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32】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更像是AOT的IF线故事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四下里安静极了。

 

仿佛,这个城市的深秋的夜晚,从来未有过喧闹。

 

陶轩把自己瘫倒在大办公桌背后宽大的真皮椅子内,看上去槽糕得,像是路边爆了胎的旧单车。

 

他抬起双手狠狠地搓了搓脸——他的皮肤极度干燥,摩擦起来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仿佛秋季的枯草,再加把劲儿,就能让它燃烧起来。

 

像是指甲刮过玻璃,或者沉重的家具摩擦过地面,他的声音再一次透过两只手掌的间隙,沉闷,却刺耳地响起来。

 

叶秋,退役吧……

 

叶修尚还有些笑意的双眸正在逐渐冷却。

 

他微微带着审视地看向陶轩。

 

陶轩明显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他的一张脸上密密麻麻写着心力交瘁,眼窝有些陷下去,眼睛因为交错的血丝而显得有些浑浊,眼袋明显,乌沉沉地挂在脸上,脸色差得像是重病患者。

 

叶修仍然斜斜靠在沙发里,这张沙发极大也极软,坐进来只感到漫无边际,他用手肘懒懒地抵住靠背,给自己的躯体找一个支点。

 

他的手指轻轻地支着瘦削的下颌,从坐下来起就是这个样子,未动分毫,但陶轩却能感觉到,这人的面庞,脖颈,肩线,手指,每一个线条,都在随着逐渐静下来的神情一起,变得格外分明。

 

仿佛一副随意的速写,凌乱的线被逐一摘了个干净,重笔重新描过,显出实沉有力的凝练和锋锐。

 

“能说说么?”叶修的声音仍然是淡淡的,陶轩居然能从这声音里,听出一丝几不可查的温柔。

 

“哈……”陶轩从瘫倒的姿态端坐起来,狠狠地哈了一口气,再一次使劲儿搓了搓脸——搓的幅度太大,带乱了前额的头发,而陶轩却浑不在意,任由它乱糟糟地支棱着,配上一脸似是穷途末路一般的神情,整个人像是一只暴虐而颓丧的狮子。

 

一只,仿佛要失去自己领地一般的,暴虐,疲惫,颓丧,苍老的狮子。

 

叶修不由地怔住了。

 

几个月前,这人还是一派意气风发。

 

说起来,似乎从第八赛季开打,他就没见过他了。

 

“说说吧。”叶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这个谈话,大概不会很快结束。

 

陶轩没有说话,弯下腰,去开办公桌下小型的保险柜。

 

按键滴滴滴响,齿轮咔咔咔转,陶轩从中拿出一个A4大小的牛皮纸信封,走过来坐在叶修身边。

 

叶修打开信封,将里面的纸张一张一张翻过,抬头看了陶轩一眼。

 

陶轩如今也陷在这张大到出奇的沙发里,视线往天花板上某个方向延伸。

 

叶修设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

 

他再一次细细地翻看手里的文件,比之第一遍的浮光掠影,他的速度慢了很多。

 

他的视线朝下,纤长的眼睫毛在眨眼的时候微微颤动着,手指在翻页的时候才轻轻搓动一下。

 

而陶轩也终于将视线转回来看着叶修。

 

他惊诧于,这个人,居然完全,都不失态么。

 

这些材料在他难得休息的时候放在他家的门口,他听到敲门声去开门的时候,门前空无一人,只有这样一个信封,他毫不在意地打开,紧接着就如触了电一样跳起来。

 

惊惶,失措,暴跳如雷,怒发冲冠、心如擂鼓。

 

他迅速地关上门窗,拉上窗帘,确保不会有任何人能够窥探到,才敢细细翻看这些,颇有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和丝丝入扣的文字。

 

而叶修如今就坐在这里,作为这一叠照片和几张纸上密密麻麻控诉的主角,他眉目安然、姿态从容,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陶轩内心里有一种诡异的愤怒——大约来源于,这样鲜明的对比,更衬得自己狼狈不堪。

 

而让自己无比狼狈的这个罪魁祸首,他应该惊恐,应该慌张,应该如他一样惶惶失措、几近两股战战。

 

但他却看上去一脸云淡风轻,仿佛自己近几个月来顶死硬抗不透露给他分毫的压力,像是一种过分廉价的自作多情了。

 

但叶修并不是真的毫无知觉的。

 

打开这个信封之前他想到了无数可能,但是唯独没有想过这一种。

 

信封里最显眼的是一沓照片。

 

他与苏沐秋在深夜的街边牵手走过,他们在客场的酒店里厮磨亲吻,透过半开的纱帘,他们在机场酒店的床上歪缠,夏休期在家里的阳台上打闹,闹着闹着滚在一处。

 

照片的时间跨度很大,像素很高,拍照的人技术不错。

 

叶修依稀能辨认出时间,第四赛季,苏沐秋出国前的夏季,第六赛季的夏休……每一张照片都能看出一种奇异的,偏执的窥探,让叶修忍不住有些悚然。

 

几页纸上是长篇幅的推理,论证这个与嘉世前任副队长没皮没脸滚床单的人,正是嘉世队长叶秋。

 

“不止这些。”陶轩从公文包里拎出笔记本电脑,打开。

 

“还有偷拍视频,窃听录音,与你全明星的指挥语音做了鉴定对比,”他输入复杂的密码打开电脑,“他很小心,送信封的时候小区所有的监控都无法工作,发送电子邮件的时候,用的是国外的服务器……”

 

所以呢?叶修冲陶轩扔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从第四赛季,至今,快四年的时间,跟踪,偷拍,获取了这么多猛料,却不对外曝光,却要匿名递给陶轩?

