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34】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更像是AOT的IF线故事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冬季转会窗到来的那晚,杭州市下了今冬第一场雪。

 

叶修站在嘉世俱乐部的门口,再一次回首望向这栋十分气派的大楼。

 

这是嘉世。

 

上一年,这栋楼的产权就正式归了嘉世所有,但是叶修此时,却突然怀念起那个,地铁坐到底,又要骑20分钟单车的破旧校舍。

 

“叶秋!”

 

叶修听到声音收回了正要迈开的脚步,身后追上来的正是苏沐橙。

 

“你……”苏沐橙跑累了,停下来喘了口气,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两周前,他说自己突发伤病,没有办法再打比赛的时候,没有人肯相信。

 

而如今,便是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苏沐橙看着面前犹自朝自己微笑的叶修,眼睛一片酸烫。

 

他看上去糟糕极了。

 

他一向都瘦,这两周不眠不休,令他的双颊深深地凹陷下去,但是一向清晰的骨线却又因为过度的疲倦而被浮肿的肌肤掩盖,在整张脸上交织出一种奇怪的低落。

 

仿佛他最后的精神力,都已经被留在身后一步之遥的嘉世,燃烧殆尽了。

 

——而明明,刚才最后一次训练结束,他笑着说,以后,嘉世就交给你们了的时候,眼睛里还有光。

 

“不是说好,明天才走么?”苏沐橙抬手去抓着他的衣袖,就像是很多年前小姑娘拽着他的袖子撒娇一样。

 

他看起来太倦,让苏沐橙恍惚觉得,若不把他牵住了,就要被这南国并不凛冽的冷风吹到天上去。

 

“除了你之外,没人知道吧?”叶修问,看到小姑娘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就好,”叶修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实不相瞒,我有点害怕送别的场景。”

 

何况第二日还有陶轩。

 

他对陶轩,十分歉疚。

 

但是他不知该怎样面对陶轩那没来由的恨意——尽管在他最终如他所愿同意退役之后,那一闪而逝的憎恨就被十分稳妥地包裹在了一团恰到好处的亏欠里,甚至于,因为他的退让,陶轩主动将嘉世需要承担的违约金翻了一倍,签了一张巨额的支票给他,但叶修知道,他们两个风雨多年的情谊,到此为止了。

 

他不想再看他恰如其分的表演。

 

那太为难陶轩,也太为难他自己。

 

不如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从此一别两宽。

 

“对了,有没有听我的话?”叶修再问苏沐橙。他突然退役这件事,并不想这么快让苏沐秋知道,那人远在异国他乡,尘埃落定之前,他不想他为他无谓地担心。

 

何况近期邮件往来,知道他手头的研究正是紧要关头,分心不得。

 

好在苏沐橙知道轻重,闻言点了点头。

 

“那么,你究竟为什么要退役?”苏沐橙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她知道,这个问题,也许并不会被回答,他想要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不想说的话,问也白问。

 

但是再不问,这人就要转身离开走进这漫天风雪里去了。

 

“别想那么多,帮着孙翔和赵杨把队伍带好,好好打比赛。”果然,那人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转过身准备离开了。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苏沐橙问。她的声音里已经明显有些鼻音——这么多年,他于她,不是兄长,胜似兄长。她知道对于荣耀他到底是有多热爱,她不认为他会真的放弃,但是,退役,再复出要一年后,而那时的他,还有没有比赛可以打……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叶修笑了笑,说了八个字。

 

苏沐橙恍惚觉得,适才那人眼里逐渐熄灭的火光被这风吹着,复又燃了起来。

 

而不等她再说什么,他已经走进了风里。

 

雪花打着卷落在他的发梢,他没有回头,只是将右手扬起来冲着苏沐橙挥了挥,一步一步走远了。

 

痛。

 

在这里度过了将近十年,叶修仍然没有办法与杭州湿冷的冬天和平共处。

 

他的肩背僵硬,温热的血被风吹冷,在如同砖石一般的肌肉间隙中逐渐凝固成一团,变成令人辗转难安的刺固执地钉进椎管深处。

 

疼痛让他的情绪管理能力快速地下降,冷风吹过来的时候,他怀念苏沐秋温暖的大手,甚至觉得委屈。

 

这条路是熟悉的。

 

苏沐秋曾经牵着他一路跨过这条宽阔到空旷的街,如今再走一遍,像是某种不具名的宿命。

 

