩坏了的某位邻国首脑耸肩表情包,他更没有办法安心待在这样的一个队伍里,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冷眼旁观事态越演越烈。


他既累且痛:他们这些为了战队荣誉拼杀在职业赛场上的人,在这些玩弄资本的人手中究竟是什么?苏沐秋何其无辜?他们,所有的这些职业选手,又何其无辜?


算了,算了吧。


他在专访中撕毁了不久前才续约的合同:作为时光战队的队长,我无法说什么。现在,我拒绝再与时光战队和锐铂集团有任何瓜葛。我要郑重声明,锐铂对苏沐秋的控诉,纯属子虚乌有。


莫强与时光的决裂堪称决绝,也让支持苏沐秋的网友和粉丝有了一些回击黑子的力度,但是无论是谁,此刻都在为莫强揪心:为了朋友和对手,如此决绝之姿斩断了与主队的牵扯,哪有战队肯收容这样一位不识时务的、已经职业暮年的老将?


而莫强摆了摆手,宣布了退役。


莫强身上的草莽豪侠气质,在他退役的这个当口上,为他带来了无数的支持者——哪怕他洒脱地宣布了退役,本人对这件事毫不在意,却也引发了无数人的痛惜。


而坏就坏在,莫强退役始末,一切事件的核心,嘉世战队和苏沐秋,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和表示——哪怕是隔空喊一句谢谢。


苏沐秋给电量彻底耗空的手机充好电后,看着满屏“苏沐秋你的良心不会痛么”,只能无力地笑笑。


他半封闭地接受调查期间,嘉世应对网上铺天盖地的声讨显然也分身乏术,叶秋倒是一直关注着,此刻看了看苏沐秋和自家哥哥的脸色,无奈地摊了摊手,叹气:帮都帮不过来,你们嘉世的危机公关真的很渣了……


还能怎么办,谁都没想到,前一个对于电竞选手来说堪比天大的罪名明明已经洗白,他却还要接受这样毫无来由的质疑。


索性就让这件事这么过去吧,这时候再微博表明立场,说什么兄弟谢了,兄弟保重,那才真的是做戏了。


何况QQ上还有莫强一句留言:我也不是为了你,我只是不耐烦那帮孙子。我还是弄我工作室去,有生意记得照顾一下。


苏沐秋狠狠地搓了搓脸,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份天大的人情和亏欠他记下了,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夏休期就这么兵荒马乱地过去了。


互联网时代,有坏处,就有好处,月余过去,这桩沸反盈天,便只剩了风平浪静。


新赛季很快就要开始了。


苏沐秋精神还是略有些不太好,黑眼圈有些明显——事件的影响其实已经过去,只不过为新赛季做准备,他与叶修近来都劳累些。


他看了看摆在面前,他与叶修的两份合约,联盟初立的时候签了三年,如今合约期满,自然是要续。嘉世如今不可同日而语,所有合约由法务部拟定,条条款款比之王昱那个半吊子讼棍写得更加佶屈聱牙,但是薪酬水平倒是切切实实高了起来,这样,哪怕有一天他与叶修仍免不了被放逐的结局,至少,也不会太过于潦倒了——他自己倒是无所谓,风里雨里长大的,他只舍不得叶修。


