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19】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更像是AOT的IF线故事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生日快乐,我的队长。

 

荣耀的标志像是一团火焰轰地点亮整个屏幕,这八个字被灼眼的火光吞噬,消失不见。

 

苏沐秋起身离开比赛席,带着嘉世的队员走上台前,鞠躬谢幕。

 

记者招待会上,苏沐秋以“嘉世要开始为季后赛做出调整和准备”为由回答了关于这场比赛嘉世队长叶秋缺席团队赛的问题,他沉稳的语调和舒展坦然的眉眼,让一众媒体与观众觉得自己太把这个事儿当个事儿是不是过于大惊小怪,但事实上,他的手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紧紧地交握着——这场并不冗长的记者招待会开得他如坐针毡。

 

为了季后赛调整和留力,这当然是对外的说辞,事实上,叶修没能出赛,是因为,他没办法出赛。

 

他的旧伤加重了。

 

能硬撑着打完一场速战速决的个人赛,已经是他的极限——这人的忍耐力和意志力一向强硬,若他坦然向自己承认说“团队赛,我恐怕撑不下来”,苏沐秋知道,那便是真的完全没有办法撑下来了。

 

要苏沐秋说,何止是团队赛,个人赛他都不愿让他逞强,他原本应该老老实实地打着外支撑、挂着牵引器躺在医院里的,只不过,那人安静而倔强的眼神望过来,苏沐秋只有缴械投降的份儿。

 

常规赛最后一场,各个赛场的成绩相继揭晓,季后赛的名单逐一确定,记者似还有很多问题要问,苏沐秋只能耐着性子,一问一答,其实心思早就飞走了——个人赛打完之后,陶轩应该已经安排人把他送回备战室了吧……

 

这些年,叶修一直被苏沐秋照顾得极好,苏沐秋记忆里曾经频繁发作的腰伤已经很久都没有真正发作过,他一直在暗自庆幸,却没想到,早几天训练结束,他与陶轩一道接待投资商的时候接到了赵杨拖着哭腔的一个电话。

 

等他与陶轩一路连闯六个红灯赶到浙大附一医院的时候,叶修已经在疼痛中浮浮沉沉,几欲昏睡过去。

 

苏沐秋站在病房门口,心脏是快速奔跑之后难以为继的痉挛和抽搐,视野似乎也在跟随者剧烈的心跳而一帧一帧跳动,叶修埋在医院洁白枕巾内的脸苍白得犹如一握冰雪,唇上是明显的齿痕,清瘦的颊边仍能看见与疼痛争持中偶尔浮现起来的肌肉棱子——他知道,自年少重伤,疼痛一直如影随形,仿佛寄居兽一般蛰伏在他的躯体里,多年以来早就互相适应,躯体的疼痛一向不会让他过分失色,而此时……

 

“副队长,队长他……”赵杨见他来了,慌忙迎上去,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苏沐秋看病床上的叶修眼睫微微颤动了一瞬,生怕惊醒了他,打手势制止了赵杨,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赵杨和守在叶修床边的另一个少年到走廊里去说。

 

门关上的那瞬间,苏沐秋回头看了看叶修不甚安稳的睡颜——睡着也好,睡着了,也许就没那么疼了。

 

“怎么回事?”

 

“副队长,是,是我不对……”

 

另一名少年没等赵杨说话,就先开了口。

 

苏沐秋望过去,少年个头不矮,没比自己低多少,只不过因年少,骨架未成,显得有些单薄,相貌长得不错,眉眼清晰干净,眼尾微微有些发红,似是哭过。

 

苏沐秋怔了一怔,稳了稳心神。

 

是你啊,他心想,刘皓。

 

事实上,也并不是刘皓的错。

 

这日日常常规训练做完,苏沐秋随老陶出了门,叶修无聊便带着赵杨去看训练营的晚训——短训营叶修一般不怎么出面,但是长训营都是自家自留地,园子里长好长孬都是自家的菜,叶修时常去转一转,除除草扶扶苗什么的。

 

训练室是以前一家小的贸易公司,做生意的人嘛,多少有点迷信,办公区的墙上打了支架供了一尊关公像,请神容易送神难,陶轩也有点迷怔总觉得就直接这么拆了不好,合计着找时间请个“专业人士”来将神龛拆了,不是个大事儿便也一直耽误了,可巧这时候神龛怕是年份久了有些松动,刘皓正捧了一杯水从神龛下路过,若是反应不及,那支架连同沉重的雕像便要兜头砸下来。

 

多亏了叶修。他怕是这辈子,也就在飞驰的汽车前推开叶秋那次有如此迅猛的行动力——他听到身边赵杨的惊叫抬头,以迅雷之势冲过这几步的距离扯住刘皓往后一倒——完美地躲过了轰然砸下来的那座半人高的雕像,雕像与刘皓手中的玻璃水杯几乎同时落地,巨大的、破碎的声响里,所有人都在逃出生天的紧张中庆幸着,却没注意倒在地上的叶修,一张脸已经惨白。