 

陶轩没有躲避,直视着叶修的疑问。

 

是的,那人的要求,就是叶秋退役。这话太过于不讲情面,陶轩并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叶修有些了然,这一堆放出去绝对引起轩然大波的东西,要的,居然仅仅是他的退役。

 

叶修与苏沐秋的关系,陶轩早就知道。

 

其实他们两个从来不曾试图瞒天过海,该知道的,比如陶轩,赵杨,苏沐橙,都知道了。

 

但他们也很克制,不该知道的,哪怕是多数时间都与他们一起随队的经理崔立,都以为这二人兄弟情深而已。

 

陶轩也私下里跟他们谈过,“戒网瘾中心”还大行其道的时代,电子竞技本就在社会认知的边缘,万望二人克己守礼,不要闹出什么不可收场的新闻,万幸叶修从未暴露在镜头下,虽然更多的时候,会可惜他不曾为他带来荣耀第一人应有的商业价值,但偶尔思及此处,却也庆幸他对媒体本能一般的躲避,让他不至于时刻准备着要危机公关。

 

——其实他也曾经想过,万一,这两个人的关系有什么蛛丝马迹被媒体捕风捉影,他要怎么公关。

 

但如今这一手猛料爆出去,根本就连公关的余地都没有。

 

陶轩书没读过很多,但鲁迅先生有一句话却依稀记得。他说,中国人,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

 

几千年的压抑和扭曲让国人对与桃色沾边的新闻格外的亢奋,此前不是没有过公众人物因为相关新闻被钉上耻辱架,从此再也洗不脱罪名,直至被淹没在新一轮令民众无比亢奋的信息浪潮里。

 

更何况,同性丑闻……

 

陶轩从市井长大,深知善良而愚昧的普通人究竟有多无知、又有多残忍——他们是水,水能载舟,但若是舆论有了偏斜,便也有覆舟之力。

 

嘉世俱乐部的背后的法人主体是嘉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如今正在IPO上市的紧要关头,若是爆出队长与前任副队是同性恋人、甚至于还有不雅视频和照片的丑闻,可以想见,资方撤资、舆论动荡,荣耀职业联盟弃卒保车——在这种巨大的无可抗衡的压力之下,联盟绝不会因为嘉世早年撑起了半壁江山,而有留有任何情面……

 

他的嘉世,将如撞上冰山的巨轮,顷刻就会消失在怒浪狂涛之中,碎成齑粉。

 

他甚至庆幸,幕后这只黑手的要求,仅仅是叶秋退役。

 

他知道对于嘉世战队而言,叶秋代表着什么。

 

但是,英雄故事总会落幕的。不是今日,也是不远后的某天。

 

“你收到这个,有多久了?”叶修看了看将这些资料全部摊开给自己看之后,明显如释重负的陶轩——从这一瞬间起,这些困扰他许久的巨大压力,不再死死地迫害着他。

 

“大概,两个多月吧。”陶轩起身去接了一杯水,这人这时候,才总算有点活气。

 

叶修了然。

 

这两个多月,大概都在相互拉锯谈条件吧。

 

“为什么不告诉我?”

 

“噗……”陶轩露出了一个很难看的笑,笑意中居然还带了一些轻微的自得:“告诉你干嘛,影响比赛怎么办。”

 

所以,也没告诉别人咯。叶修心想。

 

文件是锁在保险柜里的,电脑是新配的,打开给他看的时候没有联网。

 

他怕极了这些资料被第四个人看到。

 

他怕极了叶修被曝光,怕极了嘉世的公众形象轰然倒塌,但是他只能强颜欢笑故作镇定——他更怕,资方瞧出端倪,巨额投资明明已经是煮熟的鸭子,烂,也要烂在锅里。

 

“也没告诉沐秋?”叶修再问,千万,别告诉沐秋。

 

陶轩摇摇头。

 

这两个月,他凭一己之力在与幕后那位角力。

 

“所以你也没报警?”

 

大概是叶修问得太淡定,陶轩的火气腾地就烧了上来,他噌地从沙发上弹起来,却又记得刻意将声音压成一道风箱里漏出来的气:“报什么警!我怎么敢报警!这事儿不能有任何风声传出去!不然嘉世就完了!完了你懂么!”

 

他怎么会没想过报警!但是他不过在警局门口徘徊了几秒,就有匿名电话打进来说他只要敢报警,不打码的图瞬间就会从国外的服务器自动上传到网络。

 

他开了电话录音,想要捕捉到蛛丝马迹,但是接到的电话全部是电子语音自动播读,专门高价在黑市买的定位设备完全没有办法定到飘忽不定的位置。

 

他只能虚与委蛇,言语机锋,他试图安抚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许之以利,甚至于试图激怒他妄图破而后立。

 

但是没有用。陶轩是个聪明人,但是他的聪明,并不足以让他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与幕后这只黑手较量。

 

而这人明显,对荣耀职业联盟颇为了解,他似乎是终于发现陶轩在试图拖延时间到嘉世融资结束,如今下了最后通牒,只剩最后两周,他要在冬季转会窗开放后的第一时间,听到叶修退役的消息。

 

而且,从这一刻开始,他不接受叶修,再出现在任何一场比赛里。

 

最后死线,再无谈判余地。

 

陶轩独自与幕后黑手角力已久,一边强打精神应付IPO的各项事宜,早已筋疲力尽。

 

所以,放弃吧。

 

陶轩心想。

 

他殚精竭虑,为他扛了这么久,也算是仁至义尽。

 

而叶修……叶修已经25岁了,打不了多久了,嘉世有赵杨,有孙翔,有未来无数的荣光……

 

放弃叶修,为了嘉世。

 

——————————

我没什么要说的

写得我难受极了

评论(48)
热度(287)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