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16】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更像是AOT的IF线故事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新一任的联盟主席冯宪君上任的时候,联盟已经是一片海清河晏。


赛事运营依旧委托EXL,但是联盟对赛事的掌控比重更大,商业化的运营之外如何为选手提供自由开放公平公正的竞技土壤,成了冯宪君上任之后最主要的工作内容。


国家电子竞技联盟和国家竞技总局伸手干预,新的规则迅速地建立执行,联盟在商业化的道路上摔了个巨大的跟头,然后重整旗鼓、拨乱反正,再次出发。


对于选手来说,却没有什么比新一个赛季的比赛更为重要。


新赛季几轮打过,一场秋雨、天气渐凉。


桂花是杭州的市花,一入秋,满城市都是暗暗浮动的甜香。白日里有各种纷杂可能尚不明显,到了深夜,等一切声响都安静下来、纷乱的心绪逐渐沉淀,所有感官都愈发明晰,这甜香才仿佛有了实质,像是一双勾人的手,从半开的窗沿伸进来,落在房间里两个年轻人柔软的发顶上。

 

两个人靠得极近,苏沐秋微微侧目,就能看见叶修的侧脸。

 

夜极深,但室内是明亮的,暖白色的灯光填满了整个屋子,却仿佛填不满叶修一双微垂着的,漆黑的眼眸。

 

叶修眼睫不像女生那样卷翘,却纤长又浓密,微微顺着眼尾的方向生长,如同浓墨工笔勾勒,就像叶修本人,往日里将自己藏得很好,只有凑得近了,才能发现端倪。

 

苏沐秋心想,终于知道人家说的眼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扑闪扑闪,是什么样子的了。

 

这人眼睑每一次轻微的颤动,都像是带动了一阵暖风,鼓荡着他心里面长明的那一簇小火苗。

 

他眼尾是微微有些下落的。

 

人都说,眼尾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才勾人,其实不是。

 

叶修眼尾微微向下,浓密的眼睫盖住一切神色,不言不笑的时候,透出一种不动声色的慵懒和冷漠,仿佛全世界都与他无关一般的遗世独立。

 

但是从眼尾漏出来的那一点点亮光,却让人如扑火的蝶。

 

或者当他笑起来,眼尾微微卷起一个细小的弧度,显得温良又柔顺,但往日里紧抿的唇角却又是另一番模样,一个小小的角度斜斜勾起,藏着某种兵器一样锋锐的张扬,作张作致,像一把小勾子,心都被他勾飞了。

 

或者,当他叫自己的名字……嗓音是低沉的,不像他们南方人,声音都放在舌尖上,他的名字被他从胸腔深处共振出来……

 

“沐秋?苏沐秋?”

 

“唔?啊?你说什么?”苏沐秋从一片旖旎心思里醒过神来,看到的是叶修淡粉色的薄唇,因为刚刚唤过他的名字,还停留在一个,近乎于索吻的角度。

 

“困了?”叶修离他极近,苏沐秋几乎能闻到他淡淡的鼻息,心猿意马之下也没听清楚他问了什么,胡乱地点了点头。

 

叶修叹了口气,把讲了一半的英文习题扣上,刚一抬头,就被苏沐秋兜头吻住了。

 

苏沐秋的吻有些急切。

 

他本就比叶修要高,现在站起身来,整个人向下将叶修拢在椅子上,光线被清瘦却宽阔的肩背遮挡,愈发显出往日里没有的压迫感。

 

但叶修的姿态是顺从的。

 

他微微仰着头去接受苏沐秋有些发烫的唇,顺从地将双手攀上苏沐秋骨线清晰的肩,修长的手指尖落在那人后颈紧实而柔韧的皮肤上,轻轻地摩挲,像是妄图用这样几不可查的温柔去安抚一只饥渴的猛兽。

 

但苏沐秋却真的,被这个温柔的猎人驯服了。

 

叶修的手指微冷,手指尖上仿佛有什么,能让人安定下来的魔力。

 

苏沐秋单手撑着椅背,另一只手轻轻地捧住叶修的脸,嘴唇仍然在他轻软的唇上厮磨,比起刚开始的难耐,逐渐多了许多缱绻意味。

 

叶修的手逐渐整个去贴住苏沐秋滚烫的后颈,一边意乱情迷,只因那人温热的吻,开始逐渐偏斜,沿着下颌那一条精致的骨线,逐渐逐渐落在他耳屏上。

 

“叶修……”

 

他听到他轻声喊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发音本就以气声结尾,偏他声音又轻,落在耳中,像是一句绵长而没有终点的叹息。

 

“诶,我在呢。”

 

他轻轻拍拍苏沐秋已经沁出一层薄汗的后背,像是安抚一个刚刚结束痛哭的婴儿。

 

苏沐秋仿佛卸下了全身的力道,侧身坐下来将头枕在叶修清瘦的肩窝里。

 

是啊,他在呢,我也在呢。

 

多好啊。

 

两个人相互依偎的剪影落在窗户上,窗外是空旷的街,和更远处的,寂静的山林。

 