 

苏沐秋内心里突地涌上了一股烦躁,那股烦躁就像是蓦地将他扔进了一个塞满了芒刺的洞窟里,浑身上下没有片刻安宁,只想放一把火将周遭烧个干净。

 

刘皓。

 

苏沐秋没办法不讨厌他。

 

甚至于,如果三赛季结束的那个夏天,刘皓参加训练营入营考核的那一天是他在场,无论这孩子的操作和意识在同期的孩子们中间有多优秀,他都要找一个理由把他黑箱掉,但是那日他不在。

 

第二日听见蒋音说这次训练营里来了一个魔剑玩得有模有样的孩子,好好调教调教未必不能接手他的暗无天日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茬祸害。

 

但是,苏沐秋彼时深深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雪夜出走那场戏,刘皓充其量也就是一名蹩脚的演员而已,他此生尚且能与亲手导演这场众叛亲离的陶轩和睦而处,又何必非要为难一个,尚且不知自己未来将要做些什么的孩子。

 

更何况那时的苏沐秋笃定了他会一直陪伴和守护在叶修身边,那些魑魅魍魉,阎王也好、小鬼也好,他总会护着他的。

 

但是……

 

他知道,要想护着他,总守在他身边是不够的。

 

他一腔滚烫赤子之心从不肯为外物改变,所以这一程荣耀之路才走得格外艰难,他必得要羽翼渐丰,才能替他遮挡住那些风刀霜剑,护他周全。

 

陶轩一直都说叶修是他的将军,而苏沐秋是他的相。但其实,苏沐秋从不愿意做陶轩口中的相。

 

他是将军手中的刀——他得将自己磨砺得愈发犀利,他的将军,才能战无不胜。

 

但是他怎么能一错眼,就让叶修伤成这个样子?

 

苏沐秋心中既痛且悔,看见答话的恰巧又是刘皓,心中气急,转瞬眼都红了。

 

副队长突如其来的怨怼和憎恶让刘皓有些惊惧。多亏了队长相护他才能免于重伤,惊魂未定之余,他内心其实感激又歉疚,只不过他还只有十几岁,过于复杂的情绪让他不知如何去消解。而队长受伤,众位前辈和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俱都忙乱如临大敌,并没有谁试图去安抚一下惶恐又不安的刘皓。

 

他本就敏感,被苏沐秋眼里的厉色狠狠地贯穿了一瞬,几乎委屈地要哭出来——为什么要恨我,队长如今这样我也不想啊,我万分感激他但是,这又不是我的错……

 

苏沐秋瞥到了刘皓眼里那一瞬间的委屈,更是气闷。但是他一向明辨是非,这事确不是刘皓的错,硬要说是谁的错,那便是他自己的错吧。

 

是他没有守好他。

 

叶修曾经的伤,本就是致命一般严重,这些年来小心呵护,虽然慢性疼痛一直如跗骨之蛆,但也算是将息得不错,但这一次,搁普通人身上也许就只是一次简单的扭伤,却彻底打破了他身体机能一直维持着的那个微妙的平衡,如同多米诺骨牌推倒了第一块。

 

苏沐秋遣散了众人,独自一个人守着疼痛中辗转的叶修,低声问前来查看情况的医生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些镇痛,好让他好过一些。

 

“别为难医生了,伤情没有基本确认之前给了镇痛会影响医生的判断的。”叶修睡睡醒醒,正是清醒的时候,抬手抓住了苏沐秋的手,掌心湿冷,气若游丝。

 

“诶?你很懂啊,医学相关工作的么?”医生闻言倒是乐了。

 

“嗨,我就是一不学无术的,久病成医了。”叶修笑笑。

 

“你的病史资料,我们主任已经收到了,”医生跟着笑了笑,片刻后肃下面容,与叶修和苏沐秋交待道:“总不会比以前更严重,积极配合,恢复会很快的。”

 

叶修淡淡地笑了笑表示知道了——他倒是不意外,叶秋的消息一向都快,短短时间内已经安排好他的治疗事宜,也是他的家人在告诉他:你在外面漂泊、闯荡,可以生活艰苦衣食简单,但绝对不可以拿自己的健康做赌注。

 

但是那是荣耀啊,而他是嘉世的斗神——他是嘉世精神的猎猎大旗,谁都能倒,他不可以。

 

住院治疗了几天,叶修自忖恢复良多,说服了医生,硬撑着,打完了一场漂亮的个人赛。

 

嘉世战队在群雄逐鹿中仍然以常规赛第一的成绩冲进了季后赛。

 

并且一路过关斩将,直至总决赛,嘉世客场,对阵霸图。

 


————————————

加兰说如果我写叶修因为刘皓受伤会被骂…………

唔……我觉得还好吧……

评论(43)
热度(316)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