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勿转载。极端叶粉,杂食,慎fo。



头像来自@Format,背景来自@东瓶西镜。

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 度清平 【35】

预警

*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更像是AOT的IF线故事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文请戳 tag  # [伞修]度清平 # 或走 苏小漓全职同人作品目录

——————————————


立刻进入工作状态的叶修看了看号称要考察自己值夜技能,却已经歪在椅子上呼呼睡着的老板娘,无声地笑了笑,脱了外套给盖上,继续操作着手中的角色向前走去。

 

君莫笑。

 

第十区开服,他将这张账号卡办理了转区。

 

他操作着屏幕里的小人儿找到了了修武器的NPC,将身上的武器卖掉,再一路走过空积城熙熙攘攘的街道,打开了仓库,拿出了已经放在这里近十年的,那个空前绝后的天才之作。

 

千机伞。

 

这是苏沐秋曾经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只不过荣耀等级上限的提升、觉醒任务的出现,让这个天才一般的构想成了泡影。

 

荣耀开神之领域的时候,叶修不是没有想过将这个账号再练起来,只不过千机伞所耗不小,凭借荣耀职业联赛之余那些零散时间,一定是不够的——私人的账号卡而已,他又不能去动用嘉世的库存,遂就这么一直放着了。

 

说起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以为他再也没有机会拿着散人去打职业联赛了呢。

 

叶修笑了笑,拿出了这把造型奇怪的武器,刷地一抖,变作战矛挽了个枪花。

 

“开始吧~”

 

这一夜过得十分充实,直到第二天快晌午,叶修才去休息。

 

不睡不觉得,一挨着枕头,困意仿佛是浪潮一样四面八方涌过来把他团团困住挣扎不得,遂在那阴暗暗的储物间里,睡了个昏天黑地。

 

——指给他看这间储物间的时候,陈果其实挺不好意思的,但是其实兴欣网吧这时候多一个人不多少一个人不少,实在也没有多的地方给他住。

 

先凑合吧。

 

后来陈果才知道,只要这人想凑合过,可以过得能多凑合有多凑合。

 

叶修睡了一整天。

 

自然而然地错过了街对面的嘉世,关于嘉世队长因伤退役,声情并茂字字泣血的那个声明。

 

下楼的时候,网吧的投影正播放着叶秋退役的特别节目,电视台也有心,记者临危受命上街随即采访,攒够了一百位荣耀迷的“祝叶神早日康复”——哪怕他们都知道,因伤退役,哪怕康复再归来,这位斗神的操作者,嘉世的队长,三次总冠军得主,荣耀教科书叶秋,恐怕也不会再书写什么新的传奇。

 

他曾是英雄。

 

但是如今,已是暮年。

 

叶修站在幢幢人影后看着大屏幕上一叶之秋在秋木苏掩护下顽强突围的画面,没来由地,有些难过。

 

打开QQ的时候,消息提醒如他预料,炸了满屏。

 

老韩,叉掉;王杰希,叉掉;喻文州,叉掉;黄少天,咿~~~赶快叉掉。

 

李轩云秀林敬言,叉掉叉掉叉掉;群消息,叉掉叉掉叉掉。

 

诶等等这个不能叉掉。

 

苏沐橙:我忘了,虽然我们没告诉我哥,但是万一他看新闻怎么办……

 

叶修想了想,回:他不是说最近忙得鬼撞墙,应该不会有空看吧……

 

苏沐橙:你不是说自己跟他说?要不抓紧的,趁有时差,坦白从宽算了?

 

叶修:……我心里有数……

 

苏沐橙不说话了,心想看这两个省略号,你能有数才怪。

 

而叶修也没再跟苏沐橙将话题继续下去。

 

还有一个炸毛的等着安抚呢。

 

叶秋:什么情况?

 

叶秋:你又受伤了?

 

叶秋:我问过陈医生了说你两周没去找他做康复了,两周之前状态还挺好的,你们到底搞什么?

 

叶秋:说话说话说话!

 

叶秋:我已经到杭州了你在哪儿?

 

叶秋:我在嘉世楼下,你到底在哪儿?

 

叶修:呃,你,先把脸捂上?

 

叶秋:!!!!!!!

