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33】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更像是AOT的IF线故事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有修改,大家有兴趣可以再看一遍

————————————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叶修将手上这一叠资料轻轻地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最上面一张色彩最是明快,正是第六赛季的夏休,苏沐秋半裸着上半身在阳台上搓衣服,满手的泡泡要往叶修脸上抹,水滴滴哒哒弄湿了他的白色T恤,他正一脸嫌弃地往后躲。

 

角度有些刁钻得可怕,那样的时刻,居然有这样一双阴鸷的眼睛从不知那个角落默默地窥探着这一切,让叶修有些如坠冰窟一般,从四肢百骸,都透出森森的冷意。

 

“不用这么慌,这事儿,真不严重。”叶修看着陶轩,重复了一遍。

 

这人也许也并没有什么通天的手段,不然他其实是叶修,而非叶秋这件事,怎么可能不拿出来做做文章?

 

性丑闻与打假赛,若要他身败名裂,实在很难说哪一个分量更重。

 

不过,若他真的手段通天,怕也没胆子敢惹他。

 

叶修思忖了片刻,这事儿真的没那么难搞,陶轩太过于投鼠忌器,才会如此杯弓蛇影、患得患失。

 

陶轩听着叶修到了此时,依然不甚在意的回答,一直压抑着的那份埋怨,腾升成了出离的愤怒。

 

“什么叫不严重!你究竟有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是多恶劣!只要有一丝一毫风声出去,就足以毁了你!毁了嘉世!”

 

虽然夜已深静,但陶轩仍然控制着自己的音量,他愤怒极了的样子夹杂着那副战战兢兢的畏缩,让他看起来像一只四处漏风的老风箱,呼哧呼哧、急赤白脸,却又一副无能为力的狼狈。

 

“只要这些材料不泄露,就不会有问题。”叶修没忍住,还是将面前所有的东西全部归拢整齐,塞回到那个信封里去了——看见这些,他莫名地烦躁。

 

以至于他虽然看起来还镇定,其实他的大脑内的意识已经开始荒腔走板地乱窜。

 

他想,其实这些东西公布与否,对于他本人并无影响。

 

他不在乎的。

 

但是沐秋呢,沐橙呢,陶轩呢,嘉世呢。

 

更重要的是,叶家呢。

 

这样的重磅新闻爆出来,叶家将如何自处。

 

哦,是的,不可能爆得出来的。

 

叶家除了叶秋,并没有人知晓他与苏沐秋的关系如何,但是叶修笃定,哪怕知道这件事的父亲会直接拿武装带把他们俩抽成陀螺,那也是他们家里的事,他的家人,不会放任他被恶意诋毁和中伤。

 

他在外多年,动用家族资源的事情也有过,为了联盟年轻选手的教育问题一次,为了苏沐秋留学的事情一次,走得都是曲线救国的路子,从未有过直接求助的时候——并不是非要旗帜鲜明地划清界限,只不过是没有必要罢了。

 

他那四处游荡的思绪总算是齐整了些,又细细思索了片刻,才对陶轩讲,资料不会外泄的。

 

而陶轩明显不信:他与那人旷日持久地谈判与争持,他明显能感觉背后那人,偏执、狭隘、软硬不吃。

 

“叶秋你迷怔了么!这个东西公布不不公布!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的!!现在决定权并不在你我手上你懂么!”

 

他今日一再地被叶修这样云淡风轻的笃定样子激怒,此刻更是烦躁不堪,站起身来在屋子里快步地来回走动,像是一头被画地为牢的暴怒的兽。

 

他暴怒,烦躁,惊慌失措,而叶修仍然坐在那里,姿态从容,每一根头发丝儿都透露出一种“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冷静和克制。

 

什么叫“这没什么大不了”?!

 

这个人一向都是这样的!苏沐秋退役,老队员离队,没什么大不了的;三冠王朝被人哄下王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嘉世的市场估值逐渐被蓝雨、轮回这种后起之秀超越,更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今嘉世糟此威胁,他居然还是这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尤其——陶轩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恨——若不是你,我怎会受人胁迫至此!

 

“话说起来有点长,一两句跟你也说不清楚,但是相信我,搞的定的,好么?”叶修认真地思索着这宗诡异的胁迫背后可能的阴谋,分出两成心思,想要安抚暴跳如雷的陶轩。

 

“叶秋,你还不明白么?这事儿最容易的解决方式就是如他所愿,你退役,你也好,嘉世也好,我们都安全了。”陶轩烦躁地转了两圈之后,又重重地坐下来,柔软的真皮沙发仿佛一只疲软的气球,被他用力一坐,发出没精打采地一声气声。

 

要能解决,他早就解决了。

 

他今日将这一切摊牌给他看,就是已经有了决定。

 

他要他退役。

 

从做出这个决定起,陶轩心中就有一种诡异的快意——仿佛这一刻起,他的敌人不再是隐藏在背后的那个阴森的鬼影,他虚无的怨愤和仇恨有了具体的目标。

 

他掌控不了这个时间里其他任何的环节,但是他可以掌控叶秋——陶轩心想。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退役了,而他食言了怎么办?能够把人揪出来,弄清楚他的动机,东西彻底压下去,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方式。”叶修看出巨大的压力和疲倦已经让陶轩接近崩溃,但他仍试图让陶轩冷静下来。

 

但是怎么可能,两个多月前的陶轩可能还能听叶修一句劝,但他如今像是被架在断头台上等刀落的死囚,满心惶惶不可终日,只想着,那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来,一了百了。

 

“可是现在我们别无选择,叶秋。我跟他斗了两个多月了,我筋疲力尽快要崩溃了,我耗不起了。嘉世正在融资上市的关头,我赌不起,嘉世也赌不起……”