他鬼使神差地推开了那扇透着暖光的门,抖落了身上的风雪,也仿佛抖落了一身伤痛。

 

C区47号机。

 

叶修走到这台电脑前的时候,没忍住笑了。

 

那位自来熟的陈大老板,正咬牙切齿地狂按键盘,只可惜对手不在她手底下,感受不到她快要把键盘按个洞的杀气。

 

果然,没等三秒,屏幕一黑,输了。

 

“诶?是你啊?上机?”陈果马尾辫儿一甩,转头看见熟悉面孔,顺势一推键盘,站起身来。

 

叶修点点头,刚坐下,未退出的游戏已经再次开始战斗。

 

四十多秒结束战斗,叶修一边搓着尚还有些僵硬的手指,一边回头看了看旁观全程的陈果一眼。

 

“看什么看!不就是输了好多局么!”,赤裸裸的52:1,配上叶修转过头来颇有些无辜的神情,陈大老板怒了。

 

“你看起来怎么这么狼狈!怎么回事儿?”被这半吊子加上唐柔一起打击她荣耀技术水也不是一两次,怒完了就过去了,陈果看着明显状态不济的叶修,还是有些担心。

 

“这么明显?”叶修说着,抬手搓了搓自己冰冷的脸——触手干枯又松垮,可以想见看起来确实不太好。

 

“看起来失魂落魄的,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陈果也不走了,就近拽了一把椅子过来就坐叶修旁边,势有你不说我就不走了的架势。

 

“如你所愿,我终于被炒鱿鱼了,无家可归、无处可去,老板娘求收留。”叶修没忍住乐了,陈果身上这种不拿人当外人的劲儿让他很喜欢也很自在,之前老板娘偶有抱怨,说这么大年龄了混在训练营,也不出道,估计是水平不咋样,怎么这么多年了也没被炒鱿鱼云云,这会儿问起来,干脆顺杆儿爬地开了个玩笑。

 

却见陈果神色突地认真起来。

 

“那什么,我这儿刚好缺个专职的夜班网管,你愿意不,包吃包住,一个月1800。”

 

“啊?”叶修真的意外了。他其实不至于无处可去,再不说别的,陶轩还给他签了一张大支票呢——诶,等等,支票放哪儿了?叶修开始掏兜儿。啊不记得了。

 

“哎呀,我知道肯定没你们在训练营条件好,你要是嫌弃就算了,当我没说……”陈果在叶修那一瞬间迟疑的时候也意识到,这人就算是被嘉世淘汰的,那也曾经是嘉世训练营的成员,半个职业级的玩家,自己这小网管的饭碗也太委屈人家了。

 

“别介别介!我觉得挺好!老板娘说话得算话啊!”其实对于之后应该要怎么办,叶修实在也是没有什么考量——最近两周心思都花在怎么带孙翔和邱非这茬上了,旁的事儿真没工夫想。

 

“你也别灰心,25岁也不算太老,好好练练,重新再杀回去!”陈果说。

 

“正有此意。”叶修笑了。

 

“真有那么一天,我还有件事儿拜托你!”陈果突然一拍脑袋,这人就算是训练营的,也会常常见到叶秋和苏沐橙吧!以前怎么就忘了让他帮忙弄两个签名!

 

“什么事?”

 

“签名呀!”陈果说。

 

“不是给你签过么?”叶修疑惑。

 

“臭美啊!谁要你那个签名了!说好的升值的结果你都被干掉了还升个毛的值!我要我偶像的签名!”陈果想起那个写在“苏沐秋”名字后面的“叶修”,气不打一处来。

 

“哦,谁?”

 

“苏沐橙!还有叶秋!不过叶秋的可能难一点,那家伙喜欢装神秘。诶,你见过他没?长得帅不帅?”陈果突然开始八卦。

 

“你觉得我帅么?”叶修笑,叶秋同志正在和你面对面聊天啊姐姐。

 

“你?哎呀勉勉强强能看啦。快告诉我叶秋长什么样?苏副队说他长得特别好看!”

 

“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就是叶秋。”叶修正色。

 

“是么,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苏沐橙来着。”陈果也一起正色。

 

“我真是叶秋。”叶修继续正色,一双眼睛忽闪忽闪,试图让陈果相信。

 

陈果冲叶修翻了一个好大的白眼表示你哄虚空阵鬼呢。

 

 

 

 

评论(34)
热度(308)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