 

叶秋明显捧着手机等着,消息秒回,一串感叹号扑面而来,满满都是攒了很久又被叶修一句话直接撩破表的怒气值。

 

叶修心想,这时候给他一个旋风斩,可能,能转两分钟吧。

 

叶修跟陈果打了个招呼说去吃饭,浪出了门,在对街嘉世楼下的停车坪里,找到了京字牌照的黑色轿车——还专门多角度地转了转,发现膜贴的不错,从外面看不见人影儿。遂放心地抠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钻了进去。

 

叶秋看着自家哥哥这副獐头鼠目的样子气得狠狠咬了咬牙。

 

“你不是把车从北京开过来的吧?”叶修看了看叶秋的脸色,还好,不算很疲劳。

 

“哪有那么快?我跟你说过我最近常驻上海你不记得了?”午饭前听到消息,发消息不回,打了陈医生电话了解了一下情况,将一个下午三点的会提到午饭时间开完,饭没来得及吃就一路开车过来,等到这人终于有回复,叶秋看着自家哥哥这一脸漫不经心只觉得胃疼,也不知道是饿的还是气的。

 

“诶?你这是开了个什么车?帕萨特?”叶修还真不记得叶秋跟他说过这事儿,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他不太懂车,依稀记得早第二赛季的时候被苏沐秋和陶轩强拉着出门,说要买几台公务用车,接送选手方便,那时候去的就是大众的4S店,本来想定途观的,后来预算不够,定了三辆帕萨特。那车用了有一阵子,有点挤,但是方便。

 

——当然,现在嘉世家大业大,接送选手都用奔驰R350了。

 

“帕什么萨特!我这是辉腾!辉腾好么!”叶秋的注意力被带偏了一瞬,又转回来了:“你到底怎么回事儿?伤哪儿了?怎么就要退役了?”

 

“没伤哪儿……”叶修无奈地看着自家已经快要急炸了的弟弟,“说来话有点长,你饿了没?先找地方吃饭?”

 

——吃吃吃!就惦记着吃!

 

叶秋气得翻了个白眼,但听到他否认了受伤的消息,也算是将一颗悬在刀尖上的心姑且挪了地方放着,看着这人虽说没伤着,却也脸色青黄跟糟了饥荒一样,不免心疼,一边发动引擎一边打了个电话定位子。

 

都饿着肚子呢,要审也吃饱了再审。

 

吃饭的地方是个私房菜馆,新中式的装饰,包厢宽敞,小桌设在屋子中央,几边不靠,私密隔音都极好。

 

食不言,叶家的家教一向都好,兄弟两个人对坐着吃完饭,等服务员撤了盘子上了茶,才开始继续之前的话题。

 

被拿不雅照片威胁到退役这事儿,虽然说有点难为情,但是叶修不是拎不清的人,便原原本本与叶秋讲了。

 

“所以这事儿你知道已经两周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早查清楚了你不就不用退役了?”叶秋问。他总是被叶修逗得炸毛,但真到有大事儿的时候,反而愈发沉稳,修长的手指摆弄着紫砂的茶具,低声问。

 

虽然他也想他的哥哥早早退役回家,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他安心退役的时候,更何况是以这样的方式。

 

“如果还有转圜的余地,我当然会第一时间告诉你帮我查查清楚。但那时候,退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那么这件事反而没有那么急。”叶修只有更加沉稳,捻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茶是好茶,蜜兰香的凤凰单枞,花香盎然、回甘悠长,最宜餐后解腻。

 

陶轩那一瞬间完全无法掩盖的情绪,让他最终选择了退让——虽然极其隐晦,但陶轩已经向他亮出了獠牙,就算这事儿能妥善处理,日后面对自己,他又将如何自处?

 

叶秋了然地点点头,确实啊,那时候,对于自己这个哥哥而言,怎样扶着嘉世走最后一程,才是最要紧的。

 

“那什么,这事儿,你先查着,不到万不得已,别让爸妈知道……”叶修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瞒着父母。若是明火执仗地对上了,他和苏沐秋的关系捅破了也就算了,现在明火已经扑灭,叶修还是有点怂。

 

叶秋奇怪地看了自家哥哥一眼,哟,新鲜,你不是一直号称无法无天么,这就怂了?

 

叶修赶紧承认,怂的怂的,你可给我捂着点,你也不怕爸妈看着这些气死。

 

“怕只怕,幕后那人翻脸快过翻书。”叶秋调戏够了叶修,正色说。说起那人,叶秋也气极,但是叶家人也好,温家人也好,都不是喜怒形于色的人家,越是恨极了,面上反而越淡。

 

“才公布我退役的消息,就算要翻脸,也没有这么快。总快不过你来找我。”叶修笑了,笑得颇有些有恃无恐的意思,气得叶秋再次无言地翻了个白眼。

 

“苏沐秋知道了么?”叶秋问。

 

“没告诉他呢,想弄清楚到底什么情况再跟他说。这事儿你我都不怕,世家里比这龌龊的手段我们打小儿见的听的都多,但是沐秋……”叶修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似是有些赧然,抿了一口茶才继续说:“我怕吓着他。”

 

你可拉倒吧,那可也是一个切开黑的货,谁能吓得着他呀。

 

叶秋冷笑。但转念一想,要比切开黑,谁比得上面前这位?可是自己听到消息不一样为他担心个半死。

 

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


评论(38)
热度(288)
©苏小漓么么哒 —— Powered by LOFTER