 

他也不想的。他不想放弃叶修的。

 

但是不行,他如今像是一根紧绷到极致的丝线,不堪重负,整个嘉世像是千钧重,悬在万丈深渊边上,经受不住哪怕一点点风险和动荡。

 

他摆出了一个极低的姿态,将千疮百孔的软肋拿给叶修看,他知道叶修一定会妥协的。

 

他虽然时常想问叶修你究竟把嘉世当什么,但他也知道,叶修,把嘉世当家。

 

嘉世是叶修身上的枝枝蔓蔓的终点,是他的根系。

 

如今这样的境况,陶轩想,为了嘉世,对于叶修而言,不过是壮士断腕而已——只不过断掉的,是自己罢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叶修表现出如此的冷静——这种冷静在宣告,我不怕,我不会接受这种毫无道理的胁迫。

 

陶轩一瞬间甚至感到绝望和愤怒——他不愿退役,他竟然不愿!他不愿意牺牲自己那所剩无多的、苟延残喘一般的职业寿命来保全嘉世!

 

“算是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叶秋,放过嘉世……”怒到极点,陶轩的气场反而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陡然弱了下去。

 

叶修看着陶轩,他几乎就要脱口讲出,别怕,你要知道哥这个叶,可不是随便哪个叶。

 

但他没有。

 

陶轩的眼神让他心中翻腾的那一瞬热念,瞬间冷了下来。

 

那是一个卑微到近乎胁迫、乞求到近乎憎恶的眼神——那神情太过于复杂,近乎于狰狞了。

 

仿佛陷他到如此局面的,不是幕后作恶的那罪魁祸首,而是他的嘉世队长,叶秋。

 

他不仅仅是不信任他。

 

甚至于,他在恨他。

 

原来,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么。

 

叶修知道,哪怕这危机可以解决,但是这裂痕,将会成为他们之间永远的刺。

 

叶修沉默了片刻,再开口,是一种没有温度的,无机质一般的声音。

 

“如果我退役了,嘉世战队,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过了,赵杨也能独当一面了,损失了你,这赛季嘉世肯定是不行了,但是没关系……只要你退役了,嘉世,嘉世还有未来……”陶轩并没有听出叶修声音里的疏淡。或者说,他听出了,但他不在乎。

 

他只知道,叶修这个问题,证明他在退让,而只要他退让了,一切就好办了。

 

“一叶之秋呢?”叶修再问。

 

一叶之秋,这是联盟最早封神的账号卡,是带领嘉世三冠登顶的角色,是嘉世的精神支柱,是嘉世战队此前和此后,永远不能倒下的战旗。

 

这样的账号卡,是不能随便交付给谁的。

 

而遗憾的是,嘉世队内,并没有成熟的战法选手。

 

“一叶之秋……”陶轩显然也因为这个问题思考过良久,“训练营不是有个孩子,你一直在带么?”

 

“邱非?他现在,还接不住一叶之秋。”叶修下了结论。

 

陶轩有些怔愣。

 

战队的事,一贯是叶修和赵杨两人合计,他的荣耀水平,提意见那叫拖后腿。

 

“而且,一叶之秋这样的角色,必得是嘉世的队长才能自处。”就像蓝雨战队的索克萨尔,微草战队的王不留行,甚至于,比这些角色都更要重要。

 

这是一支战队最为核心的信仰,是荣耀职业联盟最顶尖的荣光。

 

“那……那怎么办……”陶轩一直以来大量的精力和专注都放在了叶修退役这件事上,很显然余下来的空间不多,没能深入去思考,没了叶修,嘉世战队,要怎么继续传承、发扬。

 

陶轩有些苍白的疑问令叶修颇有些哭笑不得。

 

他一切的目的就是要说服他,让他走。仿佛只要他走了,所有的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他走了之后呢?

 

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他走了之后,嘉世又当如何。

 

嘉世战队,是陶轩能有如今地位与财富的根源,而显然,如今与“战队”相比,“嘉世”,才是这人真正在意的东西。

 

——而很明显,那已经不再是“嘉世”了。

 

“从下一场比赛起,宣布我伤病复发。对内对外都这么说。有第四赛季季后赛的铺垫,相信不难说服队员和观众。任命孙翔为队长,转型接一叶之秋,他有天赋,性格与战斗法师的打法也契合,但是要练,告诉他最近两周别休息了。赵杨还是任副队长,他管得住孙翔。战术思路跟着赵杨走。邱非……邱非还是需要历练,这两周我尽量多带带他,下赛季可以考虑提上来打轮换。我要退役的话,队里肯定会人心浮动,你要压住。这赛季成绩肯定会受影响,出局不至于,但是季后赛就别想了。”

 

叶修叹了一口气,依次交代着,语气很平缓,仿佛受到胁迫被逼退役的,是个完全不相关的人。

 

而陶轩只觉得烦躁。

 

他如释重负,横眉吐气,百般惊慌俶而不见,瞬间的轻松让他有些过分空虚。

 

他答应退役了,他的嘉世将从岌岌可危的边缘,逐寸逐寸,被拖回正轨——他理应开心的,还要夹杂两分歉疚。

 

而他却更加烦躁了。

 

他仿佛能够感知到,有什么十分要紧的东西,彻底地,无可挽回地,消失了。

 

 

——————————

幕后黑手的动机还是没有写到。

很多细节的地方写起来就收不住笔。

以及,上一章说觉得老陶还不错的,这章你们再品一品?

PS:昨天大家的留言我都看到了,谢谢大家。这么说限流的问题确实也很严重啦。以及,还是会努力写好故事,争取质量不下滑。

评论(91)
热度(302)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