今晚的月亮真美。

 

“沐秋,你要是困了,咱俩看会儿比赛呗。”

 

苏沐秋坐起来斜眼看了自家这个小队长一眼。

 

破坏画风、秒灭气氛,小队长你干的漂亮。

 

行吧,小队长说啥就是啥。

 

看呗。

 

第四赛季比赛打过七八场了,各家新人是骡子是马,也基本上算是遛了两圈了。

 

夏休的时候回了趟家,叶家老爷子已经帮叶修掌过眼了,霸图这个新人牧师稳扎稳打、作风严谨,是个打阵地战的好苗子,配合韩文清这个刚猛有余、灵活不足的拳皇,比赛的内容陡然变得丰富起来。

 

蓝雨的黄少天早在一赛季就听魏琛嘚瑟过了,一个话痨小剑客,相比网游里打遭遇那时候的稚嫩,如今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刺客型剑客选手,在蓝雨新人队长、那个以职业圈垫底的手速操纵着有着最强控场能力的术士角色的调度下,虽然迄今为止胜率不高,也能明显看到剑与诅咒逐渐成型的样子。

 

百花的张佳乐和孙哲平,“双花”的繁花血景虽被叶修与苏沐秋的“双秋”破了个干净,但仍然是联盟冲击冠军王座不可小觑的队伍。

 

——说起来“双秋”组合是粉丝们给他俩起的名儿,苏沐秋可不高兴了,觉得不好听,人家蓝雨叫“剑与诅咒”,怎么到他们这儿就“双秋”了呢。

 

雷霆的肖时钦,烟雨的楚云秀,皇风的田森,几个老队长退役之后,一出道就担任队长的几位选手,也各有各的神通……

 

“老金可以放心地退了,联盟真正地进入了他所期待的,百花齐放的盛况。”叶修咋了咋舌。

 

“所以,如果我们今年再赢一个冠军,咱们俩会不会被老冯逼退役?”苏沐秋笑。

 

“要不咱们试试?”叶修斜斜挑了挑眉毛,被苏沐秋的大手糊了糊脑袋顶。

 

“咱们家小队长这么嚣张么?”

 

“苏大大面前嚣张是不敢的,”叶修顺便在苏沐秋手掌心里蹭了蹭,“但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但是叶修知道,苏沐秋也知道。不论你已经拿到几个冠军,新的赛季,就是清零重来的过程。强敌林立,夺冠,并不容易。

 

“对了,你全明星的时候跟微草那个大小眼儿说什么了?怎么这赛季我看他打得这么别扭呢?”苏沐秋突然想起来这事儿,问了一句。

 

“没什么,教了他一个大道理,荣耀哪是一个人玩得转的,”叶修抬眼去看了一眼墙上的大钟,“怎么,害怕我教会了他我们嘉世吃败仗?”

 

“乱说,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么?我们两个,不需要依靠对手的弱小,才能胜利。”苏沐秋抬手去捏了捏叶修的脸,就听到那人维持着被捏脸的样子,口齿含混不清地说:

 

“生日快乐,沐秋。”

 

苏沐秋愣住了。

 

原来这人今日百般作妖,又是补习英语又是看比赛视频,愣是不让他睡觉,打得是这个主意?为了第一个对他说生日快乐?

 

他怎么。

 

苏沐秋凑上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怎么这么可爱。

 

“那么,没有生日礼物么?”苏沐秋问。

 

气息向下,贴住了叶修的耳垂,苏沐秋的手揽住了叶修细窄的腰,滚烫的手掌暗暗含着压力,将叶修体温微凉的躯体强势地带往自己怀里。

 

叶修的脸嘭地红了。

 

两人表露表露心迹两年,平日里比赛繁忙,不比赛也不训练的时候,苏沐秋又经常需要代替叶修出面参加各类商业活动,在一起耳鬓厮磨的时光实在不多,正是少知慕艾的时候,叶修哪里不知道苏沐秋这句意有所指。

 

叶修抬起眼看着苏沐秋。

 

与其说是男生,如今苏沐秋已经大概可以称为男人了。

 

他的体温一向比自己要高,几番厮磨,如今贴住自己的,是堪称滚烫的温度,紧实的肌理下能够感到脉搏的鼓动,仿佛是夕阳下的海潮,暖色的光深入水中,一层一层冲刷上来,缠绕住他,不可逃脱。

 

远处有塞壬在唱歌。

 

叶修被蛊惑了。

 

当苏沐秋问:“陪我做件事?”的时候,他懵懵地点了点头。

 

然后看着突然放开自己开始脱T恤的苏沐秋,脸像是煮熟的番茄,一边透着血红,一边勉力维持的镇定表象开始缓缓炸裂。

 

诶?

 

他看到苏沐秋脱了T恤,打开衣柜,拿了一件连帽的卫衣套在身上,跟他说:“走吧。”

 

诶??

 

诶?????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苏沐秋:这孩子四不四撒,说好什么了,sei跟你说好了。

 


评论(39)
热度(369)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