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22】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更像是AOT的IF线故事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叶修啊……我,后悔了……

 

苏沐秋轻轻地攥住叶修在淡蓝色月光下透着清矍微光的手,捧在唇边轻轻地吻着。

 

“回来了。”他听到叶修微微带着点沙哑的声音,像是穿了很多年的一件棉质衬衫,被体温熏染过,被时间揉搓过,不甚光鲜了,却透着柔软的妥帖。

 

苏沐秋抬头,那人已经睁开了双眼,眼睫勾勒出的线条因为初醒而显得湿润,眼尾落下来那个小小的温柔弧度,致命一般的甜。

 

苏沐秋内心几番滋味交杂,一时间不知怎样面对这样的叶修,只能讪讪:“我,我弄醒你了……”

 

“我知道你肯定今晚要回来,没睡得很沉。”

 

他的手还被苏沐秋捧在唇边,一边说着,叶修一边伸展开微微蜷缩的手指,食指的指背正好落在苏沐秋脸颊上,轻轻地摩挲着。

 

苏沐秋太熟悉这种感觉。

 

就像是他们每一次忘情地亲吻,他落在自己后颈的那只微凉的手。

 

仿佛是受伤的兽舔舐伤口一般。

 

这是叶修独有的温柔。

 

苏沐秋蓦地眼眶一热,他将脸深深地埋进叶修温凉的掌心里,借助叶修掌心里干燥而清冽的味道,才能免于一时失控落下泪来。

 

“叶修,对不起……”苏沐秋低声叹。

 

对不起,你拖着病体打下坚实根基,在江南等我凯旋的消息,而我带领队伍,沿着你曾经的旅途北上征伐,却终究毫无斩获……

 

“对不起……我输了……”苏沐秋的鼻息打在叶修微凉的手指上,他的手指已经能感到微微的潮湿。而此刻,掌心里,却又有另一种温度的湿濡。

 

苏沐秋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他输了。他不仅仅是输了比赛。他还输给了,一直坚定认为,能够改写的命运。

 

重来一次,他以为他会一直陪在叶修身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留他一人独力难支;他以为,已经知晓一切的他,会竭尽所能去避免他再受伤,不再去经历任何伤痛;他以为,他会是他身边最好的搭档,最锋利的刀,他会陪他一起,斩断来敌,一起守护每一个属于他的冠军、属于他的荣耀。

 

然而他输了。

 

他要走了,他受伤了,他输了。

 

每一件自己笃定的事,最终仍然按照既定的方向,不可理喻地向前发展着,一如所有他已经知晓的那样。

 

且这桩桩件件,皆是因为他。

 

是否未来,他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仍逃不开那一夜凄风冷雪,逃不开那一年苦心孤诣,逃不开他极力想要为他遮挡的一切?

 

他怎么能舍得呢。

 

若是可以选择,他甚至想回到叶修十来岁的时候,看他被锦衣玉食娇宠长大,为他挡下那车祸的重伤,哪怕这蝴蝶翅膀让他永远没办法与他相遇,他都愿意。

 

只要他不知苦楚。

 

他后悔了,他完完全全后悔了。

 

自从他常规赛最后一场前受了伤,他一直在强撑,他又何尝不是呢。

 

不过叶修撑得是身体的伤痛,而苏沐秋,撑得是内心的煎熬。

 

这一场比赛的失利,彻彻底底打碎了他一切自以为是的妄想——苏沐秋,你什么都做不了,你口口声声爱他,你依然,什么都做不了……

 

苏沐秋如同飘进暖海的一座冰山,经年的积雪失去了以往不动如山的坚固,一直以来勉力维持的冷静在赛后回来的飞机上逐渐龟裂。

 

直至被叶修身上漫无边际的暖包裹,完全分崩离析。

 

叶修能感受到苏沐秋偎在他床边微微颤抖的身体,更直观的,是掌心里逐渐满起来的泪。

 

哎……

 

叶修叹了一口气。

 

这个人啊,从稚童长成如今坚韧通达的模样,这么多年,他可曾有片刻软弱。

 

他知道,对于苏沐秋来说,他是他的盔甲,也是他的软肋。

 

而对于他来说,苏沐秋,又何尝不是他的盔甲和软肋呢。

 

他抬起另外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按了按床边的按钮,借助自动病床将上半身抬高一些,好能够将手,覆盖在苏沐秋的发顶。

 

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知道,深不见底的夜晚是最好安放这些失控的情绪的时候。过了这夜,他的苏沐秋,依然是那个笑一笑,一往无前的苏沐秋。