他把他放在心尖上,无论他自己日后如何,他都不舍得他去受一点点苦楚。


未来,未来究竟如何。


他一直刻意地回避着关于未来的问题。他只知道如今他回来了就能守着他一辈子。


可是世界何其莫测。


他有些恍惚,但是如今,好好陪伴他征战每一场比赛,才最重要。


苏沐秋提笔,正要签字,却被叶修挡住了。


“我继续续签。沐秋,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叶修的手按住苏沐秋的。


他不怎么出门,皮肤是没被阳光浸染过的白,指尖和掌侧有薄薄的茧,落在苏沐秋手上,撩人心的痒。


“不。”苏沐秋想都没想就矢口拒绝,抬头看着叶修。


后者眼睛里是如同蜂蜜一样的暖光,看起来清亮亮,却绵软甜腻地裹着他,包裹住他一切锋芒。


他一瞬间想要在这样的目光里沉溺,不要思考,不要挣扎,顺着他,服从他,丢开铠甲,由着他看穿他的伪装,将温凉的手伸进来,抚慰他不知何起的、蚀骨的疲惫。


但是他挣脱了他覆盖在他手背上的掌心——那很难,那掌心里的温度是他的温柔乡,他甚至想变成一只小虫子被他捏进蜜里变成一团乖巧可爱的琥珀。


他还是挣脱了——然后有些后悔,他挣脱的力量带着欲盖弥彰的情绪化,叶修的手掌在他撤离的瞬间颤动了一下,然后带着微微的质询抬眉看他。


他低下目光,只管去握紧手里的钢笔。


然后似乎听到那人极低地叹了一口气。


叶修再次握住自己的手——这次是手腕,力量更大了一些。


叶修给在座各位打了个稍等的手势,牵着苏沐秋出了门。


原本,就算没有这场风波,他也打算劝苏沐秋早点退役的。


叶修知道苏沐秋想要做什么。


如今嘉世蒸蒸日上如烈火烹油,俱乐部一再扩张,一整层的队员宿舍,这时候若是队长和副队仍住一间,未免有些不妥,叶修和苏沐秋虽然坦荡,但仍注意避免不良影响,这一年来都是比邻而居,偶尔夜深人静才偷偷摸过去,交换一个深长的亲吻,厮磨片刻再偷偷摸回来,所以叶修知道,苏沐秋散落在桌上的,不仅仅是战术笔记。


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概率论与数理统计,数据结构与算法分析,软件工程开发实践……那些都是来自于大洋彼岸,吴雪峰一本一本搜寻到,再一本一本越过大洋寄回来——苏沐秋靠着初中生水平的外语储备和几本混凝土一般厚重的词典,艰涩地读着。


苏沐秋与叶修同样热爱这个游戏,但是不一样。


叶修的热爱是滚烫的,沸腾的,他热爱的是游戏的过程,是对胜利的追逐,是一次一次挑战极限,再去迎向下一个不可能。

 

而苏沐秋的热爱是冷的,是往下沉的。他热爱的是这个游戏究竟为什么让人热爱这件事,与其说追逐胜利,苏沐秋更像是在追逐游戏的内核,他想要解开游戏的内部规律和逻辑。

 

很早之前,叶修就知道,苏沐秋是个真正的天才。而天才,不应该被湮没。

 

以苏沐秋的脑子,他固然可以继续自学,他自学的进度大概已经远超一流高校的在校学生,但是,如果想要真正去触碰到他追求的内核,这远远不够。

 

苏沐秋在申请远程教育。

 

但是太累了。

 

无数个夜,叶修仿佛能够透过写字楼厚实的墙壁,听到隔壁的苏沐秋书页翻动的沙沙声、咖啡匙碰到陶瓷杯子的叮当声,还有键盘的敲击声,笔尖与纸片的摩擦声,他偶尔烦躁的叹息声。

 

更何况,这一夏天的风起云涌,抵消掉三连冠的喜悦之后,还能惹的人无比惆怅。


苏沐秋身心俱疲。


而叶修,一一看在眼里。


这个他所热爱的赛场,他甘之如饴的赛场,他酣畅淋漓享受着的赛场,如今却在一点一点折磨着他爱的人。


而最令他心痛的是,苏沐秋也明明深爱着荣耀。


却无可避免地,被这些荣耀之外的汲汲营营,消耗着——这些枝枝蔓蔓是吃人的菟丝子,紧紧地绕着他,以他对荣耀的爱为养分,他越热爱,它就越繁茂,相生,也相杀。


不如早早斩断了它,痛归痛,却能有一息尚存,待来年枇杷晚翠。


苏沐秋靠在楼梯间的墙上笑,他习惯了洒脱地笑,此时,却显得略微有那么一点惨淡。


他怎么会傻到试图在叶修面前掩饰。

 

叶修轻轻仰起头去亲了亲苏沐秋的唇角。


“沐秋,你不必为了我如此。”


苏沐秋一根勉强撑着的钢筋铁骨在叶修略微沙哑的低沉声线中轰然倒塌。


他不必为了他如此。


他是他近旁的一株木棉。


有根系紧紧相握,枝桠何必纠缠。


“让我再打一年,好不好?”苏沐秋在叶修的目光下溃不成军,恍立半晌后,后知后觉地找回来一些坚持。


至少,再打一年。


沐橙说过想去大学读一年书,再申请休学回来打职业联赛,他要好好教她。


赵杨还担不起副队长的职务,走之前他得好好磨一磨他。


陶轩在商业化的联盟中仍是不可避免地有些浮躁,他还要缓缓劝他,不要一意孤行。


最重要是,他要再打一年。


他在,他在叶修身边,他在嘉世,嘉世,会不会有可能,拿下第四个冠军奖杯——重来一次他一直恍惚,他能改变这个世界么,能改变多少,改变过的地方会不会付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代价……


他一贯洒脱和乐观,唯在这件事上无法释怀,无数次午夜梦回耿耿于怀。


只不过怕他深爱的这个人,有丁点闪失。

 

“再陪我打一年,然后麻溜读书去。刚好这一年给你补习补习功课,就你那个英语水平,要读这个真够呛。”叶修不知道苏沐秋坚持再打一年的执念来源于何处,却也没有多问,笑了笑,浅浅一口啄在苏沐秋侧脸上。

 






评论(62)
热度(431)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