 

他们互相包容彼此的软弱,却也始终坚信对方的强大。

 

叶修不知何时,又沉沉睡去在静夜深处,被天光惊醒的时候,果然看见苏沐秋正从病房配套的洗手间里洗漱出来,眉间已经不见郁色,略微有些凌乱的发尾沾着亮晶晶的水珠。

 

那人一边摇动着脑袋一边走过来在叶修床边坐下,念叨着说自己有病明明有陪床不睡,偏要趴在叶修床边睡了半夜,浑身的骨头都僵了。

 

叶修笑了,这是他的沐秋啊。

 

苏沐秋瞥见他意味不明的笑容,有点气急败坏:“笑屁!”

 

叶修笑得更加开心了:“苏沐秋你用词不雅,我实名举报你啊!”

 

“实名?你确定?”苏沐秋也笑,别人不知道,当他也不知道么,实名?哄虚空阵鬼呢!

 

季后赛,已经算是彻彻底底打完了。比赛无论是输是赢,其实在叶修看来,都不算什么。

 

比赛重要的并不仅仅是输赢,还有比赛本身。这一场输了,输得无话可说,但下一场,拼尽全力,胜负仍未可知。

 

夏休期的嘉世一向不会比赛季中清闲,更何况,第四赛季结束,嘉世战队副队长,神枪手秋木苏的操作者,还有两位元老级初代选手,魔剑士暗无天日的操作者蒋音、牧师织影操作者邹国影,一共三位主力宣布退役。

 

接手秋木苏的人选,从四赛季初就在筛选了,选中的正是训练营中的练习生,叫做王磷。但陶轩难得大方一次,虽然在苏沐秋决定退役求学之后很是不舍,却仍然祝福这个身世浮沉的孩子能有一个可以预见的鲜亮的未来。

 

他将秋木苏的全套装备拆给了王磷的账号卡火柴,将账号卡还给了苏沐秋——电子竞技选手职业寿命短,再回来,便不会再在荣耀赛场相见,既如此,权当给自己的这个小兄弟,留点念想。

 

织影的继任操作者也是一早就定下的,是训练营的张家兴,已经随队跟训了半年,虽然还不是很成熟,但是也已经不会给他师傅丢脸。

 

只有暗无天日的继任者如今还在争论。

 

最合适的,只有刘皓,但是——

 

“你别怪我说话不好听,队长,要不是为了刘皓这小子,你也不会受伤,我们也不会输得这么憋屈!”中二期过长的蒋音第一个不愿意。

 

“刘皓技术不错,战术思路也是有的,为什么不行?我受伤这事儿,跟人家孩子有关系么?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去中伤自己的队友!这是嘉世的氛围么?!况且说,什么叫如果我不受伤我们就不会输,把你这种想当然的想法好好收拾收拾,比赛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的,这就是我们需要重复地去站在赛场上的原因!”

 

叶修难得发了脾气,只不过被牵引器吊着,看上去没什么威慑力。但是众人却没有再反驳,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说得对。

 

他是嘉世,猎猎分明的一杆大旗。

 

苏沐秋把其他人赶了赶走,回头劝诫叶修:“刘皓这孩子,技术战术确实不错,心性差了点。”

 

然后将这人近日在前辈与同期训练生的指责下试图辩解的样子讲给叶修听。

 

“有些自私,倾向于逃避责任,怕是,不堪担当什么重任。”苏沐秋最后,慎重地下了这个评语。

 

“本来也就不是他的责任。况且,王昱还在呢,又有赵杨和沐橙在,也用不着他担多大的担子,专心打好比赛就好。”

 

叶修知道苏沐秋在担心什么。

 

这人马上要走了,恨不能跟老妈子一样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

 

想到这儿叶修吭地笑出了声。

 

苏妲己变苏妈妈了么。

 

 

 

——————————————

写这一章的时候,写到苏沐秋完完全全后悔了。

接下来,好想写,去他妈的宾大,去他妈的读书,老子什么都不要就是要守着你。

两个人意气风发,一边虐狗一边虐菜,冠军冠军冠军,五连冠,职业联盟办不下去了,关门大吉,俩人回了叶家见了父母,老叶家爸爸妈妈意思意思反对了一下,就由着他们了。然后俩人一起走过山川大地,把虐狗的身影留在了全球每一个角落。

全文完。

带感吧??

这种逻辑被狗吃了的瞎JB写啊,我也就是想想而已,我写不来5555555……

评论(41)
热度(341)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